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南冯北宋
    “冯家的人来了,江南冯家的人来了!”

    一众风水界的人轻呼,目光都望向了门口,许多人更是站了起来,神情中现出了异样。

    “冯家的人?”

    张横一怔,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也朝门口看去。

    此刻,大门口正有两人在汪经伦的引领下向这边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绸缎的唐装,脚蹬千层布鞋,一脸的俨然。

    跟在这男子身后的却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梳着满头的小辫子,一身鹅黄色的锦丝缎短袖,同色的一条齐膝短裙,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样。

    “啊呀,是冯之源冯老兄!”

    这个时候,坐在那边原本仍是一副谈笑风生的缪凌霄和袁世泰等四人,也看到了门口的那两人,顿时脸上都现出了欣喜的神色,站起身来,迎向了门口。

    “哈哈,冯老兄,好久不见了。”

    袁世泰隔着老远就伸出了手去,一副热情的样子。

    “阿弥佗佛,冯施主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清风和尚满脸的笑意。

    “无量寿佛,冯施主有礼了。”

    觉明道长也甩了一下佛尘,唱了个礼。

    这四人一改先前的那份倨傲,完全象是变了个人似的,对到来的冯之源客气之极。

    “这人就是冯之源,江南风水世家冯家的当代家主!”

    张横的眼眸不由微微一眯,心中也是很好奇:“看来,江南冯家果然不是普通人家。”

    对于江南冯家,张横已不知一次听过,当代家主冯之源的名字,更已是听说了好几回。

    无论是在五洲酒店,还是在省府大院的韩秦阳家中,或是汪海龙的别墅,张横都曾听当事人提起过。

    只是,张横以前却是无缘相见。

    然而,此刻终于见到了冯之源,张横的心头不禁一动。

    不错,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视野里,他探察到了一幕奇异的影像。

    只见,冯之源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蓝光,这正是玄门之士特有的现象。

    这也就是说,这位江南冯家的现任家主,就是位玄门中人。

    不仅如此,让张横心中诧异的是:跟随在冯之源身后的那位少女,她的全身也竟然笼罩在蓝光里,而且,那层散发的蓝光,更加的纯净,更加的强烈。

    “难道这少女比冯之源的力量更强?”

    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凝,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少女身上,心中惊讶无比:“那么,她跟在冯之源身后,莫非是冯家的什么后辈?”

    “哈哈,各位,客气了客气了!”

    门口传来了冯之源爽郎的笑声,他朝四周众人拱了拱手,一副很是随和的样子,这才与缪凌霄和袁世泰等人打招呼。

    跟在他身后的少女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

    但是,她突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这边,那对明亮的眼眸里,也猛然闪过了一抹异色。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却不禁都是微微一愣。

    不过,张横立刻回过了神,朝那少女点了点头。

    那少女羞涩地一笑,也微微点了点头。

    “咦,小兄弟,你认识冯家的人?”

    古巅一直就在张横旁边。看到那边那位少女的这个细微的动作,不禁很是诧异。

    “嘿嘿,不认识,也许人家看我年青,与她差不多年纪吧!”

    张横含糊地应付了一句:“所以,她才会与我打招呼。”

    张横自然说的是假话,那个女子,显然非常的敏感,在冯之源还没有觉察到张横的时候,她已感觉出张横的与众不同了。

    “哦,是这样吗?”

    古巅有些半信半疑,不禁用怪异的目光望向了张横。

    “啊,宋家的人也来了,北方宋家的人也来了。”

    这时候,门口又是一阵暄哗,原本刚刚静下来的人们,许多人再次站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人直接跑向了门口。

    刚与缪凌霄等人坐下的冯之源,也不由抬起了头,与那少女一起,目光望向了那边,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难看。

    “北方宋家的人?”

    张横低咕了一句,还真不知道来的是何方神圣。

    这时,大门口驶来了一辆加长的林肯。

    别的车辆都是把车子开到停车场,这辆加长的林肯却是直接开到了办公楼门口。

    车子停稳,一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走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两名打扮时尚的少女,一左一右下了车,手里似乎还都端着什么东西。

    “这人是?”

    望着那边三人,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眯,因为,从车里出来的三人,其中那个老者的形象,实在是有些怪异。

    老者穿着一身长衫,打扮很是土里土气的样子,似乎就象是从解放初穿越时空来的那种农村里的老先生。

    而让张横注意上他的却是他的样貌。

    尖尖的脑袋,圆溜溜的眼睛,驼着个背,走路时有些蹒跚,看他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只老乌龟。

    这人天生这副异相,要想让人不注意他都困难。

    “难道这就是什么北方宋家的人?”

    虽然心中很惊奇那老头的天生异相,但是,看到他们如此的大排场,张横还是感觉有些出格,所以微微皱了皱眉:“好大的气派!”

    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从车上下来的三人,除了那老头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红光外,那两个少女也是普通人。

    而且,老头虽然天生异相,但是,从老头散发的红光来看,他最多也就是玄门刚入门的层次,相当于是当日张横刚跨入凡巫初阶的境界。

    比起先前的冯之源,也相差了很大的一截。

    如果这几人就是什么北方宋家的人,貌似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这排场却实在是有些离谱。

    然而,正心中寻思,这个时候,那边的那个老头和两名少女,已躬着身再次打开了车门:“少爷!”

    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悠然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啊,宋家三公子宋长风!”

    古巅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这回真是热闹了,竟然连宋三公子也来了。”

    “哦,古大师,这宋家三公子很有名吗?”

    张横又惊又奇。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那位最后下车的宋三公子,确实也是位玄门之士,他身上散发的光芒与冯之源差不多,显然也在冯之源同一级数的修为。

    不过,他的派头可就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尤其是一脸倨傲的神情,完全是目无余子。

    张横还真有些好奇,这个所谓的北方宋家到底是什么来历。

    “呃,小兄弟,你连北方宋家都不知道吗?”

    这回却是轮到古巅惊讶了,他象看外星人一样望着张横,满脸的愕然。

    “是啊,我确实是不知道。”

    张横很无辜地摊摊手。

    他确实是没听人说过什么北方宋家,更不知道这北方宋家有什么来头。

    “嘿嘿,小兄弟,看来你真是只雏鸟啊!”

    古巅摇摇头:“南冯北宋,这是我们现在风水界公认的两大世家,别的地方虽然也有许多世家,象江苏袁家,但比起这两家来,却都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这两家都是传承了数百年的风水世家,先人更是大有来历。”

    古巅还真是个百事通,对风水界的事了解的还真不少,见张横西里糊涂,便说出了北方宋家的一些典故:“嘿嘿,也许说别的你不知道,但说现代的一位伟人,你肯定清楚,他与北方宋家就是关系无比的密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