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局部和整体
    “哇,太岁,竟然是一只太岁!”

    旁边再次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这些风水师中,有见识不凡的,也立刻认出了那团东西是什么,却是个个震惊不以。

    “竟然是太岁!”

    冯之源和冯慧草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这东西应该没有可以把这个葫芦局的气场全部吸收的力量吧?”

    “哼,一只太岁而以。”

    宋长风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区区太岁,绝不可能把此地的灵气全部吞噬,这里的风水问题,不是由它引起的。”

    不错,看到了那团东西是太岁,冯之源和宋长风心中都松了口气。

    太岁虽然神奇,但是,它毕竟是灵物中比较低阶的存在,最多只能算是灵药,甚至还排不到灵物的犯筹。

    这也就是说,仅仅一只太岁,根本不可能影响到此地葫芦局的气场。

    果然,当张横用伏以尺把那只太岁从酒坛中捞出来,装入一只木盒中后,冯慧草和宋长风脸上的神情更加的轻松了。

    冯慧草的慧心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取走了这只太岁,虽然四周的灵气稍微有所凝聚,但仍然没有充盈的程度。

    宋长风的那位灵奴,也用法器感应到了四周气场的变化并不巨大。

    这更是印证了他们的想法。

    “并不是这只太岁造成的风水气场改变!”

    张横此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神情不禁一肃。

    在天巫之眼的洞察感知中,收了这只太岁后,上空的那个灵气空洞,依然存在,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变化。

    这立刻让张横意识到,此地气脉缺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只太岁偷偷吸取了这里的灵气。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那儿呢?”

    张横心里咯噔了一下,一道灵光陡然闪过,脸色也刹那变得有些古怪:“难道?”

    张横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张少,是它的原因吗?”

    汪经伦有些迫不急待,凑近了张横,低声问道。

    “不是,这只能说是个意外。”

    张横微微摇头:“虽然这只太岁也吸取这里的灵气,但是,它的力量比较弱,所以,并不是造成此地风水局破败的原因。”

    “啊,那问题出在哪儿?”

    汪经伦有些失望,却也更加的焦急。

    “如果问题不在这酒窖本身,那么,只能从整个龙翔的气场来寻找原因了。”

    张横沉吟了一下,做出了回答。

    在这酒窖里,能想到的各个方面都已想到了,因此,现在也只有这个可能,那就是龙翔酒业整体的布局有问题。

    “整个龙翔的气场?”

    汪经伦满脸的讶异:“难道我们龙翔的风水不对?”

    说着他眼角瞄向了冯之源。

    貌似龙翔这些年的风水,都是冯之源所着手布置,要是真有问题,岂不是说冯之源出了差错。

    “不是的!”

    张横摇头:“汪少,我们这么多人,刚才游览了整个厂区,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风水破败之处。”

    “呃!”

    汪经伦这回是更加的西里糊涂了。

    “汪少,没有破败之处,并不代表整体的和协。”

    张横笑道:“我们刚才看的都是局部,局部没有问题,但整体就不一定了。”

    “这就象是人的五官,有的女人眼睛鼻子嘴等长的都很漂亮,分开来看,绝对的美女。”

    张横解释道:“可是,要是凑到一张脸上,却未必就是完美。这就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

    “更确切地说,一台机器,所有的零件都是合格的,但是,组装起来的时候,如果一些技术参数不对,整台机器仍是无法正常运转。”

    张横继续道:“所以,从刚才的情形来看,龙翔酒业厂区内,每一个局部的风水布置,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地方偏偏存在着破败,那么,我们只能说,在整体的布局上,肯定有什么遗漏,这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张横所说,其实已涉及到了风水阵。

    要知道,局部的布置,就是一个个风水局。

    而一个个风水局整合起来,就形成一个风水阵。

    风水阵自然比风水局复杂无数倍,甚至也是只有达到了二品的境界后,才能参悟其中的奥妙。

    龙翔酒业每一个局部的风水局并无问题,但组合而凝成的风水阵,却未必就是完美。

    这是张横刚刚想到的,这也幸亏是他如今修为已达到了真巫二品的初阶,否则,他还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现在,却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了。

    能突然想到这种可能,也是受了古巅刚才那个故事的提醒。

    既然这个葫芦局本身没问题,那么,就是有外界因素影响了这里的气脉,这才会导至这里的气脉缺失。

    有外来灵物隐藏其中是一种可能,整体的风水阵有欠缺也是一种可能。

    此刻,第一种可能已被证实,并不是外来灵物偷偷吞噬了这里的气脉,因此,张横现在可以断定,此处风水的破败,只能出在龙翔酒业整体的风水阵上。

    “哦!”

    汪经伦似懂非懂,不过,他也不深究这个深奥的风水问题,于是向四周拱了拱手:“那还得麻烦诸位了。”

    “哼!小子,算你还有点见识。”

    宋长风冷哼了一声,对张横抢了他的风头很是不爽。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横所说的话有道理。

    他也不想与旁人多罗嗦,手一挥,带着他的灵奴和两名少女,举步向外走去。

    冯之源与冯慧草交换了一下眼色,见冯慧草点了点头,他便也没再说话,朝着门外而去。

    冯之源虽然身为冯家的现任家主,但是,他的修为其实仍处于一品的顶峰,这是他姿质所限,这一生能不能突破到二品,也是个未知数。

    事实上,象张横这样,短短的时间内,能从最初的一品初阶,达到二品,这在整个玄门都是异数。

    这也只能说他机缘巧合,如果不是在杨家祖坟上,引地脉龙气入体,他要想突破到二品,只怕没个十几数十年,还真不可能。

    当然,引地脉龙气入体,他也是经历了一翻生死的危机,若是让他再来一次,只怕他还真没这个胆量。

    一切都只能说是造化。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机缘的还真不止张横一人,冯家的冯慧草虽然年纪比张横还青,但是,她因为天生慧心,又得冯家老祖宗从小粗心培养,年纪青青,却也已达到了二品的初阶。

    所以,冯之源无法领悟的风水阵,她却可以有所参悟。

    这次,冯之源有她在身边,却也是有恃无恐。

    一行人鱼贯从地下的酒窖走了出来,那些风水师仍是分成了几个阵营,北方的风水师仍然跟着宋长风。

    南方的风水师们,自然跟着冯之源。

    他们虽然无法领悟风水阵的奥妙,接下来的事他们确实是只能看热闹。

    但是,能看到南方冯家和北方宋家人的出手,仍是让这些人感觉无比的兴奋。

    只是,风水界也是有着明显的阵营,尤其是南北之间有着很强的地域性,他们却也只能跟着本身的阵营,却无法去观摩另一方的手段。

    至于张横,也仍是只有古巅跟在身后。

    要弄清整个龙翔酒业的风水阵布置,那就得登上高处,这样才可以一揽全局。

    因此,接下来这三伙人,都各自寻找至高点,以便对龙翔酒业的全局做出判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