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葫芦局
    老厂房的酒窖建在地下,向下挖了三米多的深度,二十几级台阶蜿蜒向下,入口处是一个圆形的大门,足足有四米宽。

    一行风水师在汪经伦以及酒厂几名管理人员的陪同下,向酒窖走去。众人自行分成了三个群体。

    走在最前面的是宋长风以及北方来的一些风水师,之后就是冯之源和冯慧草以及南方这边的风水师。

    队伍最后的人最少,只有两个,一个是张横,另一个就是古巅。

    自从刚才见识了张横的人脉后,古巅意识到了眼前的年青人有着深厚的背景,所以决定跟着张横了。甚至很殷情地帮张横提着背包,心甘情愿地当起了他的跟班。

    这样一个中年大叔给自己提包,张横还真是感觉不好意思。

    不过,拗不过古巅的执意跟随,张横也只有随他。

    走入地下的藏酒窖,一股森寒的凉气迎面扑来,仿佛温度一下子降低了十几度,纵然外面是炎炎的夏日,在这地下室里,仍然感觉到一种透体冰凉的感觉。

    许多年纪稍大的风水师,不禁都缩了缩身子,感觉这里的凉气有些受不了。

    不过,对于张横来说,这点凉意当然是完全不在意。

    举目四望,下面是一个有三四百平米的巨大空间,看起来象是个圆形,地面是水泥地,但水泥地上挖了一个个坑,每个坑里,都埋着一酒坛,一半埋入地下,一半露在上面。

    一眼望去,数百平米的空间,满满的就是这样的酒坛。而一股黄酒特有的香气,也弥漫在这片空间。

    “诸位,这里就是我们老厂区的酒窖。”

    汪经伦和几名酒厂的管理人员相互交流了一下,这才清了清嗓子道:“这地下酒窖一共分成两部分,这是前面的部分,藏的是五十年以上的酒。后面还有比这里更大一半左右的一个地窖,藏的是上百年的存酒。”

    “只是,这段时间来,这外面部分的藏酒中,突然出现了点问题。”

    汪经伦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可是,我们技术部的人员经过了仔细的检察,却并没有发现原因。所以,这次趁诸位风水界的朋友来参加我们的百年大典,正好让大家为我们把把脉。”

    汪经伦的说话很有技巧,并不是说是因为有问题才请这些风水师,而是因为时机巧合,这才请他们过来看看。

    虽然意思是同样的意思,但却已是巧妙地避开了让原本为他们服务的冯家之尴尬,这也算是保全了冯家的脸面。

    一众风水师静静地听着,却没有人回应汪经伦的话。

    大家已分头在这地下的酒窖中走动起来,用手中各自的罗盘等风水道具,对四周进行了测定。

    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皱了起来,他已走到了这个地下酒窖的里面部分。

    果然,如同汪经伦所说的那样,里面部分的酒窖面积比外面大一半左右,也呈现一个圆形。

    而且,里面部分的藏酒更多,气温似乎也更比外面冷,有一股透体的冰寒。

    “好一个葫芦局!”

    张横心中暗自咕噜了一句,“看来,当年为龙翔老厂房建这酒窖的人,也是位真正的高人。”

    不错,龙翔的地下酒窖,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风水局,而且名字就叫葫芦局。

    它入口处是个圆形的大门,正是葫芦局的葫芦口,前半部分圆形的藏酒窖,无疑就是葫芦的前半截。

    后面稍大的圆形藏酒窖,正是葫芦的底部。

    天巫传承有言:天造地设一葫芦,小小嘴儿大大肚,老君用它装丹药,天地灵气任吞吐。

    意思是说,葫芦是天地间很奇特的一种造型,它蕴含了大道至理,传说中的太上老君也用它来装仙丹,因为它具有吞吐天地灵气,聚气纳元的作用。

    这足见葫芦在风水局中的妙处。

    事实上,葫芦一直是玄门诸家最常用的法器,无论是一些仙家的传说,还是神佛道家的故事中,都可见到葫芦形的宝贝。

    太上老君用来装药的葫芦就不说了,八仙中的铁拐李的随身法宝就是一只葫芦,其他老寿星等,也都会在拐杖上挂个葫芦。

    甚至平时我们看到的古装剧里,那些郎中医生,也都用葫芦来装药。

    这都是因为葫芦具有聚气纳元的作用,一般药物放在其中,不容易变质的原因所在。

    当然,在阴阳风水中,葫芦的应用更广。

    一般不仅是葫芦形的风水道具可以镇煞驱邪,而且就算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葫芦,只要挖空了里面的肉汁,经过晾晒后,就可以直接做为风水道具使用。

    一旦有受冲煞的门户,在门口挂个葫芦,就可以避煞。

    若是风水被克,或气运被堵,放置一个葫芦也可以补充气运,弥缺补漏。

    身体虚弱的人,在身上挂个玉质或铜制的小葫芦挂件,就可以吸纳元气,驱除病气,补充气运,从而收到避邪驱煞之效。

    这足见葫芦在阴阳风水中的应用之广。

    龙翔酒业老厂房的藏酒窖,就是建成了一个风水局中的葫芦局。

    然而,望着眼前的这个葫芦局,张横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照说,这酒窖有这个葫芦已局聚气纳元,绝不可能出现气脉缺失的情形。

    可是,从外面看到的情形,自己明明是看到了这里气运薄弱。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葫芦局竟然会失效?

    更重要的是:龙翔酒业百年来,这处藏酒地窖的运行一向正常,为什么近段时间,就会让它出问题,从而让这里的藏酒受影响?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一个老大的疑问浮上了心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那一个地方疏忽了吗?

    张横确实是有些看不透了。因为,在这地底下,他确实是再次感受到这里的气运无比的淡薄。

    不仅是他,不远处的冯之源和冯慧草,也是低低地交流着,脸上现出了狐疑之色。

    显然,他们也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迷惑了,遇到了与张横同样的问题。

    宋长风的情况也是如此,虽然有灵奴的帮助,但他似乎也没找到原因。这从他倨傲的神情中,现出的一缕焦虑神色,就可以看出点端倪。

    否则,以他那张扬的性格,要是有一点蛛丝马迹,就要大声宣布发现新大陆了。

    “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好好的一个葫芦局,怎么就会失效呢?”

    众人的心头都浮上了这样一个疑问,不断地问着自己,脸上也都现出了迷惑不解的神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