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汉马成了死马
    “小子,给本少老实点!”

    平山猛地推了一把张横,把张横怦地一下推到了他的那辆汉马车上撞了一下:“好狗不挡路,看本少今天怎么打你这条赖皮狗。”

    “是吗?”

    张横脸色更冷了:“我咋好象听到现在就汪汪汪的都是狗叫呢?不知是那里来的野狗在吠!”

    “你!”

    被张横反骂为狗,平山气得脸都紫了,猛地跨前一步,就准备与张横来横的。

    但是,他还没冲到张横面前,这个时候,突然张横嘿嘿冷笑起来:“我就说装是要遭雷劈的,这不,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哈哈!”

    “什么?”

    见张横突然脸色古怪,而且目光直直地直往他的那辆汉马车子扫,平山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连忙也转头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平山脸色大变:“啊呀我的汉马!”

    不仅是他,此刻,原本正在看好戏的遥金魅,也是脸色大变,发出了凄厉的尖叫:“我的妈呀,山,你的车!”

    不错,平山和遥金魅两人,确实是看到了一幕让他们无比震惊的场景。

    只见,此时此刻,他的那辆汉马越野车,正在缓缓地顺着下坡路,向后自行倒去。

    西城区公安分局门前的这个长坡,坡度本来就有些陡,有三四十度,而且整个坡道有四五十米。

    王馨兰的别克熄火的地方,正是这坡道的中间。

    现在平山的那辆汉马,已从坡上滑下去十几米,速度越来越快。看这架势,是要向坡下滑去。

    这一情形,顿时把平山给惊呆了。

    不过,他也马上反应了过来:“难道是自己刚才停车的时候,忘了刹手刹。”

    所以,这车才会顺着斜坡自己向后滑去。

    “可是,自己刚才明明是刹了手刹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车怎么就滑下坡去了呢?”

    心中又惊又疑,但是,此刻平山却也没时间纠结这个问题了。

    “给我拦住这辆车,快给我拦住!”

    平山怪叫,也顾不得再找张横和王馨兰的晦气了,一转身,朝着他的那辆汉马追了上去。

    一边追,一边扯开嗓子拼命地大喊。

    汉马后面并没有车辆挡路,但坡下就是一条四五米宽的简易公路,一群行人正从公路边经过。

    平山倒是希望他的喊声引起下面行人的注意,会有人出面帮他在后面顶一下汉马,以免让它真的滑下去。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却实在是天真了。

    别说汉马这么大一辆车,就算是一辆自行车滑下去,这天下敢在后面顶一下的人,也是绝对没有的。

    除非是反穿内裤的超人出现。

    所以,他这一喊,下面公路边正在行走的行人,也立刻看到了那辆滑下来的汉马,所有人尽皆惊呼,象是受惊的小鸟一样,全部跑了开去。

    然后,一大群人站到了一边,远远地看起了热闹。

    轰隆隆!

    汉马终于滑下了坡道,冲到了公路上。

    嘀嘀吧吧,嘀嘀吧吧!

    公路上两边都有来往的车辆,顿时被这辆突然冲过来的汉马给吓得东扭西歪,忙不迭地避让。

    刹那,整条公路都乱了套,喇叭声,刹车声,呼喊声,叫骂声响成了一片。

    幸好,没有车辆与这辆汉马碰撞,还是让它歪歪扭扭地横穿了公路。

    并没有结束!

    公路对面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靠着公路这边,围着围墙。

    汉马横穿过公路,速度不减,怦地一下,撞在了工地的围墙上。

    哗啦啦!

    轰隆隆!

    围墙顿时被撞出了一个洞,整辆汉马一下子撞入了工地中。

    蓬!

    漫天的石屑灰尘,把整辆汉马吞没。

    “我的汉马,我的汉马!”

    这个时候,平山气急败坏地追着车子来到了工地边,撕心裂肺地嘶吼着。

    这辆汉马是他一个星期前刚买的,连车牌还是临时车牌。

    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这车子屁股都没捂热,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这如何不让他心痛得要吐血?

    但是,这还仅仅只是恶梦的开始。

    当漫天的灰尘散去,平山看到他那辆撞入工地围墙的汉马,差点真的一口老血就喷出来。

    因为,那围墙后,好死不活的正是一个石灰池。

    此时此刻,他的那辆新买的汉马,已一个倒载葱载入了石灰池中,只露出了一个车头。

    汩汩的石灰汽泡蒸腾而起,滚滚的白烟冲天弥漫,浸泡在石灰池里的汉马,可以看到的部分,已是面目全非,貌似连车上的油漆都被石灰全部给腐蚀光了。

    这那里还是汉马,完全是一个废铁壳,这回是真正的成了死马。

    “我的汉马!”

    平山眼睛里都冒出火来了,心痛得直欲晕倒。

    他的这辆新买的汉马,这回算是报销了。

    最要命的是,貌似车险还没办。

    这也就是说,这次出事,根本无法从保险公司得到赔偿,所有的损失,就得他自己来承担。

    一百多万的汉马啊,就这么成了一堆废铁,这样的事实,如何能让平山接受?

    “阿!%”

    还站在斜坡上的遥金魅,这回也是傻了眼,整个人呆在当场,脸色难看无比,就象是吃了一只臭鸡蛋。

    原本想让平山收拾张横和王馨兰,出一口胸中的恶气。

    那知,好戏还没看到,却是她新交的男朋友出了大丑。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车子,怎么自己就撞围墙了呢?”

    人们围笼了过来,一个个指指点点着,议论纷纷。

    整条公路上顿时拥挤无比,一时间造成了交通堵塞。

    “嘿嘿,想在小爷头上来起坑,这就是后果!”

    望着下面议论的人群,再看看那辆惨不忍睹的汉马,目光落在脸色惨白,如丧考妣的平山身上,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心中暗道:“嘿嘿,我就说,装是要遭雷劈的,这不,现世报了吧!”

    不错,平山的汉马,之所以突然会滑下坡去,造成这样的惨剧,这正是张横使的手段。

    刚才,平山推了张横一把,让张横撞在了他的汉马车上,这自然是张横故意的。

    而张横之所以撞一下平山的汉马,就是准备给这家伙吃点苦头。

    就在他撞上汉马的时候,体内巫力真元轰然运转,已是把一股内劲撞入了汉马车里。

    汉马车的手刹本来是刹住的,但是,却那里经受得住张横那恐怖的力量,顿时断为了两截。

    所以,这辆可怜的汉马,就自己倒着滑下斜坡,最终成了一堆废铁。

    张横绝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有人敢招惹自己,他自然是决不会忍声吞气,自然是要给点颜色看看。

    正心中偷着乐,这个时候,突然,那边的平山似是猛地想到了什么,陡地脸色变得狰狞无比:“妈的,都是你这家伙害得我的车出了事,今天小爷绝不饶你!”

    怒吼声中,平山象是发疯似地,向这边的张横冲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