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路冲箭煞
    “啊,张少,您难道还不能原谅犬子吗?”

    见到张横说他的位置要保不住,平振南叼在嘴上的香烟吧嗒一下掉在了桌上,整个人更是如同火烧了屁股一样,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神情惊惶无比:“张少,我……”

    “平局,别急,你听我说。”

    见平振南吓成这副样子,张横心里好笑,但他却也不能做的太过份,所以连忙解释道:“这事与我无关,也不是今天的事,而是与你们分局门口的风水有关。”

    “哦!”

    平振南一怔,但总算心中松了口气。

    他刚才还以为是张横不肯放过他儿子,要追究到底,这才会吓得失态。

    此刻听他说是分局门口的风水有问题,他虽然心中也是又惊又疑,但却已没有了先前的惊慌。

    “平局,你们西城区公安分局,是不是这几年领导换的比较频繁。”

    张横一脸的微笑。

    “啊,你怎么知道?”

    平振南脸色微微一变,望向张横的眼神又变得异样起来。

    不错,张横的话,确实是说到了点子上。

    这几年来,西城区公安分局的领导,确实是象走马灯般换的非常的频繁。

    心中默默地算了一下,光是近两年,分局局长的位置,就已轮了四个,可以说是每过半年就要换人。

    这样的领导更替频率,确实是在其他任何部门少见,他平振南也是刚在半年前才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

    不仅如此,那些被换掉的局长,都是多多少少出了问题,最后的结局都比较惨淡,不是降级处理,就是被调到了偏远的贫穷地区,甚至还有一位被双归,直到如今还在停职接受检查。

    所以,平振南虽然坐上了这西城区分局局长的宝座,其实也一直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也会象前几任一样。

    这正是他刚才听到张横说他位置保不住时,会如此惊惶的原因之一。

    此刻,细细咀嚼着张横的话,他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眼睛陡地一亮:“张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分局之所以领导更替如此的频繁,是跟门前的风水有关?”

    “嗯,不错。”

    张横点头:“平局,说句实话,我是位阴阳风水师,所以,刚才进门的时候,我看你们分局门口的风水确实是有问题。”

    “啊,张少原来是位阴阳风水师。”

    这回平振南更加的惊奇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猛地想到了什么,脸上再次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张少,难道你就是那天在诸几浣溪渡假村,被净禅大师向王书记推荐的那位小张同志?”

    平振南猛然记起来了。

    他的一位曾经的同事,上次随同省委王书记去浣溪渡假村的泥石流灾难现场慰问,后来跟他说起了一件事,那就是王书记去拜访一位叫净禅的大师,在那里,净禅大师向王书记隆重地推荐了一个叫张横的年青人。

    平振南自然是把此事记在了心里。

    那天,当他知道与韩冰蕾在一起的年青人,也叫张横的时候,心里曾怀疑诸几浣溪渡假村的张横,是不是与这个张横是同一人。

    只是,这事不好随便核实,他也就把这疑问藏在了心里。

    现在,听张横说他是位阴阳风水师,不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这才会问出来。

    “嗯,不错,那天我确实是在浣溪渡假村见到了王书记。”

    张横点头。

    “啊呀,原来你就是那位小张同志啊!”

    平振南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

    开玩笑,这位张少果然是来历非凡。不仅与韩厅关系密切,而且还与省委书记也有些渊源。

    这可是真的是一尊大神啊!

    “张少,失敬失敬。”

    平振南的态度变得更加的恭敬,甚至已带上了一丝谦卑:“您说我们分局门口的风水有问题,那不知该怎么办?还请张少多多指点,多多指点。”

    现在,他已完全相信张横的话了。

    他虽然没有与净禅大师接触过,但净禅大师曾救过省委王书记父亲,那是人所皆知的事,他自然也清楚。明白净禅大师是位奇人。

    现在,眼前的这位张少,就是曾被净禅大师向省委王书记隆重介绍的小张同志。

    那么,这位张少岂会是普通人?

    “平局!”

    张横微微沉吟了一下:“你们分局门口,是一条斜坡路,而且,这条路正好直冲你们分局的大门。”

    “这条斜坡路,就象是一枝弓弩发射的箭一样,正对着你们分局的大门,对你们分局影响很大。”

    张横继续道:“这在风水局中,叫路冲,而且是非常严重的冲煞,名为箭煞。”

    “啊,箭煞啊!”

    平振南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虽然不懂风水,但也是听说过路冲和箭煞这两个名词的,貌似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箭煞所冲,最受影响的肯定是头头。如果这里是一处民居,那么,受冲煞的就是一家之主。”

    “但是,因为这里是一处公家的办公场所,是西城区的公安分局,所以,箭煞冲煞的自然就是这里的头儿。”

    张横目光凝注到了平振南脸上:“也就是平局你。”

    “这也正是你们分局领导之所以更换频繁的原因所在。”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这完全是因为此地受了路冲箭煞之故。”

    “啊!”

    平振南脸色已是非常的难看了。

    听张横的话,貌似是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还与他们分局的情况完全能印证,这不由他不信。

    “张少,那怎么办?您可得指点在下!”

    平振南站了起来,向张横拱了拱手,做出了一个求恳的姿态。

    “平局不必如此,我既然跟你说了,就是想帮你解决问题。”

    张横微微一笑。

    其实他并没有完全与平振南说实话。

    西城区公安分局门口那条斜坡路,确实是问题非常严重,不仅是路冲箭煞,而且还是个倾下格的风水局。

    倾下格在风水局中也是非常不利的格局。

    天巫传承的风水一道有言:门前斜坡称倾下,一注倾泄向天涯,福禄财气一泄去,纵是天材也玩完。

    意思是说,门前有长长的斜坡,形成了倾下之格,倾下者,一泄千里之局,处在倾下格中,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领,最终的结局也是无比的惨淡。

    这也正是西城公安分局这些年来,从这里下台的那些局长,都没有好结果的原因所在。

    当然,张横之所以要跟平振南说这些,指出这里的风水问题,也是有原因的,或者是说,有他的一些私心所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