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风水中的气场
    “这是?”

    冯之源和冯慧草两人互望一眼,脸上现出了沉思的神色,续尔,两人的眼眸陡地一亮,似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顿时,两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变得更加的莫名起来。

    “呃,张少,这是?”

    汪经伦傻眼了,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嘴都张成了蛤蟆,满脸惊奇地问道。

    但是,还没等张横回答,一边的宋长风却是嘿嘿冷笑起来:“我说张先生,你搞什么鬼,难道你想表演魔术吗?”

    “哈哈,魔术?”

    张横满脸的不屑:“我说宋三公子,难道你连这都看不出来吗?我真怀疑你们宋家的长辈是怎么教你风水的,哈哈哈!”

    “你!”

    被张横如此抢白,宋长风的脸都气得发紫,鼻子都几乎要歪了:“小子,你给我说清楚。”

    “诸位!”

    张横却那里还会理他,目光望向了四周:“其实,这就是风水局的气场。”

    说着,他顺手又把刚才放到沙盘上的那只花盆拿了下来。

    顿时,原本正在飘飞的钞票,刹那静止,沙盘中的那阵风也消失了。

    当张横再次把花盆放到原先的位置,又用手一挥。

    刚才出现过的情形又重现,钞票如同跳舞一样,又继续飘舞起来。

    “啊,是这只花盆,难道是这只花盆的原故?”

    这下,就算是傻瓜,也看出其中的奥妙了。

    只是,众人还是无法弄明白,怎么摆上一个花盆,就能让这沙盘里产生持续的风呢?

    “张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汪经伦实在是忍不住了,再次问道。

    “汪少,这就是你们龙翔酒业风水阵出现的问题所在。”

    张横微微沉吟:“这个沙盘浓缩了整个龙翔的建筑,虽然因为只是模型,并不具备实际的地脉地气,但是,它具有龙翔酒业风水阵的形和意,因此,它也具备了风水阵的气场。”

    “龙翔酒业的风水阵,之所以酒窖所在的地方,出现了气脉缺失,甚至是气脉断绝,就是因为整个风水阵在这处地方,出现了气脉泄漏。”

    张横手指指向了刚才放花盆的地方,那里,正是一片空地。

    如果按照实际的位置,应该是在西依山的山脚边,也正是老厂区那个酒窖附近。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里应该原先有一个土堆。”

    张横指着那片空地道:“你们是不是在最近扩建的时候,把这个土堆给铲平了。”

    “啊,难道就是因为铲平了那个土堆,这才使藏酒的地窖出了问题吗?”

    汪经伦浑身剧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骇神色。

    不错,张横猜的确实就是事实。

    沙盘上现在的那片空地,确实以前就是一个土堆。

    而且,这个土堆,是以前龙翔酒业在进行对面前的小鉴湖进行清淤时,从湖中挖起来的泥土堆积而成。

    只是,这次为了拓展空间,也是为了给以后的发展留下足够的场地,才会把这个土堆清理干净。

    然而,汪经伦做梦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因为清除了那个土堆,却让龙翔酒业最重要的藏酒酒窖出了严重的问题。

    “是的,汪少,龙翔酒业的问题就出在这里。”

    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这就是风水阵的奥妙所在。”

    张横并没有解释原因,但是,事实上,他心中已是非常的清楚。

    在刚才利用伏以神尺的探察中,他已了然了整个龙翔酒业风水阵的布置。

    龙翔酒业暗藏一个炉灶局的风水阵。这片原先的土堆,正处于炉灶的灶堂部位。

    烧过柴火炉灶的人都知道,要是灶堂里破了一个洞,那么,炉灶烧起来就非常的费时费力,用正常情况下的几倍柴火稻草,也会烧不熟一锅饭,甚至烧出来的饭会是半生不熟的阴阳饭。

    炉灶局的风水阵也是如此,当这一处地方泄漏了地脉之气后,虽然不会破坏整个风水阵,但是,局部的地方却已是出现了问题。

    这就是酒窖葫芦局失效的原因所在。

    当然,张横之所以最初的时候,不是来看这模型,而是一定要实地进行探察,这是因为,模型虽然具有形和意,但并没有地脉地气。

    所以,根本无法从模型中探察出究竟。

    不过,模型毕竟是具有形和意,却能在它上面演绎出风水阵的气场。

    这正是张横可以用它证明给大家看的原因。

    那个土堆被铲平后,这个风水阵出现了泄漏,张横现在用一只花盆替代那个土堆,在模型上,补足了这处风水阵的缺点,让整个风水阵变得完美。

    所以,风水阵的气场才能持续运转,在这沙盘里产生持续的风,从而让钞票飘舞起来。

    一边向汪经伦解释着,张横的目光冷冷地望向了宋长风:“宋三公子,你现在看到了吧?”

    “是本少说的正确,还是你那个什么地脉之气消耗完了的说法正确?”

    张横毫不客气地责问道。

    “呃!”

    宋长风身形一震,一张脸却已是涨得血红一片。

    就算是他脸皮最厚,此刻面对如铁的事实,也是无法狡辩,一时间羞得无地自容。

    四周发出了一片嘘嘘声,许多南方的风水师不由自主地满脸都是嘲笑的意味。

    而那些北方的风水师们,却是一个个脸现羞愧之色。

    宋长风做为宋家此次的代表,其实也是北方风水师们的领头羊。

    此刻,他脸面扫地,所有北方的风水师也是感觉脸上无光。

    “张少,真有你的,我老古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古巅现在已是对张横崇拜得不得了,神情更是兴奋之极。

    堂堂的北方宋家三公子,宋家如今年青一辈中最杰出的天才人物,竟然就这么败在了张横手中,他感觉自己这回所认识的这位张少,那才是真正的高人。

    而认识了张少,他今后也算是找到了一个靠山。

    袁世泰,缪凌霄以及清风大师和觉明道长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一样了。

    见识了张横的手段,他们如今是不佩服也不行。

    一个敢与北方宋家叫板的年青人,已是他们必须仰望的存在。

    冯之源和冯慧草的脸色也变得很是异样,张横巧妙地利用模型沙盘,演绎出风水阵的奥妙,这让他们也对张横刮目相看。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异样,所有人望着张横,或敬畏,或仇恨,或是难以莫名。

    现在,谁也不敢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青人有丝毫的小觑。

    “呃,张少,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刹那的愣怔,汪经伦总算回过了神来:“是不是我们要把那个土堆重新填回原来的地方,这样就可以恢复我们酒窖的功能了?”

    汪经伦迫不急待地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