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恩威并施
    虽然,今天张横与平振南的儿子平山发生了冲突,但是,平振南的处理,还是让张横非常满意。

    而且,与平振南两次接触,张横也可以看出,这位平局很会做人,至少是位懂得世故,知道变通的人物。

    张横虽然现在交际的人脉也不算少,在公安系统中,就认识了省厅的一哥韩秦阳以及他的大秘高建华。

    然而,这两人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一些芝麻绿豆样的小事,还真不能随便去麻烦他们。

    所以,张横心中就想着,要在下面也积累一定的人脉。

    眼前的平振南却正是张横物色的一个人选。

    不是吗?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官职虽然不大,但却是个实权人物,如果能与他交好,平时有个什么麻烦事,他出面就足够了。

    正是因为想到这些,张横这才会与平振南说出了西城区公安分局门口风水的问题,这也算是给平振南一份人情。

    果然,此刻的平振南,已是把张横当成了救星,听到张横说愿意帮他化解门前风水的事,他已是有些感恩戴德。

    开玩笑,门前的风水,冲的就是他这位局长。

    要是这个风水破败不化解,只怕他这位局长,极有可能也会步前几任的后尘,落个惨淡的结果。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暗自焦急?

    “平局,其实要化解你们分局门口的路冲和箭煞,并不是件难事。”

    张横也不卖关子:“只要在分局门口,建一个大花坛,种上四季长青的树木,那么,路冲和箭煞就自然化解。”

    “当然,下面的那条斜坡路,也要稍微修整一下。”

    张横继续道:“这条斜坡路一泄到底,不但开车的人不方便,而且,极容易造成事故。今天贵公子的车,就是手刹没刹住,就这么滑了下去。”

    “所以,最好是在这条路的路面上,弄成象洗衣板那样的不平地面。”

    张横给出了方案:“这样,也能减少事故的发生。”

    张横之所以要让平振南整修路面,把斜坡路改成象洗衣板那样的波浪式不平路面,正是为了化解倾下格的风水局。

    斜坡之所以会成为倾下格,就是因为一泄到底,没有任何的阻挡。

    一旦斜坡的路面弄成波浪式,那么,倾泄的势头就会有阻碍,倾下格的格局就无形中被化解了。

    只不过,这些细节的事,他不愿明说罢了。

    “哦,这样就行吗?”

    平振南认真地听着,把张横所说的话,甚至都记到了信纸上。

    “当然!”

    张横点点头:“只要按这个方案去做,你们分局门口的路冲和箭煞就肯定可以化解。”

    “那太谢谢张少您了。”

    平振南满脸的感激:“我平振南以后如果能坐得稳这个位置,那都是拜张少所赐,今后张少有什么事,就算是赴汤蹈火,在下也在所不辞。”

    平振南向张横表起了忠心,他也是有意想结交张横这位身份来历神秘的人物。

    “平局客气了,以后会有事来麻烦平局的。”

    张横微微一笑,心领神会。

    从平振南办公室里出来,黑妞已办好了户口,正兴高采烈地等在外面,与王馨兰又说又笑,显得无比的兴奋。

    平振南这回态度更加的谦卑了,亲自把张横他们送出了门来。

    不过,到了分局门口,平振南还是有些不放心,指了指门口的空地,满脸诚恳地问道:“张少,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就让我们在这里建一个花坛,然后在花坛里种上四季长青的树木花草?”

    “嗯,就是这样!”

    张横顺手在分局门口的空地上划了个圈:“当然,最好是建成圆形,圆形暗含八卦之意,可避冲煞。长青之木一定不要忘了,路冲箭煞为金戈之煞,长青之木就相当于是盾牌,可挡金戈之煞。”

    箭煞的路冲,在门口建一个圆形花坛,确实是化煞的绝妙之策。

    要知道,路冲之所以被称为箭煞,就是因为形状象箭。

    在路的尽头建起了花坛,相当于是把箭头给折断了。

    不仅如此,花坛筑成圆形,暗含八卦之意,更是具有镇煞之效。

    再加上花坛内所种的四季长青之木,正如张横所说,木为盾,可挡箭煞。

    小小一个花坛,又是化煞又是挡煞更有镇煞,实在是巧妙之极。

    事实上,妙处还不止这些。

    西城区公安局门口除了路冲箭煞外,还有一个倾下格。

    但是,花坛筑成后,倾下格也完全被破。

    因为,花坛能蓄水,花坛中的花木更能吸水,有这花坛存在,一泄千里的倾下格,那里还能存在?

    这其实是一举多得的化解之道,也只有象张横这样学得了天巫传承的大家,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好的。好的。我记住了。”

    平振南连连点头。

    直到王馨兰的别克开出了分局的院子,消失在下面的斜坡拐弯处,平振南这才收回了目光,神情却是变得有些难以喻意。

    今天虽然自己儿子与张横发生了冲突,但是,因为自己处理得当,并没有让这位张少记恨,反尔得到了他的指点。

    这让他对张横又高看了一眼。

    一个张驰有度,懂得恩威并施的人,才是真正做大事的主。

    不仅如此,经历了今天的事,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那个儿子实在是太纨绔了点,看来平时得多敲打敲打,否则,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说风水的事,只怕也总会有一天惹出祸来,自己真会被他害死。

    “谢谢你,张大哥!”

    车子里,望着欢天喜地的黑妞,再看看手中的户口本,郑虎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第一次慎重地向张横满脸感激地谢道。

    为了这户口,郑虎曾经不知跑了多少地方,受了多少的白眼,吃了多少闭门羹。

    但是,黑妞都九岁了,却一直无法办好。

    然而,今天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与自己无亲无故,却就这么帮助了自己,解决了黑妞的户口。

    这让郑虎对张横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不仅如此,见识了张横在公安分局的表现,现在的郑虎,也知道这个年青人绝对是位非同凡响的人物,对张横也充满了一种敬畏。

    “郑虎兄弟,不用跟我客气!”

    张横微微一笑,一脸的无所谓:“我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黑妞!”

    “嗯,黑妞是我妹妹!”

    郑虎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一时有些木讷:“我替我妹妹谢谢你!”

    “哈哈,我也当黑妞是妹妹一样看。”

    张横大笑。

    说着,亲昵地摸了摸黑妞的小脸蛋。

    “大哥哥,谢谢你,黑妞谢谢你。”

    黑妞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张横,满脸都是感激。

    车子一路向西,下一个目的地是之江大学附属第一小学。

    这是一所离之江大学最近的小学,也是办学条件最好的,在西城区属于最优秀的重点小学。

    如果在此之前,张横说黑妞今天可以到这里来上学,郑虎还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但是,经历了公安分局的事后,郑虎倒是丝毫不怀疑张横的这话了。

    不一会儿,车子开到了之江大学附属第一小学的门口。

    望着那宽敞的校门,郑虎的神情再次变得难以喻意起来。

    这所小学,郑虎曾经也不知来过多少次,为的就是希望能为黑妞办一个插班生的名额。

    但是,每一次都是满怀希望的来,最后却都会灰溜溜的离开。

    所以,再次来到这里,郑虎的心有种莫名的怅然。

    “这是?”

    张横的目光也正打量着校园,但是,当他看到校园门口矗立着的一样东西时,神色陡地变得无比的古怪起来:“我的天,学校里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玩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