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古巅
    “在下张横,还请各位前辈多多关照。”

    张横向桌边的四人拱了拱手,很是一副谦虚的模样。

    “嗯,很好。”

    四人点点头,脸上仍是有疑惑的神色。

    “哈哈,张少,那我就不陪你了,你就与这几位大师好好聊聊。”

    汪经伦今天是主人,自然也不能专门陪在张横身边,所以,他把张横介绍给这里的四位重要人物后,便准备告辞。

    说着,又朝桌边的四人也拱了拱手:“几位大师,你们慢用,我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

    “好,汪少有事尽管忙。”

    众人点头。

    “嗯,你叫张横是吧?”

    等汪经伦离开,缪凌霄目光再次转向了张横:“我好象从来没看到过你,不知你是那一家的?”

    缪凌霄做为江南省风水协会的会长,只要是风水界内的人,基本上他都认得。

    此刻,见张横这个年青人非常的面生,似乎从来没看到过,他心中确实是非常的狐疑。

    尤其是这个年青人还是汪经伦这位龙翔酒业的少总亲自带来,看样子似乎是很有背景,所以,他现在是要打听一下张横的来历。

    “在下无门无派。”

    张横微微一笑:“只是偶尔自学了点阴阳风水的知识,这次有幸得到了汪少的邀请。”

    张横确实是没什么门派,直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自己所学的天巫传承属于那一个派系。

    “哦,原来如此!”

    缪凌霄与桌边的另三人互望了一眼,脸上都现出了失望的神色。

    本来,四人还以为汪少亲自带来的这个年青人,可能是某个世家或隐世门派的高人弟子。

    那知,现在听他自己说,只不过是自学了一些阴阳风水,他们却已是对张横完全失去了兴趣。

    “年青人,阴阳风水乃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瑰宝,浩如翰海,不是靠自学能协会的。”

    袁世泰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以长辈教训弟子的口吻道:“想当年,我为了学得阴阳风水上的精髓,走遍各地名川大山,遍访名师,足足三十多年,如今也仅是学得点皮毛。”

    袁世泰嘴上说学了点皮毛,但满脸的倨傲,神情中更是现出了一副煌煌大师的模样。

    “哈哈,袁老弟谦虚了。”

    缪凌霄在一边插了话:“袁老弟的梅花占卜,在我们风水界可谓是一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嘿嘿,缪兄谬赞了,缪兄的五子登科之术,那才是我们风水界的一绝,在江南乃至国内风水界,无人能及啊!”

    “哈哈哈!”

    说着,两人大笑起来,一边的清风大师以及觉明道长也是含笑颌首。

    四人此刻完全把张横当成了空气,相互吹捧着,那里还顾得上再理会张横。

    被四位所谓的高人冷落,张横无奈摇头,他还真想不到,这些所谓的风水界名人,竟然都是这副德性,貌似除了会相互吹捧外,他还真没看出有什么高人的风范。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孔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便顾自向旁边走去。

    这一区域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也有数十个。

    只是,张横瞄了一圈,还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而且,这些人都是年纪在四五十岁,老的甚至已有五六十岁,象他这么年青的,还真一个都没有。

    张横也没兴趣去理会这些黄道中人,所以,便捡了旁边一张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小兄弟,你哪里人啊?”

    刚刚坐下,还没喝一口女服务生端上来的茶水,这个时候,张横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到了他的旁边,向他问道。

    “我就是江南省本地的,古越县人。”

    张横微笑着向来人点了点头:“听老兄的口音,好象是明珠市那边的?”

    “哈哈,小兄弟好眼力。”

    中年男子梳着个大背头,一身得体的名牌服饰,显然是个很健谈的人:“你猜的不错,我就是明珠市那边过来的。”

    “在下姓古,名叫古巅,大家都叫我古真人。”

    自称古巅的男子自我介绍道:“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说着,掏出了一张烫金的名片,递给了张横。

    “在下张横,幸会。”

    张横瞄了一下名片,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

    古巅的名片确实是有些夸张,上面一大串名头更是让人感觉眼花缭乱。什么明珠市风水协会名誉委员,什么中华风水精英堂古大师,反正这些名头张横一个都没听到过,但绝对的唬人。

    名片的背后,更是写了一大串说明,阴阳风水,测字算命,乃至选宅挑坟,甚至连捉妖驱鬼也写在上面。

    貌似这位古真人还是位全能大师,只要是涉及阴阳风水的,他还真是什么都能做。

    张横看的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古大师的口气也似乎太牛了点。

    “小兄弟,是新出道的吧?”

    古巅刚才就是看到了张横被那边缪凌霄他们冷落,这才走过来的,与张横套个近乎:“不知小兄弟学的是那一门的手艺?”

    阴阳风水只是个统称,其实其中分各个门道。象算命排八字,看相摸骨,选宅基坟地,都属于不同的类别,各有所长。

    在黄道中,却是把这些称为手艺,在他们认为,这与其他行业一样,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

    显然,这位古巅古真人,把张横当成了新出道的黄道新人了。

    “嘿嘿,我是自学的,阴阳风水上的事都懂一点,但还真不怎么精通。”

    张横无奈,只得含糊地应付着他。

    “嗯,明白,我们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古巅点头,目光斜瞄了一下那边缪凌霄他们所坐的位置,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你别看那几个家伙人模狗样的,其实说到底,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他们运气好些,出身好,这才有现在这么大的名气。”

    这位古真人可能先前也是遭到了缪凌霄他们的冷落,对他们满腹的怨气,在张横面前就这么揭起了他们的老底。

    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他还真没想到,这次来参加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遇到的风水界的人物,都是这样的主。

    “小兄弟,你刚出道没什么人脉吧?”

    古巅倒是个很热情的人:“以后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介绍,不瞒你说,虽然我在明珠市发展,但在江南省,人脉也是挺广的,你们江南省一带几位着名的企业家,我都是他们的座上宾,金泰集团你知道吧,我就是他们的名誉顾问。你们江南省的省委王书记你知道吧?他也是我的老朋友了。”

    古巅一连串说出了几个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和高官的名字,看他的样子,似乎与他们都非常的熟。要是普通人听他这么说,还真要被他唬得一愣一愣了。

    正说着,这个时候,门口一阵喧哗,原本正议论纷纷的那些风水师们,突然静了下来,目光都望向了那边,神情也陡地变得异样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