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报应来了
    “常逢时!”

    见常逢时到现在还不醒悟,傅志君已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哼一声,也不叫常主任了,而是直接叫起了常逢时的名字:“你不要看不起农民工!黑妞是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要我们学校落实的同学,是得到了省厅领导的指示,这是我们学校的一项重要任务。”

    “啊!”

    常逢时浑身剧震,整个人都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傅志君的话实在是太具有震憾力了。

    局长,不就是教育局的局长吗?还有省厅领导的指示?

    俄滴娘!

    常逢时只觉脑袋瓜子嗡的一声,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是真的吗?这有可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虎他不就是个农民工的儿子吗?充其量也就是个一无所是的打工仔。

    那么,他是怎么与教育局的局长和省厅的领导攀上关系的?

    问题并不在于这些,要命的是:他常逢时貌似与郑虎之间曾经闹得很不愉快,甚至还吞了他那两万块的超市购物卡!

    今天更是要让保安把他从学校轰出去。

    天啊!

    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咋就这么不长眼,去撞这块铁板啊!

    若是这小子与局长或是省厅领导随便通个气,把自己的那点丑事抖出来,自己这个教导主任,还用得着干吗?

    一念及此,常逢时身形直晃,眼前直冒金星,一张脸已是煞白一片了。

    “傅校长,你们学校的老师素质并不怎么样!”

    张横阴沉着脸,目光望着傅志君:“象他这样的人,竟然还担任你们的教导主任,我实在怀疑你们学校的教育水准!”

    张横可不客气,直接就把矛头指向了常逢时:“我这次是受高秘所托,特意一起陪同黑妞同学过来的。本来,我以为第一小学,是本区最优异的学校,但是,看了这位教导主任的表现,我实在是很失望!”

    张横可没什么顾忌,立刻扯起了高建华这位省公安厅一哥大秘的那面大旗。

    “……”

    傅志君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与伦比。

    当时局长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就特别介绍了这次过来的人中有一位张少,是省厅高秘所介绍的人。

    此刻,听张横亲自承认,这个份量自然又不同了。而且,他也听出来了,貌似眼前这位张少很不满意。

    天啊!

    省厅领导的人不满意,那么,这个后果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小学校长可以承担的?

    一时间,傅志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刹那把他的背脊都浸透了,整个人更是有种要虚脱的惊恐。

    “张少,对不起,对不起,这事我一定严肃处理,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一定不辜负省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傅志君连连表态,态度谦卑之极,馋媚之极,甚至都要指天发誓表决心了。

    “哼,这就好!”

    张横心里偷着乐。

    扯扯高秘的大旗,确实是够唬人的,看把眼前这位校长吓的都要叫自己爷爷了。

    当下,张横的脸色一肃,继续道:“害群之马要不得,不要因为一粒老鼠屎,影响了整个学校的教师队伍。”

    “是,是,是!”

    傅志君的头点得象是鸡啄米,态度更是恭敬之极。

    “天啊!这回真的完了!”

    旁边的常逢时听到两人的对话,脑袋瓜子嗡的一声,一张脸已是死灰一片。

    他自然不是傻瓜,也立刻听出了眼前这个年青人话中的意思,这是在针对他,把他说成是害群之马,老鼠屎了!

    不仅如此,他也象傅志君一样,从张横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出这位年青人来历绝对的不凡。

    这下把他真的给吓着了!

    天啊!

    他常逢时竟然得罪了省厅下来的人,刚才好象还骂了他。

    这下是真的完了!死也没处去诉苦啊!

    常逢时那个恨,那个恼,那个后悔,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拍上几个大耳光。

    他常逢时咋就这么不长眼呢?咋刚才会当这个气度不凡的年青人是郑虎那农民工子弟的朋友呢?

    这不是自寻死路啊!

    一时间,常逢时心中又惊又悔又是懊恼,整个人如木鸡般呆在了当场。

    “俄滴神!”

    望着一本正经打着官腔的张横,旁边的王馨兰那对大眼睛几乎要突出来了。

    这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阿横吗?咋他也有这样大的气场!

    王馨兰真的被惊呆了。

    不仅是他,甚至连郑虎也是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古怪表情,望向张横的眼神满是异样。

    “张少,我,我,我……”

    常逢时满头的大汗也滴下来了,脸色惨白得如同一张纸,我,我……我的想解释一下。

    但是,他我我我的我了半天,却是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刚才他做的太过份,现在要想挽回,已是绝无可能。

    “哼!”

    张横却那里会理他,拉住黑妞的小手:“黑妞,我们去看看你的班级。”

    说着,带头走出了办公室。郑虎和王馨兰两人鄙夷地望了常逢时一眼,紧跟着走了出去。

    傅志君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常缝时,恨不得踹这家伙一脚。

    他也不敢迟疑,连忙屁癫屁癫地追了出去。

    “阿,傅校长!”

    常缝时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连忙想叫住傅志君,想让他替自己解释解释。

    但那里还有人会理他,张横他们已走远了。

    “大伯!”

    小海和另一个保安此刻也是惊惶之极,刚才的那一幕,两人全看在了眼里,也知道今天的事情要糟糕了。

    “妈的,叫魂啊!”

    常缝时总算找到了一个出气筒,那里会给好脸色,怒喝一声,擦擦满头的大汗,急冲冲地奔了出去。

    事情已到了这个程度,他必须马上想挽救的办法,所以,他急冲冲地为自己去找说情的人去了。

    一场好戏终于收场,常逢时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如丧考妣。

    现在他心中除了后悔就是后悔。

    说真的,他之所以当日拿了郑虎的两万块超市卡,却没有为黑妞办好事,后来更是连那超市卡也没有归还。

    这完全是因为这段时间,他手头上确实是很紧。

    常逢时平时有个赌博的爱好,上一次更是赌火了,把多年的积蓄都输了出去,还借了高利贷。

    这才不得以到处弄钱,象郑虎这样被他骗的,可不止郑虎一人。

    现在,报应来了,郑虎也不知烧了那柱高香,竟然搭上了省厅领导的线,那么,他的这个教导主任的位置,看来是保不住了。

    貌似学校中盯着他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傅志君傅校长平时也与他不对眼,肯定会借这个机会打击他,把他从这个位置上赶下去。

    那么,他还有什么办法扭转这个局面呢?

    且不说常缝时,再说张横他们,为黑妞办好了入学手续,顺便参观了学校的设施,这才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傅志君一路全程陪同,态度恭敬之极。

    一行人向校门口走去,这个时候,张横又看到了门口操场上的那块泰山石敢当。

    张横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