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携持人质
    “哦,绑架?”

    张横笑了:“好大的罪名,是不是你们身上要是带枪,可以直接把我给击毙啊!”

    张横那里会被吓着。

    这几天每日给江南省公安系统的一哥韩秦阳治病,天天与他的大秘在一起,张横那里会在乎眼前这个小小的警察队长。

    更何况,今天的事,眼前这个局长公子挑衅在先,张横自觉没有任何理亏的地方,他还真不怕把事情闹大。

    所以,他才敢当众在这警察局门口奏人。

    “不听警方劝阻,威胁人质安全,这就是绑架!”

    行队长脸色更见阴厉,但在气势上却也绝不能弱了。

    不过,眼见张横仍是不肯放人,却也不敢硬来,便再次喝道:“年青人,看你年纪也挺轻的,不要一念之差,以身试法。你快放开他,否则,出了什么事故,你得负全部责任。”

    行德正连恐带吓地想唬住张横,一边的那些警察也是连连厉喝,以增声势。

    但是,张横丝毫不为所动,仍是一脚踏着平山,不肯放人。

    “咯咯咯,姓张的,你今天看来是真的找死。”

    遥金魅此刻已走到了一边,在警察们冲过来的时候,她已被隔到了人群外。

    然而,望着被一众警察包围的张横,看到他在警察的包围圈中仍然这样的嚣张,遥金魅那张妩媚的脸上,却是露出了阴毒的笑意。

    在她想来,敢在警察面前这样嚣张,张横今天那是真的完了。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他还以为城里的警察是他们乡下的联防队员,那怕是与他们打架都不会有事。

    与警察发生冲突,那叫防碍公务,严重的就是袭警,那绝对是罪加一等。

    更何况,今天张横打的还是这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公子。

    “嘿嘿,不要以为认识几个有钱人就可以肆无忌惮,民不与官斗,姓张的,今天你死定了。”

    遥金魅心里乐开了花,她是最希望看到张横和王馨兰倒霉的人。

    “年青人,不要义气用事,不要一意孤行,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威胁不成,行德正开始好言相劝起来。

    此刻,行德正心里也是又惊又疑。

    他也听到了平山表明身份。

    一般情况下,对方若是知道打的是公安局局长的公子,肯定会无比的害怕。

    尤其是现在被这么多警察包围着,照常理来说,若是普通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然而,眼前的年青人,却仍是不肯罢手。

    那么,这人敢如此做,凭着行德正这么多年的办案经验,这只能有两种解释。

    其一就是这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之前可能就已犯了事,这回是豁出去了。

    其二自然就是这人有恃无恐,有着强大的后台背景,根本没把平山以及自己这伙警察放在眼里。

    心中想着,行德正不由细细地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年青人。

    但是,细细一打量,行德正心头陡地一凛,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俄滴神,原来是这煞星!

    不错,行德正终于认出了张横。

    当日美食街的事件,几乎引起了钱塘市警察圈子里的震动,行德正做为西城区公安分局的一名大队长,美食街就属于西城区下辖单位,他如何能不注意到。

    刚才只顾着要解救平山,根本没注意到携持他的人是谁。

    此刻看清与平山发生冲突的人,竟然是当日美食街的那位,行德正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乖乖,今天的事情得小心处理,否则,美食街赖长明的例子就是榜样啊!

    心中暗惊,行德正那里还敢再废话,暗地里已是有些后悔不迭。

    刚才听其他警员说,局长公子在外面与人打架,他这才第一个冲了出来。

    本是想在局长公子面前表现一下,立个功。

    那知,现在明白了与平山发生冲突的也是个惹不起的主,他这出头鸟可就不好当了。

    越想越害怕,行德正额头上的汗就哗啦啦地流了下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局门口又是一阵骚动,一大队人急冲冲地奔了出来。

    “平局来了!”

    旁边有警察叫道,一个个不由都是精神一振。

    行德正神情一凛,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有平局出头,自己总算是要解脱了。

    “小子,这回你死定了!”

    被张横踏在脚下的平山,心中更是狂喜,脸上也难以抑制地露出了一抹狠色。

    平山可知道,他老爹身上是带枪地。

    若是看到自己被别人这样踩在脚下,估计老头子必然会当场爆走,说不定还真会直接毙了这家伙。

    从分局里出来的正是平振南。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名手里拿着警棍等各种警用器械的武装警察。

    平振南刚才在办公室里,突然听人汇报,说是他的儿子平山,竟然在分局的大门口给人打了。

    而且,那人还携持了平山,情况很是危险。

    这顿时让平振南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敢在分局门口闹事,而且对付的还是小?”

    无数疑问刹那在平振南脑袋瓜子里汩汩地冒起了泡来:“难道是有人针对自己吗?”

    心中又惊又疑,但平振南却那里还敢有丝毫的迟疑,连忙组织了局里的人手,向着门口奔来。

    此刻,走出门来,果然看到不远处,自己的儿子平山被一个人踏在地上,貌似形象很是悲惨。

    而那人显然也是个狠角色,在十几名警察的包围下,仍是不肯放人。

    看到这样一副情形,平振南心中一股怒火腾地就冲了上来,神情也猛然变得阴厉无比,甚至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间的手枪枪柄上。

    做为一名公安分局的局长,平振南自然是有资格配枪的。

    而现在的平振南,心中也确实是起了杀心,恨不得一枪把踩着他儿子脑袋的那家伙给崩了。

    “原来是这家伙!”

    看平振南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张横的眉毛微微一凝:“嘿嘿,正主终于来了!”

    张横自然认得平振南,当日在美食街的时候,就是平振南风风火火地赶来救韩冰蕾的场。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被自己踏在脚下的这位公子哥,就是平振南的儿子。

    “快放开他,你敢公然携持人质,这是犯罪!”

    平振南人还在人群外,就朝着被警察包围的张横厉声喝道。

    一边说着,手已摸到了手枪的枪套,已是做出了准备开枪的动作。

    公安人员的开枪,还是有着严格要求的。

    只有在匪徒威胁到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经劝阻无效的情况下,才可以开枪。

    否则,要是随便开枪,那也是要受处份地。

    所以,平振南此刻纵然心中起了杀心,但这程序还是要走的,必须先劝阻一下对面的嫌疑人。

    尤其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可不能给人落下话柄。

    然而,他的手刚摸上枪柄,身形却是陡然剧震,他终于也看清了被警察们包围的那人是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