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众矢之的
    赵君儒和周庆国两位最重量级的贵宾到来,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也开始举行。

    当然,最初的剪彩仪式,稍微有了些变动。

    原本,汪海龙只安排了赵君儒和周庆国两人上台剪彩,但是,看到他们对张横这副态度,立刻又安排了一个位置。

    于是,上台剪彩的贵宾,就成了三个,多出了张横这位不速之客,这让所有的人都是心中暗自震惊,更是把张横这个今天在龙翔酒业百年庆典上,大出风头的年青人,给记在了心上。

    “张横,他就是张横!”

    听到主持人的介绍,冯之源眼眸陡地一凝,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

    甚至连她身后的少女,也不由微微蹙了蹙秀眉,美眸陡地望向了台上的张横。

    不错,张横这个名字,冯之源还真知道。

    因为,这段时间来,从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口中,他知道了一位叫张横的年青风水师,修改了他布置的一些风水格局。

    尤其是五洲大酒店中的剪刀局和包厢的洪炉格,就是被那个叫张横的年青风水师所修改的,却是让五洲的老总吴行舟对他赞叹不以。

    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竟然也叫张横,也是位风水师,而且还能得到金泰国际的君少以及省府的周秘书长如此的器重。

    那么,这个张横肯定就是当日修改了他冯之源风水布局的年青人了。

    听说有人修改自己布置的风水局,这段时间来,冯之源其实暗中一直在查寻张横这个人。

    只是,他所在的风水界,根本没有人听说过张横,他一时还真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家伙。

    此刻,知道台上的这个年青人,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张横,这如何不让冯之源心中震动?

    一念及此,冯之源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阴郁。

    要知道,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风水界也是如此。

    这种修改别人风水布局的行为,在风水师的圈子里,这是大忌。

    许多时候,就算是有的风水师看出了一个地方有风水的破败,但如果知道这个地方曾有别的风水师沾手过,却是绝不肯再出手了,以免无缘无故得罪同行。

    只有那些出初道的愣头青,或者是双方原本就有怨隙,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插手别的风水师布置的风水格局。

    此刻,冯之源知道了台上的张横就是曾修改过他布置的风水局,心中已是对张横充满了敌意。

    “哼!”

    另一桌上,望着台上正在剪彩的张横,宋三公子的眼眸里却是浮起了一抹怨恨的神色。

    本来,今天他应该是这群风水师圈子里最亮眼的人物。

    然而,就是因为有了那个叫张横的人出现,却让他黯然失色。

    更重要的是,刚才因为张横,他却是在人前大大地丢了个脸,这如何不让他把张横给暗自恨上了。

    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无比的热闹,剪彩仪式后,就是各种文艺表演,紧接着就是盛大的宴会。

    这次宴会并没有去其他酒店,就是在这总部的办公楼大会堂举行,来自各界的贵宾集聚一堂,人数不下千人,实在是鼎沸之极。

    幸好,龙翔酒业名下有好几家大酒店,他们早就把这些大酒店里的橱师都请了过来,也只有象他们这样有实力的大集团,才能举办如此隆重的盛会。

    酒足饭饱,已是下午两三点钟,龙翔给各方客人安排了各种节目。

    当然,邀请来的风水师们,却有一个特殊的项目,那就是参观龙翔酒业的园区。

    陪同的仍是汪经伦,他今天怀着一个特别的任务,那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把龙翔酒业酒窖出现的问题说出来,让这伙各地来的风水师给好好诊断一下。

    说实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龙翔酒业一直与江南冯家的关系不错,因此,以前所有的风水问题,都是由冯家解决,甚至这些年龙翔的扩展,各种厂房以及在外投资的项目,只要涉及到建筑的规划,也都是由冯家人着手。

    然而,这次龙翔酒业的酒窖出现问题,冯之源却并没有发现原因。

    再加上别墅里被人下了厌镇,冯之源竟然也没有看出来,这却是让汪家人对冯之源大大的失望。

    所以,才不得以另想办法。

    本来,他们应该找张横来看一下风水就行,但是,因为起初已请了北方的宋家,这却是让原本很简单的事,变得非常的复杂。

    风水界与其他行业不同,若是让两名风水师同时看风水,极易引起双方的不满,甚至可能最后把两边都得罪了。

    这可是汪家最不愿看到的事。

    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才会借着这百年庆典的机会,邀来了全国各地有名气的风水师。

    一方面是想聚集这么多风水界人士的力量,尽早把龙翔酒业的问题解决。

    另一方面,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也就避免了得罪张横或北方宋家以及南方冯家的尴尬。

    反正到时问题摆出来后,谁有能力解决,那就是谁的本事最大。

    可以说,为了这事,汪家父子也是费了很大的心思,已是把解决他们龙翔酒业的风水问题,弄成了一次各地风水师的盛大聚会。

    当然,在邀请这些风水师的时候,汪家也是或明或暗地透露了一些消息,那就是这次请他们来,也是想让他们看看龙翔酒业的风水问题。

    这些风水师都是混迹江湖的老油条,自然心中也都明白了龙翔的意思,这是龙翔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想请他们帮忙。

    所以,汪经伦带这伙风水师参观园区,各位风水师都是暗暗地留心上了,每个人都在细细地观察着四周,留意龙翔酒业的风水布局。

    张横也曾得到过汪经伦的提示,因此,也是一直在暗中观察龙翔酒业的地理环境。特别留意四周的建筑布局。

    不过,一路走来,并无发现什么明显的风水破败之处,这让张横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其他人也是如此,一个个脸色凝重,现出思索之色,显然,众人也并没有发现有异常的地方。

    “诸位,前面就是我们龙翔酒业藏酒地窖。”

    这个时候,众人走到了一片老厂房的门口,汪经伦大声地向众人介绍道:“这个藏酒地窖建成已有百多年,是我们龙翔酒业最老的藏酒地窖,我们龙翔酒业最好的百年黄酒,就都藏在这里。”

    汪经伦提高了声音,在百年这个字眼上,更是加重了语气。他这是在暗示在场的众人。

    要知道,在邀请这些风水师的时候,汪家人是或明或暗提示过他们的酒窖出了问题。

    这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已来到了出现问题的地方。

    果然,众人一听,脸色更见凝重。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眯,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古怪,直到此刻,他终于看到了一些端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