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痛奏纨绔子
    “小子,都是你这混蛋,赔本少的车!”

    平山是真的要发狂了,一边叫嚣着,一边冲向了张横,眼眸里满是血丝。

    新买的汉马就这么成了一堆废铁,让他受了很大的刺激。而他却把这股怨气,全部都发泄在了张横身上。

    “你想干什么?”

    王馨兰见情形不对,连忙拦在了张横面前,下意识地就想挡住冲来的平山。

    “小兰,没事,你就看好戏吧!”

    张横那能让王馨兰这样一个弱女子来保护自己,心中虽然感动,却也不能让她被眼前的家伙给欺负了。

    所以,他连忙把王馨兰拉到了身后。

    “打死你这家伙,赔我的汉马!”

    这个时候,平山已冲到了张横面前,他一声怒吼,毫不停留地扑向了张横。

    “是吗?”

    张横冷笑,却那里还会客气。

    身形一闪一扭,已是闪到了平山的身侧。

    同一时间,右膝一顶,狠狠地撞在了平山的小腹上。

    “啊!”

    平山那里料到,眼前这个看起来身形并不魁梧的年青人,出手是如此的犀利。

    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击了个正中,痛得惨号一声,整个人都弯成了一只虾米。

    并没有结束!

    怦怦怦!

    张横一连两记重肘,狠狠地砸在了平山的背上。

    顿时,平山一下子来了个狗啃屎,整个人跪趴到了地面。

    刚想爬起,脑袋一痛,一只大脚丫已踏在了脑壳上,整个人又是硬生生地被压翻在了地。

    “你,你,你!”

    平山惊恐地抬起头来,望着一脸冷然的张横,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一个照面,就被人打倒在了地上。

    要知道,平山本身也是练过几年的,而且自认身手挺不错,就算是一般的刑警,他也能一人开发几个。

    可是,在眼前这个看起来身上没什么肌肉的打工仔面前,竟然只是一招,就这么被人家当成哈巴狗给踏在脚下了。

    一时间,平山又惊又怒又是羞恼,一口气憋住,差点就晕死过去。

    不仅是他,旁边的王馨兰也傻眼了。

    王馨兰与张横相处的时间也算是久了,与他一起居住在同居楼里一年,她可从来没见识过张横与人打架。

    不仅如此,平时的张横为人也是挺和善的,甚至还有些腼腆。

    但是,今天的张横,咋象是吃了大力丸一样,怎么变得如此的威猛,竟然一下子把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零,壮如一头牛的家伙给撩倒了。

    这怎么可能?张横真的这么厉害吗?

    王馨兰真的有些凌乱了。

    王馨兰却那里想得到,如今的张横,修为达到真巫境界的初阶,别说收拾一个平山,就是再来七八个,也照样是给他当沙包打。

    “阿!”

    站在一边的遥金魅,身形剧震,一张妩媚的脸上,也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平山发彪,原本遥金魅心中还兴奋的不得了,以为这次平大公子含怒出手,张横和王馨兰这对狗男女肯定要倒霉。

    那知,她心中的那份兴奋劲还没上来,就看到了平山被张横奏成了哈巴狗,踏在了脚下。

    这回确实是真的把她给震呆了。

    “干什么?快放开他,敢在我们公安局门口打架!”

    这个时候,突然西城区公安分局那边,十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形,那些人顿时一个个厉声大喝起来。

    刚才平山的车滑下坡去,撞破工地围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自然也早就惊动了附近分局里的警察。

    这些人便是出来查看情况的。

    不仅如此,平山做为分局局长平振南的公子,他在这分局里可是常客,所以,那些警察一看到他,便立刻认了出来。

    局长公子竟然在公安局门口,被人象狗一样给踩在地上,这还了得?

    厉喝声中,那些警察已奔到了张横他们面前。

    哗啦啦一下,十几名警察把张横和王馨兰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是,他们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也怕张横发狠,把平山的脑袋当西瓜给踩烂。

    “……”

    王馨兰浑身一震,脸色都煞白了。

    她这时才想起来,貌似这里是警察局门口。

    “阿横竟然在警察局门口打人,这回要糟了!”

    王馨兰身形都有些哆嗦起来。

    她一向是个乖乖女,那里有过被警察围住的情形,现在,她确实是被吓着了。

    “行队长救我,快把这小子抓起来。”

    看到冲过来的警察,平山猛地回过了神来,顿时精神大振,朝着人群中一个肩上杠花的中年警察大喊道。

    “住手,放开他,我们是警察!”

    那个被平山称为行队长的警察跃众而出,一脸凛然地向张横喝道。

    “是吗?”

    张横冷冷地从一众警察脸上扫过,丝毫不为所动。

    一边说着,一只手已轻轻地握住了王馨兰,在她耳边安慰道:“小兰,没事。”

    “阿横!”

    王馨兰现在已是惊恐到了极点。

    但是,感受到张横那双有力的大手,看到他这副淡定的神情,王馨兰的心中一暖。

    眼前的这个男子,总能给她一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她那颗惊恐的心,在这一刻竟然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小子,你放开我,不然,叫行队长他们抓你进去,让你好好地享受享受!”

    平山再次叫嚣了起来,气焰又上来了:“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本少是谁?嘿嘿,告诉你也不要紧,本少的父亲就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

    自己老爹是这局里的一把手,警察局就象是他家一样。此刻又来了这么多警察,还是他都认识的。现在的平山,确实是心中大定,丝毫没有害怕了。

    他也不再隐瞒,把自己的身份直接报了出来。

    他就是要用自己这局长公子的身份,威摄眼前这个打工仔。

    他甚至在想象,眼前这个打工仔,听到自己是局长公子的身份后,是不是会立刻吓得求饶呢?

    然而,他期待的情形却并没有出现。

    “哦,原来是局长公子!”

    张横冷笑,脚底又是陡地一用力:“那看来我得好好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

    刚想爬起来的平山,顿时又一下子来了个狗啃屎,狠狠地趴到了地上。

    “你,你,你!”

    平山气急,恨得要吐血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报出了身份,对方不但不求饶,而且还变本加厉了。

    看来,对方竟然也是个狠角色。在知道他身份后,面对这么多警察,还敢对他动手。

    但是,此刻他被人家一只脚踏在地上,心中就算是有满腹的怨恨,却也只能暂时忍着,往屁股后面的那个洞眼憋。

    “住手!你快放开他,不然,你这就是绑架,是犯罪!”

    行队长也急了,不由厉声喝道,更是毫不犹豫地给张横叩了个绑架的大帽子。

    行队长名叫行德正,说起来也是平振南一手提拔的心腹。

    所以,看到平山被人弄成这副惨样,确实是又惊又怒。

    因此,便直接给张横按了个绑架的名头,想以此震摄张横,让他害怕事情闹大,从而能自己放了平山。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