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异变
    脑海中轰轰如雷振荡,意识中传来一阵阵迷糊,眼看张横的心神就要崩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意识的深处,那头一直蜇伏的天巫图腾兽,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陡地全身闪起了耀眼的光芒。

    嗡!

    下一刻,天巫图腾兽猛然睁开了眼来,两柱金光轰然射向了天空。

    轰隆隆!

    一阵阵沉闷的雷声骤然响起,天空振荡,大地轰鸣,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轰然弥漫。

    “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宋长风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骇神色。

    不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意识中更是出现了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

    只见,天空中那条几乎要飘散的怪蛇身影,陡然金光大作,一股极度可怕的气息,轰地从怪蛇体内爆开。

    刹那,怪蛇的身体象是吹汽球一样轰轰轰地膨胀起来,原本已虚无缥缈的身影,在这一刻竟然急剧地凝实,仿佛已有了实质。

    嚎呜!

    玄武发出了一声惊恐的怪叫,似乎是要逃走。

    但是,一切都迟了。

    嘶嘶嘶!

    怪蛇曲扭摆舞,头上卟地一声,长出了一根独角,腹下两侧,也皮肉绽开,长出了四爪,整条怪蛇的身形,此刻却如同是龙蟒一样,竟然有了角和爪,一股直让人胆战心寒的威压,直迫而来,陡地笼罩住了玄武龟。

    呜呜呜!

    玄武龟发生出了一阵悲呜,那个蛇颈脑袋,顿时缩到了龟壳里,一下子成了缩头乌龟。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生出了独角和怒爪的怪蛇,飞扑而来,挥起巨爪,就狠狠地拍向了玄武龟。

    轰!

    天地振动,空间翻转,玄武龟如同是一座崩塌的小山,轰隆隆地被一爪拍入了地底。

    “啊!”

    正在十八层楼楼顶的宋长风,浑身剧震,哇地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都摇晃着几欲瘫倒。

    “哇!”

    旁边端坐的灵奴,更是不堪,鲜血狂彪,全身的毛细血孔中都激射出了血箭,刹那间染红了衣衫。身形却在下一刻轰然一歪,倒在了地上。

    “阿!”

    两名正在劲舞的少女,身形大乱,那里还能再继续跳下去,缓缓地瘫软倒地。

    “啊呀,我的妈,这是怎么了?”

    四周围观的一众北方风水师,顿时个个大惊失色,人人骇然。

    谁也想不到,宋三公子竟然会突然出事。

    “阿,这,这,这是什么?”

    西依山的山顶上,冯慧草娇躯剧震,俏脸上也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刚才,她自然也感应到了张横思感的探入,并旁观了宋长风与张横操纵各自的法器缠斗的情形。

    不过,她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做了个壁上观。

    她与张横并无恩怨,因此,也就不想趁人之危,在这个时候在旁搞鬼,只是冷眼旁观。

    本来,她也以为,这次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肯定要遭殃,在措不及防下被宋长风偷袭,不死也得重伤。

    那知,此刻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变化,确实也是把她给震憾了。

    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那条原本已即将消散的怪蛇,竟然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发生了异变,刹那间化为了似龙如蟒的怪物,并一下子把玄武龟击得落花流水。

    “难道,难道?”

    刹那的震惊,冯慧草猛然反应了过来,俏脸却已是骇然变色:“难道那个叫张横的人,身上还隐藏着一件极其可怕的法器?否则,怎么会出现如此的景象?”

    一念及此,冯慧草的心头震憾无比:“那么,这个叫张横的年青人,他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拥有一件比宋家传家法器天元龟更厉害的法器?莫非……”

    一时间,冯慧草震惊在了当场,一个难以莫名的念头,猛地浮上了心头。

    “天巫图腾兽,竟然是天巫图腾兽苏醒了!”

    此时此刻,张横却也是震惊莫名。

    就在意识中天巫图腾兽出现异相的时候,张横的心神也猛然清醒了过来。

    下一刻,一股澎湃的力量,轰然从天巫图腾兽中倾泄而出,瞬息间流转全身。

    嗤嗤嗤!

    如同是一股暖流,刹那在身体的百骸间流过,让张横几欲虚脱的身体,得到了滋润,受创的神魂,更仿佛是沐浴在春天的阳光里,暖洋洋的舒坦。

    只是一会儿功夫,神魂的创伤在那股神秘力量的滋养下,已恢复了过来。

    与此同时,张横感应到了伏以尺的变化。

    只见,得到天巫图腾兽那股力量的凝注,伏以神尺再次化形。

    只不过,这次化出的怪蛇,竟然是如龙似蟒,不仅长有独角,而且腹生四爪。

    “这不是天巫图腾兽的影像吗?”

    张横又惊又疑。

    天巫图腾兽自那次溶入自己的意识后,一直以一种朦胧的影像存在,但是,张横却仍是依稀可以看出它的模样,正是这如蟒似龙的怪异形态。

    只是,张横做梦都没有想到,就在自己陷入生死危机的时候,天巫图腾兽竟然会化形,与伏以神尺溶为一体。

    此刻,更是一击击溃了那只玄武,重创了宋长风。

    “看来,天巫图腾兽果然隐藏着秘密,它极有可能也是一件极其强大的风水法器。”

    张横的心中一震,猛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意外地触动天巫图腾兽,让张横在刹那间反败为胜,这让他心中激动莫名。

    不过,此刻他也无遐考虑这些,因为,意识中那条怪蟒,已轰然膨胀,刹那间笼罩住了下面数百亩方圆的区域。

    嗡!

    脑海中一震,一幕幕奇异的影像传来,却是整个龙翔酒业园区内所有的建筑细节,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全部印入了张横的意识里。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细细地观察着意识中出现的影像,张横的神情变得难以喻癔的兴奋,眼眸里都闪起了炽烈的光芒。

    因为,这一刻,他终于清晰地洞察了下面龙翔酒业整个园区的情形,也看到了这里所布置的风水阵的奥秘。

    “炉灶局,好巧妙的炉灶局!”

    张横喃喃着,眼眸里一片晶亮:“聚宝盆之格,蒸笼局之形,其实却原来暗含一个炉灶局的阵势,果然是大手笔,果然是巧妙之极。”

    龙翔酒业整个园区,从表面看来,它处于一个平底锅的地势中,形如聚宝盆,这是它地理本身所具备的格局。

    四周建筑所形成了蒸笼局,这是刚才张横从四面的方位中判断出来的。

    但是,在此刻奇异的状态下,张横却是洞察到了暗中隐藏的风水阵的奥妙,它是一个极其玄妙的风水阵势,炉灶局!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