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地脉之气
    “谢谢诸位,大家辛苦了。”

    办公大楼一楼的一个小厅里,所有的风水师再次聚集到了一起,汪经伦和几名龙翔酒业的管理人员,笑脸相迎,把这些人全部迎入了里面。

    厅堂里早就摆上了茶果点心,几名漂亮的服务员殷情地招待着大家。

    只是,进来的众人脸色一个个都非常的凝重,整个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张横和古巅是最后两个到达这里的人,目光扫视四周,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小子!”

    坐在角落里正喝茶休息的宋长风,一看到张横进来,神情陡地一寒,眼眸里顿时射出了怨毒的神色。

    本想暗算张横,却在最后莫名其妙地遭到反噬。宋长风此刻却仍是不知反悔,反尔把张横更加给恨上了。

    现在,他也完全没有了刚来时的意气风发,受到反噬的力量,他身上已受了内伤。

    因此,在灵奴和两名少女的陪同下,他现在显得很低调,捡了个角落坐在那儿,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张扬。

    “嘿嘿,看来这家伙伤的不轻!”

    目光扫过宋长风那张惨无人色的脸,再看看他身边那个灵奴萎糜的神情,张横心中冷笑:“跟哥们斗,管你是三少还是大少,小爷照奏不误。”

    与宋长风的梁子算是结上了,张横自然也不会畏惧,对这家伙的卑鄙,张横算是领教过了。

    “他来了!”

    另一边,冯慧草和冯之源互望一眼,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异样,望向张横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难以喻意的东西。

    经历了刚才的事,让两人意识到张横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幸好,刚才冯慧草并没有趁人之危,在张横被宋长风偷袭的时候落井下石,否则,此刻两人也就要结仇了。

    张横自然也感受到了冯慧草和冯之源两人望向自己的怪异目光,他却是微微一笑,算是与他们打了个招呼。

    对冯慧草的感觉,张横还算是良好,至少,这少女在刚才并没有联同宋长风对付自己,这也是给双方留下了余地。

    “诸位辛苦了。”

    这个时候,汪经伦再次向四周众人做了个拱手揖:“各位大师,刚才想必已对我们龙翔进行了堪舆,不知是否查出了结果?”

    汪经伦此话一出,场中原本还有些闹哄哄的风水师们,顿时都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却都望向了宋长风以及冯之源和张横他们。

    最后的堪舆,其实真正参与的就只这三家,所以,现在大家倒还真有些期待,看到底是谁察出了龙翔酒业的问题,而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

    然而,望望这三家,却是没一个人说话。

    此时此刻,宋长风一脸的阴郁,冯之源神情凝重,倒是那边的张横,脸色平静,毫无表情。

    “冯先生,不知我们龙翔的情况怎么样?”

    场中出现了冷场,汪经伦没办法,只好指名了。

    他转向了冯之源,先问起了这位冯家的家主。

    在场三方中,他算是年纪最大,汪经伦先问他,自然也是表示尊重。

    那知,冯之源却是哈哈一笑:“刚才老朽就说过了,今天是年青人的事,老朽我不参与意见。”

    冯之源不愧是老狐狸,他刚才就从侄女冯慧草那儿知道,她根本没能探察出问题的根源。

    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愿第一个发表意见。

    因此,用一个倚老卖老的理由,先把球踢了开去,他倒是要先听听宋长风和张横的说法。

    说着,他目光望向了宋长风,一副非常大度的样子:“嗯,宋三公子,不知你是否看出了点什么?”

    他已从冯慧草口中得知,刚才宋长风遭到了打击,而且,看这位宋家三公子的模样,显然是身受重创。

    在这样的情况下,估计这家伙肯定是没能得到什么结果。

    所以,他这一举动,看似是大度,要把第一个发表意见的机会让给宋长风,以示他这位前辈的风度。

    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存心想看这位宋家三公子出丑。

    “哼!”

    宋长风那里能不明白冯之源这只老狐狸的想法,但是,对方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如果要想推辞,却也是失了气势。

    “本公子自然是探察到了龙翔的问题。”

    宋长风脸上现出了一抹倨傲的神色。

    虽然刚才的探察一无所获,但是,宋三公子却绝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

    由此,在刚才回来的时候,他心中也早就想好了对策。

    “哦,那还请宋三公子明说。”

    汪经伦眼眸一亮,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四周的一众风水师们,也是个个脸现惊疑,神情中却都多了一抹期待。

    他们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还以为宋长风是真的知道了龙翔出现问题的根源。

    所以,一众人也是想知道最终的原因和结果。

    “以本少的探察,龙翔那个酒窖,之所以会气脉缺失,其实原因很简单。”

    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宋长风很是满意,他又找回了被人瞩目的那种感觉:“据本少探察,那片地窖所在的地方,本身地脉之气已经耗尽。”

    “啊,地脉之气已经耗尽?”

    汪经伦和一众龙翔的管理人员一怔,脸上露出了讶异的神色:“请宋三公子详细说来,这地脉之气耗尽是什么意思?”

    四周的风水师们也是一个个脸现狐疑,许多人还真是有些弄不清宋长风这话的意思。

    “所谓的地脉之气耗尽,其实就是说,那片地已是一片死地。”

    宋长风也不买关子,沉着脸道:“那个酒窖已建了有百年之久,这百年里,一直向里面的藏酒输送着地脉灵气。嘿嘿,试想一下,就算那里的地脉之气是一个气井,但也总有被用完的时候。”

    “现在,那片地的地脉之气就是被消耗完了。”

    宋长风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所以,那里才会气脉缺失,成为了一片死地。”

    “啊!原来如此!”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许多风水师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不少人还向宋长风投去了赞赏的目光,感觉这位宋三公子所说的话很是有道理。

    “啊,这怎么办,地脉之气耗尽,这可怎么办?”

    汪经伦却是脸色骤变,被宋长风这话给震住了。

    如果那个藏酒窖的地脉之气果然如宋长风所说的那样,已经消耗完了,那岂不是说,那个酒窖今后就不能用了吗?

    问题在于:藏在那里的那些数十年以及百多年的藏酒,该如何办?

    要知道,龙翔酒业的藏酒地窖,那是当年冯家先辈化无数心血,这才布置了风水局的地方,这才能让藏酒在那里窖藏百年而不变质,并且酒质更见纯厚。

    象这样的藏酒地窖,并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建起来,即使是以龙翔现在的实力,也就仅此一处,要想再建一个,这并不是有钱就行。

    那不仅需要有一块上好的风水宝地,更要有大师级的风水师为之布置风水局,这绝不是随便说说就行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