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发难
    “啊,宋三公子,那我们该怎么办?”

    刹那的震惊,汪经伦总算回过了神来,连忙向宋长风问道。

    “没有办法,只有另选一个地方,重新建造一个藏酒窖。”

    宋长风神情凝重:“而且,我刚才探察了四周,也选了一处风水极佳之地,可以做为你们龙翔今后藏酒的酒窖。”

    不待汪经伦问话,宋长风顾自说了下去:“你们龙翔酒业的后面,那座西依山地气旺盛。以本少的看法,你们可以在这山的山腹内开出一片山洞,做为藏酒的地窖。按本少的看法,在那里建酒窖,可以数百年内不会有地脉之气被耗尽之忧。”

    宋长风说的头头是道,他就是要先声夺人,把这地脉之气被耗尽的观念,让人先入为主地接受。

    然而,他这话一出,汪经伦的脸却已是成了苦瓜。

    宋长风说的很象是一回事,似乎还给龙翔酒业指出了今后的解决办法。

    但是,汪经伦心中却只有苦笑的份,因为,宋长风的这个另选酒窖地址的方法,根本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或者是说,远水救不了近火。

    不是吗?酒窖出了问题,酒窖中珍藏数十年乃至百年的酒正在变质,每一坛酒的变质,都是巨大的损失。

    如果按宋长风的说法,另选地址建一个酒窖,这自然是要时间。更不要说是在西依山的山腹中挖洞,这没个一年半载的,根本别想完成。

    估计等新的酒窖建成,只怕藏在那里的酒也全部变质了。

    这个损失,龙翔酒业如何能承受得起?

    因此,宋长风所说的话,完全跟放屁一样,根本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

    心中想着,汪经伦满脸的苦涩,但他却也不能失了礼数,向宋长风拱了拱手:“多谢宋三公子,这个建议我们会考虑。”

    “汪少不必客气,这本来就是本少应该做的。”

    宋长风故做潇洒地摆了摆手,神情却是陡地一凝,目光阴冷地望向了张横:“嘿嘿,张先生,不知阁下的意见如何?”

    宋长风把矛头指向了张横。

    刚才被张横反击,身受重创,他已是对张横恨之入骨。

    不过,那事还真摆不上台面,所以,他只能暗恨在心中。

    此刻,却是要借探讨龙翔酒窖问题的事,再次向张横发难。

    在他的想象中,刚才虽然最后被暗创的是他。但是,在最初的时候,他偷袭成功,那时的张横也是受到了重创。

    那么,在那样的情形下,张横必然也是无法真正探察到龙翔酒业的问题。

    原本,他还担心着冯家,会坐收渔人之利。因为自己与张横的暗中斗法,从而让冯家得了便宜,轻而易举地探察到龙翔的问题根源所在。

    但是,看刚才冯之源推脱的模样,他心中已是恍然。

    想必冯家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也没能探察到问题出在那儿。

    否则,以冯之源的性格,岂会失去第一个发表意见的机会。

    这也就是说,刚才参与堪舆的三家,估计都没有探查到问题的根本。

    这让宋长风心中松了口气。所以,他刚才才敢大言不惭地随便找个理由,说是什么地脉之气耗尽。

    反正在大家都没能搞清问题的情况下,他说的话还真没有人能反驳和置疑。

    现在,他却是要将张横一军,看张横如何回答。

    如果张横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在这么多人面前,张横他丢脸是丢定了。

    这就是宋长风此刻向张横发难的原因。

    刷!

    一听宋长风的话,场中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聚集到了张横的脸上。

    许多人都已意识到了宋长风的意图,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大家都想看看,这位今天抢尽风头的年青人,他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张少,您的意见呢?”

    汪经伦迫切的目光望向了张横,神情中满是期待。

    他也看出来了,今天的情形貌似并不理想。

    冯之源最初的推脱,已是说明冯家心里没底。

    而宋长风虽然说看出了问题的根本,但所说的办法却完全不靠谱。

    所以,现在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横身上。

    说实话,他还是比较信任张横,期待着这位张少能真的帮忙解决龙翔现在的实际问题。

    “嗯,本少确实是看出了问题出在那儿。”

    张横微微一笑,目光扫视了四周一眼:“不过,本少所探察到的情况,却与宋三公子所说的不一样。”

    “啊,不一样?”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人神情不由尽皆一震,望向张横的眼神也都变得怪异起来。

    张横的话,无疑是在向宋长风叫板了。

    “哼!不一样?”

    宋长风冷哼一声,脸色变得阴沉无比:“那请张先生说来听听。”

    “刚才宋三公子说,龙翔酒业的藏酒地窖地脉之气耗尽,那里已是一片死地。所以才会气脉断绝。”

    张横不紧不慢地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但是,本少却完全不这样认为,那片地方原本就设有一个葫芦局,诸位想必都知道,葫芦局具有纳元聚气之能,就算那里地脉之气早就消耗完了,有葫芦局在,也能让那里的藏酒吸纳灵气,从而保持品质。”

    “你说的倒是轻巧,如果照你这么说,那地方既然有葫芦局存在,为什么还会气脉断绝呢?”

    宋长风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哈哈,为什么会气脉断绝,这就是我们要探察的原因。”

    张横不屑地冷笑:“按本少探察的结果,之所以那个地方的葫芦局失效,是因为整个龙翔酒业整体的风水阵,某个支节出了问题。只要修正这个支节上的差错,就能让这地窖马上恢复原先的作用。”

    “啊!是整体的风水阵某个支节出了问题?”

    四周的一众风水师顿时议论纷纷,一个个神情异样。

    他们现在自然也都看出来了,貌似宋家三公子与这位张先生是铆上了,两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那么,这到底谁说的是正确?

    以他们的见识,一时还真分不清谁说的更有道理。好象两人说的都有一定的依据。

    一时间,众人望望宋长风,又看看张横,却是有些不知所以。

    “嘿嘿,张先生,看你说的似乎很是有把握的样子。”

    宋长风脸色阴沉的可怕,但他却那里能在这个时候退让,不由冷笑一声:“那你如何证明你所说的是正确的?”

    “如果你不能证明,那就说明你这是在哗众取宠,是胡说八道。”

    宋长风的声音陡地变得阴厉起来,语气中也充满了嘲讽。

    他提出了要张横证明给大家看的要求,却是存心要为难张横,想让张横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