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慧心
    龙翔酒业的这个百年藏酒窖建在西依山的山脚下,是整个龙翔酒业如今属于最后面的一幢厂区,这里的建筑已显得有些斑驳,厂房也还都是一层楼的老式建筑,甚至都是青砖加石灰砌成。

    比起刚才那些水泥建筑的现代化楼房,确实是显得很是寒酸。

    老厂区的占地也并不广,也就十数亩左右,处在这角落里,很是有些荒凉的感觉。然而,望着这片老厂房,张横的心中却是咯噔一下,因为,他终于看出了这个地方一些不对劲的所在。

    整个龙翔酒业的上空,蒸腾着一团霞光,这是龙翔酒业的气运所凝聚。

    可是,在这片老厂区的上方,却是黯然一片。

    这样的情形,自然就是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就象是电视中所说的臭氧层被破坏的演示图一样,在整个上空出现了一片空洞。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心中又惊又疑:“照说,这老厂区也属于龙翔酒业的一部分,而且,因为里面有一个百年藏酒地窖,应该算是龙翔的一个重要部位。可是,为什么这里的气场会如此的黯淡?”

    不过,这也能说明一个问题,怪不得这地窖里的藏酒会出问题,显然,这个地方是果真有风水破败之处了。

    心中沉吟,张横那里还会迟疑,天巫之眼暗中开启,洞察起了四周的情况。

    洞察能力一启,视野里的情形更加的清晰,正如自己所感应到的那样,这片地方的上空,真的出现了一个气场的空洞。

    再看四周,并无什么特别的冲刑和冲煞。

    “嗯,看来只有到里面看了再说,说不定问题就在地窖下面。”

    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

    “少总,您来的正好,我们有个问题正要向您汇报。”

    这个时候,老厂房里出来了一大群人,正是这老厂区的管理人员,一个个显得神情很是焦急。

    “哦,什么事?”

    汪经伦皱了皱眉。

    “事情是这样的。”

    带头的是个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正是这老厂区的负责人汪水根,排起来还是汪海龙的堂兄弟。

    他一脸的愁容:“这几天,我们发现酒窖里的藏酒,竟然有变质的现象。但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原因。”

    汪水根说着,挥了挥手。

    立刻,他身后有人抬来了两坛酒,当着众人的面,把酒坛上的泥封打了开来。

    顿时,一股酸涩的气味,充塞了空气中,让许多人都不由皱了皱眉头。

    张横的目光更是微微一凝,他可以看到,打开的酒坛里,是一片混浊的酒水,显然,这酒确实是变质了。

    不仅如此,从酒坛上所写的字来看,这两坛酒正是五十年前生产的。

    这也就是说,这是两坛窖藏了五十年的陈酒。

    “啊呀,果然是变质了。”

    汪经伦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藏酒怎么会变质呢?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唉,我们已经调查好一段时间了,就是查不出原因啊!”

    汪水根愁眉苦脸地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几天在筹备百年大庆的事,我们早就汇报上来了。”

    汪水根和汪经伦一唱一和地说着,其实两人这是在演戏。

    龙翔酒窖出了问题,这是龙翔的高层早就知道的事。

    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演出这一场戏,当然就是为了把真实的情况给眼前的这些风水师看。

    并且,为了给冯家一个面子。

    不是吗?冯之源也是早就知道这情况,但他也是找不到原因。这才会有这一场各地风水师汇聚龙翔的盛会。

    但是,现在提出这问题,并好象是刚发生的一样,就完全避免了冯之源的尴尬,保全了他的脸面。

    果然,汪经伦微微沉吟,双手抱了个拳,向四周一拱:“诸位,我们的酒窖出了问题,藏在这里面的酒不知什么原因,竟然出现了变质,技术人员却找不到原因。也许,这是与风水有关,还请诸位鼎力相助,为我们龙翔解这燃眉之急。”

    “好说,好说,汪少,我们尽力而为。”

    四周的一众风水师们纷纷点头。

    大家其实都是心知肚明,这是在演戏。

    不过,面子是别人给的,花花轿子人抬人,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谁也不愿拆穿,都当成是现在才知道此事一样。

    于是,一众风水师们,各自忙碌开来,有的甚至还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罗盘等风水道具,对着四周测量了起来。

    只是,大多数人测定了半天,脸上仍是一副迷茫的神色,显然,这些人还真没看出这个地方有什么问题。

    “慧儿,有没有什么发现?”

