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泰山石敢当
    “石敢当,竟然是泰山石敢当!这小学的操场里竟然矗立着一根泰山石敢当!”

    张横的神情变得古怪无比。

    不错,之江大学第一附属小学的大门对面,就是一个操场,正对着大门口的操场边上,矗立着一根青石,高有两三尺,一半埋在土里,另一半竖在上面,青石上赫然刻着泰山石敢当五字。

    这不是民间用于镇煞驱鬼的泰山石敢当是什么?

    可是,在小学的操场上,竟然矗立着一块泰山石敢当,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

    “难道这所小学的校长就是报纸上曾报导过的那位仁兄吗?”

    张横的心中还真是有种非常违和的感觉。

    他曾在报纸上看到过一则报导,说是某个学校的校长,因为学校升学率年年垫底,很是焦急无比。

    他不知从那里请来了一位风水大师,让他看了学校的风水。

    后来,风水大师建议,让他在校门口矗一块泰山石敢当。

    此事经报纸报导,成为了一则笑话,更是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应。

    张横本还以为这只是某些无聊的报社为了炒作而发掘出来的新闻,那知,今天他竟然在这里真的看到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惊异?

    不过,望望小学操场上的那根石敢当,回头再看看校门四周,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僵,脸色也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果然是有问题,看来,这所小学门口的问题还比较严重。”

    张横的眉毛微微地挑起,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这所小学的门口就是一条大马路,横贯南北,属于一条交通要道,马路上车流量很大。

    不仅如此,隔着这条马路,就是一条河,河面宽阔,有七八米的距离。而一座高耸的水泥大桥,就从河面上横跨而过。

    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那座大桥正好直冲这所小学的大门。

    “桥冲,三叉阴阳煞!”

    张横的脸色更加的凝重起来:“原来这所小学门口竟然是如此凶煞的所在。”

    小学门口的大马路和那座大桥,正好形成了一个三叉路口,这在阴阳风水中是很忌讳的事,被称之为:三叉阴阳煞。

    事实上,一般的道路,如果形成三叉或十字,都是非常不利的地形。

    按民间的传说,三叉路口和十字路口谓之鬼道。

    意思是说,三叉路口和十字路口是人鬼同行的道路,最易撞鬼或受冲煞。

    在一些乡下,有人撞鬼了,那些巫婆神棍,就会让撞鬼的人送鬼。

    具体的作法就是,烧些纸钱或衣物,然后把纸钱和衣物的灰烬撒到某个三叉路口或十字路口。

    因为三叉路口和十字路口是鬼道,鬼被送到这里,就回不来了,也就能把鬼送走。

    这些事说来虽然有些玄乎,但民间就是一直这么流传。

    且不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鬼,但是,这足以说明三叉路口和十字路口的不吉利。

    这所小学门口的情况更严重,不仅是因为正处于三叉路口,而且还位于大桥的直冲面,相当于受到了三叉阴阳煞和桥冲的两处冲煞影响。

    桥冲的冲煞比路冲还厉害,路冲比较平缓,但桥冲却是倾泄之势,一旦受冲,必是血光之灾。“怪不得这所小学的操场要矗这么一块泰山石敢当,想必就是为了镇这桥冲和三叉阴阳煞吧!”

    张横沉吟起来:“也真亏这所学校的领导想得出来。只可惜,学校不是家宅,用这泰山石敢当,实在是违和了点,也没有多大效果。”

    在民间,确实是有用泰山石敢当镇煞驱鬼,也大多是用在三叉路口和桥冲以及镇宅的地方。

    但是,泰山石敢当也就对阳宅有一定的作用,一块泰山石敢当,三尺三寸,它所产生的气场,覆盖的范围也就十数米。

    学校并不是普通的阳宅,仅靠一块泰山石敢当,根本起不了作用。

    不是吗?学校的规模根本不是普通人家的阳宅可比,它所拥有的范围和气场,至少是一户普通人家阳宅的数十甚至数百倍。

    一块小小的泰山石敢当,如何能挡得住三叉阴阳煞和桥冲对一所学校的冲煞呢?

    心中想着,张横不禁摇了摇脑袋。

    王馨兰刚才的车子是从东边开来的,直接就拐到了这所学校的门口,因此,张横原先并没有注意到学校门口的桥冲和三叉阴阳煞。

    然而,此刻明白了这一点,他确实是心里有了想法。

    “阿横,怎么了?”

    突然见到张横站在学校门口发起呆来,王馨兰非常的诧异,不由狐疑地问道。

    “哦,没事,小兰。”

    张横回过了神来,甩了甩头:“我们走。”

    “啊呀,您应该就是张少吧?”

    这个时候,校门口的保安室外面,一个秃了半个脑袋的中年男子,急冲冲地跑了过来。隔着老远,已伸出了手,一边更是热情洋溢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秃顶男子正是这所小学的校长傅志君。今天一大早,他就候在了学校的门口。

    早上接到教育局局长的电话,说是要他安排一名叫黑妞的农民工子弟来他们学校上学,并把黑妞的有关情况向他做了说明。

    这本已是让傅校长心中无比的震动。

    要知道,关于黑妞这个小罗莉,傅志君还是有印象的。貌似她哥哥郑虎,可是无数次到学校来求过情,就是为了想让黑妞在这里做个插班生。

    只是,一开始的时候,郑虎托的人并不是通过他傅志君的关系,而是学校的另一位领导。

    所以,傅志君也就没有理会。

    但是,这次教育局局长亲自打电话来了,这如何不让傅志君又惊又疑?

    然而,让傅志君更加震动的却还在后头。

    就在早上局长打电话给他,电话即将挂掉的时候,局长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小傅啊,这事你可得重视起来,必须马上落实。这是省厅韩厅的秘书高建华同志亲自指示的,这可是韩厅对我们的信任啊!”

    泥马,竟然是省厅领导的指示!

    他一个西城区下属的小学校长,竟然得到了来自省厅大领导的指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傅志君心头震憾。

    省厅的领导与小小一个区的学校校长,那完全就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啊!

    这下,傅志君心里打了鼓。

    不管那个郑虎是凭着什么关系,走了省厅大领导的路子。

    但是,能让省厅大领导的秘书亲自过问此事,让西城区教育局的局长打电话过来。这足以证明,郑虎这回托到的那个人,绝对不简单。

    想到以前对郑虎的冷落,傅校长心里确实是有些忐忑。

    这不,早上七点还不到,傅志君就站在了校门口,等待着那位省厅领导大秘指示要安排的学生来报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