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炉灶局
    对于炉灶,也许现在住在城市里的年青人并不怎么熟悉,因为,现在大多使用的是媒汽灶。

    但是,对于曾经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对炉灶却是最熟悉不过了。

    炉灶是指用柴或稻草烧火的土灶,多用砖石砌起,上面有一个灶台,可以放置锅,用以烧饭。

    下面有灶堂,就是用以烧柴和稻草的地方。

    与灶堂相连的就是一根烟囱。

    整个龙翔园区就暗藏了一个炉灶局的风水阵。

    众所周知,黄酒是米酒,它的工艺中有一道是蒸米,就是把糯米蒸熟后发酵,所以,黄酒也叫发酵酒。

    因此,整个龙翔酒业,有一个专门的蒸煮车间,日夜不停地在蒸煮糯米,用以酿酒。

    这个蒸煮车间,正是这个炉灶局中的灶堂。

    中心的厂区以及四周的建筑,却形成了灶台以及灶台上的蒸笼。

    而那根烟囱,正是正北方的西依山。

    自然山水与建筑相互溶合,形成了一个巧妙的炉灶局,有此炉灶,龙翔酒业,自然是蒸蒸日上,想不发达也不行啊!

    探察到龙翔酒业隐藏的炉灶局风水阵,张横的心中确实是无比的兴奋,这也是他第一次能如此清晰地感应别人布置下的风水阵。这比单一的风水局,自然是不可比拟,让张横感受到了风水阵精妙无比的内在。

    不过,他今天的目的不仅是要探察这里的风水阵,更重要的是寻找出这个风水阵中的破败。

    要弄清楚这个风水阵到底那里出现了纰漏,自然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探寻这风水阵的气脉。只要明白它气脉何处出现了断续,那么,就说明这个地方有问题。

    要知道,风水阵是一个整体,就相当于是人体内的血脉。人的血脉要是那里阻塞了,自然是要出现病变。

    风水阵也是如此,气脉要是不通了,这处风水阵的某个地方,就会出现问题。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心念已完全沉浸在了意识那幅奇异的影像中,细细地探察起了其中的气脉。

    “原来在这里!”

    陡地,张横的眼眸暴亮,脸上也现出了欣喜的神色。

    他终于找到了这处风水阵的问题在那里。

    “阿!”

    西依山的山顶上,冯慧草此刻却是额角见汗,俏脸疲惫之极。

    终于,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中金龙天机盘的操作。

    “慧儿,怎么了?”

    冯之源一直有些紧张地望着她,此刻见她神情黯然,不由心中一惊,连忙关切地问道。

    “大伯父,慧儿失败了!”

    冯慧草满脸的愧疚:“慧儿没有把这风水阵探察清楚。”

    “啊,这怎么可能?”

    冯之源一惊,脸现惊疑之色。

    要知道,这次他之所以带冯慧草来,就是因为冯慧草是这数十年来,冯家最杰出的天材。不仅本身拥有百年难得一见的慧心,而且,姿质更是上佳。

    年纪轻轻,修为已突破到了二品,比他这个现任家主都高上一筹。

    正是因为冯慧草拥有慧心,冯家的镇族之宝金龙天机盘,在她的手中才能真正发挥出力量。

    有金龙天机盘之助,以她的力量,龙翔酒业的风水阵自然是可以一揽无遗。

    事实上,龙翔酒业的风水阵,本来就是他们冯家几代人所布,这些年来,龙翔酒业扩展,冯之源也是按先人留下的布置在规划龙翔。

    只是,这次龙翔酒业酒窖出现问题,他因为修为的原故,确实是无法找到原因。

    带冯慧草过来,就是想利用金龙天机盘,诊断风水阵何处出现了纰漏,以至酒窖内的葫芦局失效。

    那知,现在她竟然说无法探察到,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冯之源又惊又奇?

    “大伯父,刚才出现了一些状况。”

    冯慧草也不敢隐瞒,当下把宋长风与张横之间暗中较量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个叫张横之人,突然间力量暴涨,一下子反败为胜,击溃了宋长风。而且,它那件法器凝成的威压,完全笼罩住了下面的区域,阻碍了金龙天机盘的探察,这才让慧儿无法进行。”

    “这怎么可能?”

    冯之源脸色骤变,他立刻意识到了冯慧草话中所说的含意。

    一件可以击败宋家天元龟,甚至连他们冯家的金龙天机盘也受其影响的法器,这样的存在,岂是非同小可。

    难道?

    冯之源脸色骤变,他也猛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风水道具,难道他的背后,也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否则,他怎么可能有这样厉害的法器。”

    四周的一众围观的风水师们,却是面面相觑,神情怪异之极。

    冯家两人的对话,用的是秘法,只有他们两人自己可以听到。

    但是,众人却看到了冯之源脸色的变化,更是看到了冯慧草神情的疲惫。

    众人的心里都是咯噔一下,难道这次冯家人没有探察出原因?

    一时间,人人神情古怪,个个脸色异样,却是谁也不敢多问。

    “擦!”

    十八层楼的楼顶上,宋长风终于缓过了气来,他连忙从旁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玉制的药瓶,从里面倒出几粒药丸,张口吞了下去。

    又转身给身边的灵奴以及那两名少女吞服了两粒。

    好一会儿,两名少女和灵奴都站了起来,精神似乎有所恢复,只是满脸的惨白,样子都象是重病了一场似的。

    刚才天元龟遭到重击,连同他们这些人,全部遭到了反噬。其中灵奴的伤势最重,直到现在,他仍萎糜无比,人也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

    四周一众北方的风水师们,却个个脸色沉重。

    他们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从宋三公子的情况来看,他貌似是受了伤。

    探察一个风水阵,竟然会突然受创,这些老江湖立刻都意识到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只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却是谁也不敢出口相问,一时间,气氛无比的压抑。

    “张少,你没事吧?”

    另一边,见到张横睁开眼来,旁边的古巅忙不迭地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刚才他一直就在张横旁边,看到张横突然嘴角流血,脸如白纸,他立刻意识到张横是出了问题。

    只是,刚才张横正在操控手中的伏以神尺,他确实是不敢打扰,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此刻,见张横停止了动作,这才敢过来相问。

    “嗯,我没事!”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神情却是变得凌厉起来:“不过,想来那位宋三公子应该是有事了。”

    “啊!”

    古巅一惊,却已似是明白了什么,脸色不由变得无比的怪异。

    “走吧!”

    张横挥了挥手:“现在可以去交差了,我已知道了这里风水为何出现破败的原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