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演的那出戏
    “平局客气了!”

    张横仍是一脸的淡然,与平振南握了握手,淡淡地道:“这只是个误会。”

    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也是有些感慨。

    张横自然清楚,平振南之所以会对自己如此的客气,这完全是看在韩冰蕾的面子上,确切地说,是畏惧韩秦阳的这块大牌子。

    这却也更说明了平振南这人其实也是个老狐狸。他是想借打儿子的这个表现,给张横出气,以免真的惹恼了张横,得罪了张横背后的韩厅长。

    “是啊,是啊!这确实是个误会,希望张少不要记在心上!”

    平振南连忙顺着张横的口气说了下去,脸上的神情也轻松了不少。

    张横的话,已是表明了态度,这是不再追纠这事的意思。

    这正是平振南想要的,也是他打儿子给张横看,希望达到的目的。

    一场好戏终于落幕,平振南在前,陪着张横和王馨兰两人,在一众警察怪异的目光中,向西城区公安分局走去。

    只留下了眼珠子掉落一地的围观群众。

    刚才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下面的路人自然早就围了过来。

    其中也有认识平山的,知道他是平振南局长的儿子。

    本以为今天这人打了平山,肯定是闯了大祸。

    那知,事情最后的结果,却是成了这样,这却实在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地。

    一时间,围观的人议论纷纷,惊叹不以。

    “哥,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遥金魅总算回过了神来,看到平山还捂着脸,呆呆地站在那儿,她连忙走了过去,用一种无比关心的语气问道。

    “臭女人,滚开!”

    平山猛地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狠狠地抽在了遥金魅脸上:“滚,本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现在的平山,确实是恨透了遥金魅。

    不是吗?今天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挑唆,他怎么会去招惹那个人,以至于现在成了这副样子。

    不但他的那辆汉马成了一堆废铁,而且,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他老爹当众抽了耳刮子,毫不留情地训叱。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惹的祸。

    他现在的心中实在是懊悔到了极点,怎么就认识了这样一个害人精呢?害得他堂堂的局长公子,在人前出了这样的丑,这事要是传扬开去,以后他还怎么混啊!

    心中又悔又恨,他却是把所有的怒火全发泄到了遥金魅身上。

    可怜的遥金魅,又一次成了出气筒,被平山无情地甩掉了。

    “啊!”

    遥金魅卟通一声被打倒在地,整个人却是被打傻了。

    “啊!哥,你不能抛弃我呀,哥!”

    刹那的愣怔,遥金魅陡地反应了过来,凄厉地叫喊起来,连滚带爬地想去拉平山。

    但是,平山那里还会理她,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头也不回地走了。

    遥金魅想追上去,却被几名警察给拦住了。

    开玩笑,要是被她这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追着局长公子,这成什么体统啊!

    于是,她很客气地被警察连拉带劝地给“劝”走了。

    四周响起了一片吁嘘声,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们,无不叹息。

    且不说他们,再说张横。

    随着平振南走入了分局。刚走到门口,便遇到了郑虎和黑妞。

    远远地看到张横与平振南一起走来,郑虎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无比。

    张横与平山在外面相遇,两人发生了冲突,郑虎心中也明白,看他们的架势,肯定是要闹起来。

    为了不让黑妞看到什么不和协的场面,从而影响到她。所以,郑虎才会带着黑妞离开,进入这公安分局里。

    因此,之后的事,他却并不清楚。

    但是,刚才的时候,他却也是看到了,从公安分局里,冲出一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貌似是外面发生了大事。

    而且,听旁边的警察说,好象是局里的局长公子与人发生了冲突,还被人携持了。

    这让郑虎大吃一惊,终于明白过来,门外刚才拦张横的那个年青人,竟然是这公安分局局长的儿子。

    这下,郑虎也为张横担心起来。

    不管怎么说,张横今天是为了黑妞户口的事而来,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郑虎也确实感觉对不起人家。

    然而,郑虎怎么也没想到,现在进来的张横,貌似是与分局局长平振南走在一起,看他们两人并排而行的架势,好象是平振南在迎接他进来一样。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些警察说,张横不是与平振南的儿子平山发生了冲突吗?平山的老爹怎么会不帮他儿子,反尔把张横象贵客一样迎进来呢?

    一时间,郑虎还真有些猜不透其中的奥妙了。

    “大哥哥,那个坏人怎么样了?他没有欺负你吧?”

    黑妞早就等得心里焦急了,看到张横,那里还会迟疑,连忙奔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张横的大手,满脸的关切。

    “黑妞!”

    张横摸了摸小罗莉的脑袋:“坏人当然被警察叔叔给收拾啦!”

    说着,朝后噘了噘嘴,满脸的笑意。

    “哦!”

    黑妞连忙朝张横噘嘴的方向望去。

    立刻,黑妞看到了被行德正扶着,神情萎糜,如丧考妣的平山。

    现在的平山确实是只能用悲惨来形容。全身上下黑乎乎的,全是泥土灰尘,那一身的名牌,早已变成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了。

    这是他刚才被张横打趴在地上,造成的后果。

    不仅如此,平山的嘴角渗着血丝,两边脸上,更是有两个清晰的巴掌印,整张脸就象是猪头一样浮肿。

    看起来确实是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嘻嘻,警察叔叔真棒,坏人就该受到惩罚!”

    黑妞拍手叫起好来,开心地大笑。

    在这单纯的小罗莉心里,她还以为平山弄成这副样子,应该就是警察叔叔的功劳。

    在她的心目中,警察叔叔的形象是无比高大地!

    “哈哈!黑妞真乖!”

    张横被逗乐了,忍不住也大笑起来。

    “……”

    四周跟着一起进来的警察们,个个神情怪异,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这一大一小。

    “你就是黑妞吧?”

    还是平振南最先回过了神来,上前亲切地摸了摸黑妞的头:“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说着,打了个哈哈,朝张横道:“张少,那我们马上为黑妞办户口吧!”

    平振南现在已知道了张横这次来分局的目的,清楚他是为一个叫黑妞的小姑娘来办户口的。

    这事当日韩冰蕾就与他说过,平振南自然还记在心里。

    不仅如此,刚才他还接到了韩秦阳秘书高建华的电话,说的仍是这事,他自然是十分的重视。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因为张横来给黑妞报户口,却是与自己儿子发生了冲突,差点就把事情闹大。

    幸亏他出面,否则,今天这事还真不知该如何收拾。

    心中想着,平振南还真是心有余悸。

    “那就多谢平局了!”

    张横点头。

    有平振南亲自出面,为黑妞办理户口的事自然是无比的迅速。

    这边王馨兰和郑虎带着黑妞在办户口,平振南却邀请张横到了他的办公室,殷情地为张横亲自泡上了茶,还不断地为刚才的事道歉。

    “平局,你不用客气。”

    张横摆了摆手:“不过,还真有一件事想跟你说,如果这事不办好,只怕平局你的这个位置,要坐不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