    冯之源就站在张横不远处,他的身边仍跟着那位少女。

    这些年龙翔酒业的风水问题都是冯之源所经手,因此,他对这里的情况最是熟悉了。

    只是,这处酒窖出现问题后,冯之源亲自来过三四次,却一无所获,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不良的影响。

    此刻,他虽然也是目光在打量四周,但心思其实并不放在这儿,完全落在了他身边的少女身上。

    别人并不知道这位少女是谁,甚至与他相熟的那些风水界的朋友,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少女。

    但是,冯之源心中却非常清楚,自己这次带来的这个少女,虽然年纪青青,但她却是冯家后一辈中的新秀,名叫冯慧草,甚至在修为上,比他这位现任家主都高上一截。

    只不过,冯慧草一直都在冯家老祖宗的亲自培养下长大,从来没有外出过,更是没有与外面的人有过接触。

    所以,风水界的朋友并不知道她是谁。

    今天之所以带冯慧草来到龙翔,这也是无奈之举。

    龙翔酒业突然在百年庆典的时候,邀请全国各地的风水界朋友聚会,这自然是引起了冯之源的怀疑。

    他也立刻想到了这是汪家对自己的不满,想利用这个机会解决他们龙翔酒业的酒窖出事的原因。

    这也就是说,因为自己无法找到龙翔酒业酒窖的问题所在,汪家已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那么,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只怕自己的威信将会越来越弱。

    如果这次风水师聚会的时候,再不能一举发现问题,或是被别人抢先找到了原因,只怕江南冯家的数百年的金字招牌,都要被他砸在这里。

    为了能挽回冯家的面子,让冯家这块金字招牌矗立不倒,冯之源没有办法,只好请示家中的老祖宗,希望他能出山。

    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老祖宗没出来,却是把这些年一直在身边细心培养的冯慧草派了出来。

    因此,现在的冯之源,把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自己的这位家族新秀身上,希望她能发现自己没找到的问题。

    “伯父!这里确实是有问题。”

    冯慧草吸了吸可爱的琼鼻,一对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异彩,小声道:“慧儿感觉这里气脉缺失。”

    冯慧草是冯之源的侄女,是他第三个弟弟的女儿,因此称他为伯父。

    “哦,气脉缺失?”

    冯之源神情一凝,脸上现出了讶异之色,心中却是暗喜。

    冯慧草有所发现,这就是个好兆头,这至少说明了,自己这位侄女,果然在修为上比自己强,老祖宗这些年的精心培养,确实是没白费。

    “嗯,伯父。”

    冯慧草微微点头:“我的慧心诀感应到了这里的气场有异常,比四周淡薄了无数倍。”

    冯慧草年纪如此之青,却能得到冯家老祖宗的器重,自然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她的体质非常的特殊,是玄门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异姿质。

    她有一颗不同于寻常人的慧心。

    玄门中有言:天地蕴育一慧心,生就凡胎可通灵。若得兰质与其配,悟得大道何不能?

    意思是说,慧心这种特殊的体质,是天地蕴育的天才修练者,生下来就具有灵性,具有这样体质的人,只要机缘巧合,是能悟得大道,最终成为天之娇子。

    冯慧草正是独具慧心的女子,这才会被冯家老祖宗所看重。

    此刻,她的慧心就是感应到了四周气场的不同寻常。

    “哦,那就好!”

    听冯慧草如此说,冯之源心中大定,目光不由望向了张横和另一边的宋长风。

    自己这边已然有所发现,那么,只要其他人说不出所以然来,这次,他们冯家就将独占鳌头,又会在这么多风水界的同行面前,大大地露脸。

    然而,目光望向张横,却见他一脸淡然的模样,似乎是胸有成竹。

    冯之源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小子也已有了发现?”

    正心中惊疑不定,这个时候,那边的宋三公子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各位,不知你们可有什么发现?”

    冯之源心头一震,那里还顾得上张横,立刻目光望向了宋长风。

    不仅是他,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震,不由自主地全部把目光聚集向了宋三公子。

    “哦,这位宋家三公子难道也看出了点端倪?”

    张横目光微微一凝。

    但是,下一刻,他的神情却是陡然一肃:“不对,他身边的老头有问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