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玩把戏
    宋长风提出了要张横证明的要求。

    说实话,这完全是个无理的要求。

    要知道,风水本就是非常玄奇的事,甚至有些虚无缥缈。如果只是从地形建筑外表等来说,还可以从形意上分析风水的格局。

    但是,要想证明这一风水格局是否有效,那就得说到其中蕴含的气脉。而这却是普通人摸不着,看不到,也无法捉摸的存在。

    要想证明给别人看,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

    事实上,宋长风他自己所说的地脉之气耗尽,就是完全不能证明给别人看的事。

    可是,他却让张横证明给他看,这不是故意刁难又是什么?

    陡地,场中的气氛猛地变得无比的怪异,所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把目光全部聚集到了宋三公子和张横脸上。

    现在,谁都可以看出来,这位宋三公子是要想张横在人前出丑,是故意在为难他。

    “要证明吗?”

    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如果本少证明给你看了,那怎么说?”

    “哈哈,如果张先生能证明给大家看,那就说明本少刚才的判断是错误的,本少自然是甘拜下风。”

    宋长风冷笑,神情中猛地现出了一抹怨毒:“如果你不能证明,那自然就只能说你是胡说八道,从今后,你就别说自己是什么风水师,我们风水界也容不下你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

    宋长风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这是想让张横面子扫地,从此后在风水界最也混不下去。

    “好!那本少就证明给你看。”

    然而,张横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冷声说道。

    “哈哈,好,那就看张先生如何证明了。”

    宋长风眼眸里露出了一抹阴厉之色:“诸位,下面就看这位张先生如何证明给大家看,哈哈哈!”

    宋长风是根本不信,张横还能把虚无缥缈的气脉证明给大家看。

    四周一片骚动,所有风水师的脸上也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是异样。

    他们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答应宋长风的要求。

    那么,他到底能用什么方法,来证明给大家看呢?

    冯之原与冯慧草互望一眼,脸上也满是狐疑之色。

    两人也是想不出来,张横能有什么手段,可以证明那摸不着,看不见的气脉。

    “张少,你……”

    古巅却是有些为张横着急,不禁拉了拉张横,似是想让他改变主意。

    不过,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却已被张横摆手阻止。

    “汪少,不知你这里可有龙翔酒业的建筑模型?”

    张横转向了汪经伦。

    “哦,建筑模型吗?”

    汪经伦一怔,不明白张横的意图。不过,微一沉吟,他还是回答道:“这个倒有,只是在顶楼的一个展览室里。”

    以龙翔酒业如此的规模,要想统一做出规划,自然会有规划图,并先做出建筑模型,以看效果。

    因此,集团中留有建筑模刑,这并不算是西奇的事。

    “那好,我们就去看看那个建筑模型。”

    张横也不迟疑,大手一挥,首先走出了出去。

    “哦!”

    汪经伦一怔,但见张横已走了出去,却也只好跟了出来。

    屋里所有的风水师一阵骚动,却那里还会迟疑,连忙鱼贯着都跟了上去。

    虽然在大家的心里,都不怎么相信,张横可以证明给他们看。

    但张横既然有主意,他们却还是愿意当面见证一下。

    不一会儿,包括宋长风和冯之源在内,数十人都来到了顶楼的一间展览室,那里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正有一个巨型的龙翔酒业园区的建筑模型。

    模型的建筑按五百比一的尺寸,每一个细节都做的惟妙惟肖,把整个园区的所有房屋和设施浓缩在了这个沙盘里。

    张横也不客气,走到了沙盘前,细细地观察起来。

    见沙盘中的模型与自己刚才所探察到的整体布局完全类似,他也不由暗暗点了点头。

    微微沉吟,张横一探手,从口袋里摸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百元的大钞。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的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见他竟然拿出几张钞票,大家的脸上不禁都显出了狐疑之色,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张横也不解释,手一挥,把那几张钞票丢到了沙盘上。

    “呃,这是要干什么?”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小声低咕道。

    但是,没有人能回答他,谁也不清楚张横这样做的原因。

    张横自然也没有向他们解释的意思,手又是一挥。

    顿时,一阵风刮起,丢在沙盘里的几张钞票在沙盘中飘动起来。

    只是,张横用手搅动形成的风并不能持续,那几张飘舞的钞票,很快就又静止了下来。

    “诸位,大家看到了吧?”

    张横终于开了口:“这几张钞票,是只有在四周有风的情况下才能动起来。”

    “嗯,确实是这样!”

    有人符合,却是立刻催促道:“张先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证明给大家看吧。”

    “是啊,是啊!都快要吃晚饭了,我们弄了一下午,现在都饿着肚子呢!”

    也有人不满地道。

    那人的这话却是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哄堂大笑。

    不过,那人说的确实也是实话,经这一折腾,时间已快到六点多钟了,确实也是该到吃晚饭的时候,下面厅堂里也早已备下了酒宴。

    现在,所有人却等在这里,看张横所谓的证明,这还真让许多人有些不耐烦。

    “哈哈,诸位稍安勿燥。”

    张横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大家马上就能看到。”

    说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四周,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花盆,他信步走了过去,把那个花盆端了过来。

    “呃!”

    四周惊愕声响成一片,感觉张横的举动越来越怪异了,很是有种要被他耍的感觉。

    但是,张横却仍是毫不在意别人的惊诧,端着那只花盆,再次回到了沙盘边,然后顺手把这个花盆放到了沙盘上。

    “这是?”

    人们更加的狐疑,也更看不透张横的举动,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然而,下一刻,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却发生了。

    只见,张横把那只花盆放到沙盘上后,伸出手来,再次在沙盘的上方挥动起来。

    嗡!

    空间微漾,一阵风随着他的手势刹那形成,放在沙盘里的那几张钞票飘动了起来。

    这个情形刚才大家都看到过,这并无西奇之处。

    但是,让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随着张横手离开沙盘,照说那阵风应该马上会消失,飘动的钞票也会静止下来。

    但是,情况偏偏不是如此,随着张横停止挥手的动作,沙盘里的钞票仍是不停地飘动,久久不息。

    此时此刻的情形确实是有些诡异,仿佛空间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不断地挥动,以至于这沙盘里形成了一股持续的风,这才能让那几张钞票飘动不止。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幕不可思议情形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震惊莫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