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农民工的儿子又怎样
    “郑虎,这家伙是什么人?”

    张横目光望向了郑虎。

    “他是这学校的教导主任常逢时!”

    郑虎一张黑黝黝的脸现在已是黑得如同锅底:“以前我就是托过他,想让黑妞进这学校。只是,他收了我的东西,最后却没有办好。我来了几次,每次都被他说我是闹事,被赶出去。”

    郑虎愤愤地道。

    对于这个常逢时常主任,郑虎心中确实是充满了怨气。

    事情还得从开年初的时候说起,眼看黑妞九岁,早已过了上学的年龄,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担误了她上学。

    所以,郑虎想尽了一切办法,四处托人,想让妹妹进附近的学校做个插班生。

    还是工地里的一位包工头帮了忙,替郑虎介绍了之江大学附属第一小学的教导主任常逢时,说是这人手中有入学指标,也许能有办法。

    在那位包工头的穿针引线下,郑虎终于与这位常逢时主任见了面,请他好好地吃了一顿,并送了他两万块钱的超市购物卡。

    当时的常逢时满口答应,说是今年上半年开学,一定可以让黑妞做插班生。

    然而,等到了开学的时候,郑虎带着黑妞来报名,却是吃了闭门羹,学校的录取名额上,根本没有黑妞。

    郑虎当时就找到了常逢时,想问个究竟。

    但是,常逢时却推说现在上面抓得紧,这事得缓一缓。等开学后,再给黑妞安排。

    郑虎当时虽然无奈,但却也只能信了常逢时的话。

    可是,开学后,黑妞上学的事仍是迟迟没有着落,郑虎几次来找常逢时,都是被他用各种理由唐塞了过去。

    直到后来,那位介绍郑虎的包工头,终于向郑虎透露了实情。

    原来,这位常逢时常主任,手头上确实是有入学指标的。

    但是,他后来把这个指标给了另外一个孩子。

    所以,黑妞上学的事,其实已是泡了汤。

    明白了事情的原由,郑虎无比的愤怒,就来学校找常逢时理论。

    常逢时恼羞成怒,当场就让校保卫科的人,把郑虎轰了出去。更是给校门卫下了命令,绝不让郑虎进校。

    郑虎自然不肯就这么善罢甘休,别说那送常逢时的两万块超市购物卡,那是他老爹的抚恤费,是真正的卖命钱。

    就说被这位常主任如此的戏弄和欺骗,郑虎这口气也咽不下。

    所以,郑虎之后几次到学校找常逢时,想要个公道。

    但是,郑虎早已是被之江大学第一附属小学的门卫列入了黑名单,他根本连校门也进不去。

    为此,郑虎气得病了一场。

    本来,今天能让黑妞来这里上学,刚才看到常逢时的时候,郑虎虽然心中愤怒,但考虑到今后黑妞要在这里上学,也是准备忍了。

    甚至都不想再追纠此事,全当那两万块超市购物卡是助学费。

    但是,常逢时误以为郑虎这次来又是来闹事的,而且看到郑虎在校长办公室,更是以为郑虎这是要向校长告状,所以,这才会不由分说,一进门就警告郑虎,此刻更是直接打电话找保卫科的人,要轰郑虎出去。

    打完电话,常逢时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讽的冷笑:“姓郑的,识趣的快自己闪人,否则,等会保卫科的人来了,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你!”

    郑虎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了,但他本就不善交流,一时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是吗?”

    张横忍不住了,上前一步,逼向了常逢时:“以你的素质,也配当一个老师?还教导主任,我看是害群之马吧!”

    张横虽然还不清楚郑虎与这位常主任之间的恩怨,但是这家伙竟然吓着了黑妞,孰可忍孰不可忍,张横那里还会对他客气。

    “你是什么人?”

    被张横气势汹汹的一逼,常逢时还真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

    不过,这家伙却也不甘示弱,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敢在学校闹事,我可报警了。”

    常逢时对郑虎有些顾忌,毕竟他拿过人家两万块钱的超市购物卡。

    所以,他对付郑虎,只说是要叫校保卫科的人。

    但是,对郑虎一起来的人,却那里会忌惮,直接就是威胁报警。

    以如今国家对校园安全的重视,如果真是有人在学校闹事,一旦报警,这个后果确实是比普通的闹事更加的严重。

    “要报警吗?那你报啊!”

    张横被逗乐了:“本少我刚从西城区公安分局出来,刚才还替平振南教训了他那不肖子。”

    “你!”

    这回常逢时被张横给噎着了。

    他自然是不信张横的话,但对于张横这股逼人的气势,却心中还真有些害怕,还以为是遇到了社会上混的家伙了。

    心中想着,常逢时却也不想吃眼前亏,连忙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喝道:“好,好,你们等着!”

    正说着,这个时候,两名身穿保安服饰的人,急冲冲地奔了过来。

    常逢时一见,顿时如见到了救星,立刻喊道:“小海,在这里,快过来,把他们带出去。”

    那两名保安都是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其中那个叫小海的,正是常逢时的侄儿。

    “什么人敢在学校闹事!”

    小海那会客气,厉声喝道,手中已是抽出了一根警棍,冲着张横他们就跑了过来。

    眼看一场冲突就要发生,就在这个时候,傅志君也从外面走了过来,看到这边的情形,脸色不由大变。

    “你们干什么?”

    傅志君又惊又怒,朝着那两名保安喝道。

    “校长!”

    小海等两名保安一怔,停住了脚步。

    “校长,这几个人在我们学校闹事,是我叫他们过来,赶他们走。”

    常逢时连忙道:“他们还威胁我!”

    常逢时装出了一脸愤慨的样子。

    “什么闹事?”

    傅志君脸都紫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离开了一会,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说来也是凑巧,傅志君这次接的电话,确实是时间长了点。

    不仅如此,在接完电话后,他还上了趟厕所。

    从早上六七点,一直守候在校门口,直到十点多钟,这么长一段时间,他确实是憋得有些急了。

    所以,才会离开这么久。

    但是,傅志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会儿功夫,常逢时竟然会与郑虎他们冲突起来,甚至叫来了校保卫科的保安。

    “常主任!他们怎么会闹事,他们是我的贵客!”

    傅志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喝道。

    “什么?他们是您的贵客?”

    这回轮到常逢时震惊了,脸色刹那大变,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这,这,这怎么可能?他不就是郑虎吗?那个农民工的儿子吗?他怎么会是您的贵客?”

    常逢时到现在还没搞清状况,还以为郑虎仍是那个一无所是的农民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