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灵奴
    不错,张横确实是发觉宋三公子身边的那个老头有些异常。

    宋三公子这次带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头,天生异相,长的就象是一只老乌龟。

    另两个是二十岁上下的少女,这三人就如同是他的奴仆一样,他走到那儿,他们就紧随其后。

    然而,此刻那个形如龟公的老头,身上却是出现了异相。

    他全身竟然闪起了淡淡的光芒,与此同时,他手中端着的一个黄布包裹的东西,也闪起了一层暗芒。

    刹那,空间微漾,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振荡开来,陡地弥漫了四周。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此时此刻,这老头儿与他手中的那团东西,似是合为了一体,竟然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势。

    要知道,这老头在张横先前的观察中,只不过力量在一品初阶,是位刚入门的玄门之士。

    但是,此刻这老头散发出的气势,竟然不输于自己,甚至让自己都有一种感到压迫的感觉。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惊讶。

    “好个宋家,竟然培养了灵奴。”

    刹那的愣怔,张横心头陡地一震,脸色也猛然变得古怪无比:“这老头是灵奴,果然是北方宋家,果然大手笔!”

    灵奴是天巫传承中对某一类人的特殊称呼,其意思是:某些具有灵性的法器之奴仆。

    法器越是高阶,就越具有灵性,象张横的伏以神尺,就已是具有相当的灵性。

    不过,一些风水师,为了增强所用法器的灵性,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就会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寻找来专门使用这件法器的奴仆。

    这种用特殊方法给法器配置的奴仆就是灵奴。

    培养一名灵奴是非常困难的,不但要此人与法器契合,而且,要从小就用他的鲜血来滋养法器,以便与法器之间建立特殊的联系,从而达到人与法器的和协统一。

    当然,为了让灵奴对法器的使用更具有威力,主人会用各种奇药灵品滋补灵奴,并强化他们的体质,让他们也跨入玄门之士的境界。

    只不过,做为了灵奴,一生以法器为伍,相当于成为了一个活死人,对于本身来说,是无比残忍的。

    一旦法器受损,灵奴也会遭殃,许多灵奴的命运可以说是绝对的悲惨。

    张横还真想不到,宋三公子身边的这个老头,竟然就是位灵奴。

    从他身上散发的光芒,与手中所捧的那黄布笼罩的盒子里的东西,散发的光芒溶为一体,张横就可以判断出来,那盒子里放的肯定是一件风水法器。

    而这老头能不打开盒子,就可以与这里面的东西溶为一体,就足以说明,他就是这盒子里法器的灵奴。

    “怪不得这老头儿会长得象老乌龟。”

    看来,他手中所捧的那件法器,应该与龟有关。

    张横心中有些难以喻意。

    灵奴长期与法器为伍,自然受法器的影响非常大,因此,样貌等会被法器的力量异化,长成某种怪模样。

    从那老头儿长相似个龟公的情形来看,张横已判断出他手中所捧的法器与龟有关。

    张横猜的确实是不错,宋长风身边的这个老头,就是他所携带一件法器的灵奴。

    这次宋家受到南方龙翔酒业的邀请,自然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要知道,南冯北宋,这两大世家这么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彼此都想证明,自己比对方强。

    只是,这么多年来,两家各处一方,宋家在北方势力发展无比庞大,而冯家在南方却也是根深蒂固,要想说谁能压过对方,还真难以争个高下。

    但两家谁也没有放弃过,都想把自己的势力打入对方的地域。

    这回,龙翔邀请北方宋家,宋家自然不会轻视。所以派出了家族中年青一辈最杰出的宋三少。

    一方面也是让年青人出来历练历练。另一方面,更是要展示宋家的力量。

    为此,宋家也没有掉以轻心,把宋家的一件镇族法器让宋三公子带了出来。

    这样,就算宋长风修为上稍显不足,但有了这件法器之助,即使是遇到辣手的问题,也有解决的办法。

    为此,家族中还把这件法器的灵奴一起派给了他。

    刚才,正是宋长风所带的灵奴,利用法器的力量,探察到了此地的一些异常之处。

    宋长风那里会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开口出声,以表示他发现了问题。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宋长风,许多人脸上露出了敬服之色,尤其是同是来自北方的一些风水师,顿时啧啧赞叹起来:“宋三公子果然非我辈可比,我等还是西里糊涂,宋三公子就已发现了问题,佩服,佩服啊!”

