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自作多情
    “君少,好久不见!”

    远远地,宋长风站起了身,伸出了手,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自认为是潇洒的笑意,准备与走过来的赵君儒握手。

    “嗯,宋少原来也在这里!”

    赵君儒却象是刚看到他一样,举起手来,向宋长风挥了挥:“是啊!好久不见了,宋三公子风采依旧。”

    说着,赵君儒却并没有停步,也根本没有要与宋长风握手的意思,就这么径直从他身边快步走了过去。

    “阿!”

    宋长风身形一震,整个人却是陡地僵在了当场,脸上的神情更是刹那呆滞,伸在半空中的手,伸出去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尴尬到了极点。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这是自做多情,人家君少根本不是朝着他来的。

    “俄滴神!”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也是个个震憾,人人惊呆。

    陡地,所有人的神情一震,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因为,他们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这位君少不是冲着宋家三公子去的,那么,他这是向谁呢?

    在场的人心中,猛然都浮起了一种强烈的好奇:这群风水师中,有什么人能让金泰国际的一哥,亲自过去打招呼?

    “嘿嘿,姓宋的,原来你是自以为是啊!”

    那边,冯之源原本有些阴沉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满是嘲讽的笑意。

    能看到宋三公子吃憋出丑,这让冯之源很畅快,简直比赚了一千万还爽。

    不过,他的眼眸也是微微一凝,立刻想到了与四周人同样的问题,那就是这位君少到底是冲着谁去的?

    难道这群风水师中,还有比他们江南冯家和北边宋家更有背景的人物吗?

    “哈哈,张老弟,想不到你竟然也在这里。”

    这个时候,赵君儒终于走到了左边区域的最后几张桌子边,这里,是整个风水师人群最角落的地方,稀稀拉拉的就一张桌上有人,而那人除了张横之外,还会是谁。

    赵君儒正是看到了场中的张横,这才会丢下余百美跑过来,与他打招呼。

    至于说宋三公子,赵君儒虽然曾经在上京的时候,与他会过几次面,但也就仅仅是适逢其会,在一起吃了几餐饭,并没有什么深交。

    对于赵君儒来说,他本是个不信风水命理的纨绔,对宋长风这个人的评价并不好,把他当成是糊弄人的神棍骗子。

    当日即使是他表姐杨文竹如此推崇张横,他仍是对张横充满了怀疑,在五洲大酒店吃饭的时候,借着问五洲的风水,故意刁难张横。

    如果不是张横那精彩的表现,把他折服,只怕他也会认为张横只不过是位江湖骗子,根本不屑理会。

    当然,现在的赵君儒,在见识了张横的本领后,却已是把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自然也是真心把张横当成了自己的哥们和兄弟。

    所以,他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自过来先要与张横打招呼。

    只可惜,张横坐在角落里,他过来的时候必须先经过宋三公子所在的地方,却是让宋长风误以为赵君儒是要与他叙旧,却是闹了老大一个乌龙。

    “哈哈,我也不知道赵哥你会来,不然,就跟着赵哥你来沾沾光了。”

    张横很随意地与赵君儒相互拍了拍肩头,一边打趣道。

    “啊!”

    然而,看到他们两人这副哥俩好情形的所有人,却是刹那震憾。

    “我的妈,这年青人是谁呀?他竟然与金泰国际的一哥关系如此的蜜切,甚至还哥们相称。”

    刹那的愣怔,四周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看他坐在那边风水师的人群中,应该是个风水师,那么,这年青的风水师,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是他!”

    宋三公子的眼眸陡地一眯,原本英俊的脸上,猛地浮起了一抹阴厉。

    这个刚才无视他的年青人,他本来就在心里惦记着,有机会怎么给他点颜色看看。

    那知,他还没找到机会,现在,这个年青人竟然与金泰国际的一哥有如此密切的关系,这如何不让宋三公子心中震动?

    “这小子是谁?”

    冯之源此刻也是心中一震。

    他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张横这个人。

    可是,一注意到张横,他立刻从张横身上感受到了一抹特殊的气息,这让他立刻认了出来,这个貌不惊人的年青人,应该也是他们玄门中人。

    这却是让冯之源心中大是讶异。

    要知道,玄门衰落,如今真正的玄门中人,如凤毛麟角。因此,只要是在江湖上走动的玄门中人,尤其是风水这一系的人物,他冯之源几乎没有不认识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他偏偏就一点也没印象。

    这自然是让冯之源心中大为惊异了。

    倒是他身后的那位少女,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在场的人中,只有她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张横。

    此刻,看到张横受赵君儒的礼遇,心中虽然惊疑,却也在情理之中。

    “哈哈,张老弟,等会过来,咱哥俩好好喝几杯。我们有好一段时间没看到了,本少还真是有些想你,哈哈哈!”

    赵君儒与张横闲聊着,完全无视四周人惊讶的目光和表情。

    “是啊,是啊!张少,等会还允许我们好好敬你几杯。”

    杜明和丁浩庆这个时候也已来到了张横跟前,两人很是狗腿地点头哈腰着,与张横打起了哈哈。

    自从张横从诸几回来后,两人虽然并不清楚张横与美女总裁杨文竹在那儿做了什么,但是,他们明显感觉到,杨文竹对这位张少的重视更提升了一个档次。

    所以,他们现在对张横的态度更加的谦卑,在张横面前,姿态也放得更低,几乎有些馋媚了。

    “哈哈,杜总,丁总客气了。”

    张横微笑,与两人握了握手:“是在下敬两位才对。”

    “不敢,不敢,张少!”

    杜明和丁浩庆连称不敢,态度更加的卑微。

    “省府的领导来了,省府的领导来了。”

    几人正闲聊着,这个时候,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最右边那个区域里的人们,一个个哗啦啦全部站起了身,在汪海龙的带头下,列队迎到了门口。

    右边区域都是些政府部门的客人,不过,提前到来的自然都是县市一级的干部。

    当然,他们也都知道,今天会有省里的领导亲自过来庆祝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并为此剪彩。

    所以,这些地方官员都在等待着省府领导,以便有机会在领导们面前露个脸。

    此刻,听到外面的迎宾说是省领导来了,顿时一个个猴急起来,跑到了门口迎接。

    “省府的领导?”

    张横的目光也望向了门外。

    不过,一望之下,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有些异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