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血祭
    空间被两**器封锁,张横倍感压力。

    不过,微微沉,吟,张横的脸上露出了坚裔的神色。

    即使不是为了与冯家和宋家争高下,他也是不会放过这样一次探察风水阵的机会。更何况,现在是冯家和宋家有意为难,张横岂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犹豫,手指轰然一点:“化形!”

    嗡!

    空间微漾,星光暴逸,伏以神尺陡然剧震,一条由星光凝成的朦胧蛇形,骤然现出形来。

    伏以神尺做为一件高阶的法器,它也具有化形的能力,它所凝成的正是一条蛇的影像。

    轰!

    怪蛇现形,曲扭摆舞,向着下方直冲而去,张横这是要强行冲破封锁,探察下面的风水阵。

    轰隆隆!

    空间剧震,地面的玄武和空中的金龙浑身一震,猛然感受到了这不速之客的到来。

    刷!

    金龙那对金色的眼眸,陡地凝注到了怪蛇身上。

    与此同时,下面玄武那黑黝黝的眼瞳里,也暴射出了两柱寒芒,死死地盯住了怪蛇。

    怪蛇却那里会理它们,身形陡地一曲一扭,轰然膨胀起来。

    要探察下面的风水阵,那就必须以思感笼罩整个区域,所以,化形后的怪蛇,其实就是溶合了张横的思感。

    他已失去了先机,自然不会再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只想快点把自己的思感漫延开去,以总揽全局,窥探这片区域内风水阵的奥妙。

    “哼!”

    十八层办公楼的楼顶,宋长风陡地发出了一声冷哼,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

    在两名少女和灵奴的帮助下,他操纵天元龟,意欲破解下面的风水阵,以探察到其中的问题。

    只是,冯家的冯慧草,以金龙天机盘的力量,在同一时间发动,却与他形成了对峙。

    双方立刻形成了僵持,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那知,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一位不速之客闯入,这顿时让宋长风又惊又怒。

    他原本还以为,张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不会有威力强大的风水道具。即使是刚才见识过张横手中的玄玉伏以尺,他也不以为这把伏以尺可以抗衡自家的天元龟。

    因此,这次探察,他完全没把张横当对手。

    然而,此刻张横的思感竟然冲破了天元龟和金龙天机盘的封锁,闯入里面,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又惊又疑?

    “小子,想来分一瓢羹,本少偏不让你如意!”

    宋长风的眼眸里陡地暴起了一抹阴冷的怨毒神色:“去死吧!”

    张横今天在大会上抢了他的风头,让他早已对张横怀恨在心。

    现在,竟然又来搅混水,宋长风已是心生怨毒。

    “血祭!”

    宋长风陡地轻叱一声,手中印诀急舞,一连串复杂而扭涩的印诀,打入了悬浮在面前的天元龟上。

    并没有结束!

    旁边一直端坐不动的灵奴,也陡地睁开了眼来,他猛地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就喷向了天元龟。

    刹那,天元龟血芒暴盛,嗡嗡嗡震鸣不以,一股无比庞大的威压轰然暴涨,如潮汹涌。

    “啊!”

    四周正观看宋长风的那些北方风水师,一个个惊呼连连,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他们并不清楚,宋长风这是要干什么。

    但是,看他竟然让灵奴喷出一口精血,加持天元龟的力量,显然情况似是有了什么变化。

    这让一众人都是又惊又疑。

    只是,他们却那里知道,此时此刻的宋长风,已是起了杀心,他暗中对张横动了手。

    血祭正是天元龟的一项秘法,以灵奴之精血,祭祀法器,可以让它的威力在刹那间暴涨数倍。

    果然,在空间,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出现了。

    嚎呜!

    天元龟所化的那头玄武的虚影,陡然昂首咆哮,全身血芒极耀,冲着飞腾而来的那条怪蛇,猛地一口就咬了过去。

    “啊!”

    正在楼顶上的张横,浑身剧震,脸色刹那惨白一片。

    玄武咬住怪蛇,看似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但是,怪蛇中溶入了张横的思感,这相当于是说,宋长风在这一刻,对张横的神魂发动了一次猛烈的攻击。

    张横毕竟还是缺少经验,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所以,措不及防之下,顿时神魂遭到了一次重击。

    此时此刻,张横只觉脑海嗡然作响,仿佛是万千雷霆在意识中炸开,几乎要让他刹那昏觉过去。

    幸好,他得到正气歌内蕴含的浩然正气滋养,不仅是巫力真元得到了粹炼,而且连神魂也得到了锻锤,意志中更是溶入了一丝先天浩然正气,变得无比的坚韧。

    否则,就是这一下的神魂重击,足以让他心灵受创,甚至刹那走火入魔。

    “好恶毒的家伙!”

    张横眼眸暴缩,心中愤怒之极。

    他怎么也没想到,堂堂的北方宋家三公子,竟然会如此的卑鄙无耻,在彼此进行探察风水阵的时候,会做出偷袭的举动。

    甚至看他这一次出手,决意是有要自己性命的想法。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惊怒交加?

    但是,一招失先,他此刻却已是完全落入了挨打的局面。

    空中,那条怪蛇的虚影一口被玄武咬住,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幻,已是再也无法保持形状,随时都有炸散的可能。

    脑海中,轰轰轰的撞击连连传来,却正是玄武发出的一**攻击,直接冲撞在了张横的神魂上,似是要把他的神魂碾碎。

    “小子,去死,看你能坚持几下!”

    宋长风自然也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天空中的情形,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嘿嘿,敢跟我宋三公子作对,今天就让你知道,死是怎么写,哈哈哈!”

    心中想着,宋长风手印急舞,旁边的灵奴又是一口精血喷到了天元龟上。

    不仅如此,正跳跃着那怪异献祭舞蹈的两名少女,身形越转越快,口中吟唱的扭涩腔调,刹那变得尖锐而急促,仿佛是处于了一种极度的亢奋中。

    轰轰轰!

    空间振荡,黑气暴逸,玄武的身形急剧地膨胀,而怪蛇的身形却是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幻。

    嚎呜!

    终于,玄武巨口怒张,森森的牙齿似乎都已有了实质,再次猛地一口狂吞,要把怪蛇直接吞噬。

    “啊!”

    张横的嘴角已流出了鲜血,脸色惨白如纸,身形都不禁摇晃起来。

    他现在已完全无法操控手中的伏以神尺,神魂更是几欲炸裂。

    伏以神尺的力量本就及不上天元龟,又是遭到突然袭击,张横现在已处于生死的边缘。

    如果无法再脱离天元龟的攻击,只怕他的神魂真的会被吞噬。

    到时,就算不死,也会象当日的马萍儿一样,变成植物人昏睡不醒,而且,绝无醒来的可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