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老子打死你
    “竟然是他!”

    平振南浑身一震,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

    平振南自然是认识张横,当日在美食街的时候,他可是看到韩冰蕾与张横亲昵地手挽手。

    不仅如此,前几天他去省厅,无意中就遇到了韩秦阳的秘书高建华与张横在一起。

    看两人那副熟络的态度,似乎还是以兄弟相称。

    当时就把平振南给震住了。

    他心里早把张横这个人给记在了心上。

    不是吗?这个年青人与江南省公安系统一哥的女儿关系非同寻常,岂是个一般的人物?

    此刻,看到踩住自己儿子脑袋的人,就是这位,平振南的心完全被震摄了。

    一时间,平振南呆在了当场,心念却是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原本摸向手枪枪柄的手,也早已换了个姿式,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香烟。

    “哦,平局来了。”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一边说着,一边已是松开了脚,把平山放了开来。

    “啊呀!”

    平山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就这么放了自己,他那里还会犹豫,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向他老爹跑去。

    四周的那些警察,也没想到张横刚才如此的蛮横,现在却如此的好说话。一时也不禁都是一愣。

    “抓住他!”

    还是平山最先回过神来,跑到他老爹身边,顿时胆气大增,猛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指向了张横:“给我抓起来,快把他抓起来,不要让他跑了!”

    “抓起来,不要让他跑了。”

    有机灵的警察猛然回过了神,第一个冲向了张横。

    其他警察也猛然醒悟,顿时蜂拥而上,要擒拿张横。

    只有行德正悄悄地缩了缩身子,已退后到了平振南身后。

    他可不想再做出头鸟了,所以,识趣地退到了一边,静观其变。

    “哈哈哈,小子,敢招惹我,敢打我,等会看小爷怎么收拾……”

    平山大笑,恶狠狠地望着张横,满脸的狰狞和怨毒。

    但是,他那个收拾你的你字还没喷出口,这个时候,一幕让所有人无比震憾的场景,猛然发生了。

    “畜生,我打死你这畜生!”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响起:“畜生,给我闭嘴!”

    啪!

    紧接着,一个大耳刮子,就已是狠狠地拍在了平山的脸上。

    “啊!”

    平山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有人打他,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这一大耳刮子,抽得滴溜溜在原地打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圈,卟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是谁,是那个王八蛋敢打我!”

    平山怒极,也来不及从地上爬起,就怒吼了起来。

    然而,他刚扯开嗓子,还没吼上一句,后面的话却象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嘎然而止,神情也猛地变得惊骇莫名:“是你,老爸,你竟然打我?”

    平山真的惊呆了,因为,他突然发现,抽他大耳刮子的,正是他老爹平振南。

    此时此刻,平振南一脸的阴沉,愤怒地望着儿子平山,一只手举在半空,身子气得在浑身的颤抖。

    看他的样子,貌似是对自己的儿子简直是气得都要发疯了。

    “打你?我打的就是你这畜生!”

    平振南嘴唇哆嗦着,又是一个大巴掌抽在了平山的脸上:“打死你这畜生,免得老子以后给你害死!”

    “啊!”

    平山发出了杀猪般凄厉的惨号,整个人呆在了当场。

    他做梦都想不到,倚为倚仗的老爹,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打他。

    “俄!”

    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倒吸凉气声,原本正冲向张横和王馨兰的那些警察们,这个时候也个个傻眼了。

    他们也是弄不清楚,他们的平局这是发那门子疯,怎么好不容易把儿子解救出来,却当着这么多人抽起了儿子的巴掌。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演的是那出戏啊?

    “幸好,幸好!”

    行德正脸皮都抽搐了几下,心中暗叫侥幸。

    幸亏他认出了张横是谁,否则,要是他这回冒冒然出头,不但不是在平局面前表现,而且还是得罪了人。

    “啊!”

    遥金魅身形剧震,脸色变得骇然无比。

    刚看到一大群警察再次出现,要抓捕张横,还以为这次张横真的要倒霉,要被抓到警察局里去。

    那知,现在情形却是出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警察局的局长出来了,却不是来抓张横的,而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起了他的儿子。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跟哪啊!

    遥金魅刹那凌乱了,完全搞不清状况。

    “俄滴神!”

    王馨兰娇躯剧震,一时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她本也是一直在为张横担心,以为今天张横惹祸了。

    可是,现在这样一幕情形,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

    “难道?”

    王馨兰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难道现在的阿横,连警察局长都要忌他三分了吗?否则,这位平局怎么会有如此的表现?”

    一念及此,王馨兰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再次不同了,变得难以莫名的异样。

    “混仗!”

    抽了平山两个大巴掌,平振南心中的气似是稍稍出了些,转过脸来,向四周的警察喝道:“你们干什么,还不散开!”

    四周的警察许多还有些西里糊涂,但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连忙一哄而散。

    只是,所有人都是不解地把目光望向了平振南,满脸的疑惑。

    平振南痛奏他儿子,又命令放开张横他们的行为,实在是让所有人都迷惑不解了。

    这些小警察自然没有象行德正那样消息灵通,他们纵然是知道当日美食街的事,却也不了解其中的内幕。

    因此,他们还真不清楚张横的身份,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所以,他们都是有些满头的雾水。

    然而,让大家更加震惊的情形却还在后头。

    “张少,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平振南走到了张横面前,伸出手来,握住了张横的手,连连道歉:“都是犬子无礼,在下教子无方,倒是让张少受委屈了,对不起,对不起,在下一定好好管教这不肖子。”

    “啊!”

    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所有人的神情在这一刻变得难以喻意的震惊。

    俄滴神!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真的吗?

    堂堂的分局局长,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打了他儿子的人,低头认错。

    这演的是那一国的话剧?

    所有人的心都刹那凌乱了,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

    你能信吗?

    你敢信吗?

    你可以信吗?

    “天啊!”

    遥金魅的嘴张成了蛤蟆,满脸的骇然:“难道,难道这个张横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有着什么特别的背景?否则,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怎么会对他这样?”

    当日在奔腾四s店,张横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人给他付三百多万的车款。

    遥金魅以为张横是个爆发户,或者是某个富豪的私生子,这才会有人替他付钱。

    但是,现在看到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在张横面前表现出如此的谦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向他道歉,却再次把她给震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