    “哈哈,各位谬赞了!”

    宋长风脸上的倨傲神色更浓:“在下也只是发现了一点端倪,但还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

    “嗯!老朽的侄女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个时候,冯之源轻咳一声,接上了话题:“这次老朽带侄女慧草出来,也是来见识一下,所以,这次的事,老朽就当个观众,一切全由我侄女负责。”

    “哈哈,全当是小辈们玩个游戏,长个见识。”

    被宋长风抢先说出了发现问题,冯之源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过,他毕竟是混迹了多年的老油条,立刻脸不改色地推出了他侄女冯慧草,暗暗地将了宋长风一军。

    甚至把这次龙翔酒业的风水问题,说成了小辈们玩游戏,长见识的一个活动,并表明他并不插手。

    这完全是把宋长风当成了小辈,不把他当成同一级数的对手看。

    “是吗?”

    宋长风眼眸一眯,心中已是愤怒之极。

    原本,他抢得头筹,第一个说出了这里有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宋家与冯家的暗中较劲,在这一回合上,是他宋长风胜了一筹。

    那知,这一点点优势,却被冯之源这只老狐狸,一句小辈间的游戏,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给化解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暗恼之极?

    但是,此刻面对这么多各地的同行,宋长风还真不好翻脸,因为他毕竟还没有找到龙翔酒业的问题根源,只是发现了点端倪。

    所以,心中暗自生气,也只能把这股气往屁股后面的洞眼出。

    宋长风冷哼一声,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哈哈,果然不愧是南冯北宋,想不到两家的少年俊杰就都是如此的厉害。”

    汪经伦自然看出了此刻双方已是有些剑拔弩张地铆上了,但这本来就是他们营造的,所以,他也假装没看到,反尔心中暗喜。

    对于汪家来说,这次最主要的目的,那就是找出龙翔酒业酒窖所出的问题,至于冯家与宋家怎么样,这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中。

    现在,一直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的问题,总算有了点眉目,汪经伦心中确实是暗自高兴。

    心中想着,汪经伦目光望向了张横,他还是想知道张横有什么发现。

    见汪经伦问询的目光望来,张横点了点头:“嗯,在下也发现了一点端倪,不过,正如宋三公子所说,现在还没看出问题的根本,看来,汪少,我们得进酒窖里去看看。”

    张横自然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藏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好好,那就请各位进内吧!”

    汪经伦大喜。

    他还是比较信任张横,既然他也有所发现,那么,这次自家的问题,相信应该可以解决了。

    “哦,张先生也有所发现啊!”

    正生着闷气的宋长风陡地眼眸一眯,目光望向了张横,神情中却是露出了挑衅的味道:“要不,我们来比一比,看谁能找到问题的根源,看谁先找到原因?”

    宋长风一直在寻找机会,准备好好地整一整这个让他无比不爽的张横,此刻终于抓住了话头。

    “是吗?”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

    “怎么,张先生不敢?”

    宋长风脸现不屑。

    “哈哈,既然宋三公子说了,恭敬不如从命!”

    张横本不愿与这位宋三公子对着干,甚至也没有打算要在这么多人面前,与冯家和宋家抢风头,只想暗暗看看这里的风水,全当成是一次学习的机会。

    但是,宋长风如此的逼人,他要是再退缩,那就真要被人给看扁了。

    所以,张横也就不再退让,答应了宋长风的比试。

    场中一众人神情怪异,一个个望望宋长风,又望望张横,最后目光都落在了冯之源身边的那个少女身上。

    问题似乎已明朗化了,刚才冯之源的话,本就已显示了冯家与宋家两个晚辈要比一比。

    现在,宋长风向张横挑衅,双方又立下了比试之约。

    这也就是说,现在龙翔酒业酒窖风水的事,已是成为了这三方的一个比试考题。

    当下,一众人鱼贯向老厂房走去。而那些没发现问题的风水师们,心中都已充满了好奇,南冯北宋两家,再加上那个年青的张横,他们到底看出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龙翔酒业的酒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还有,这三人谁能最终解决这里的风水破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