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武名
    当日张横得到黄精珠,元富康自然是不甘心,当晚就派出了人手,想从张横那里夺取这珍贵的灵药。

    只可惜,派去的彪哥等人被张横痛奏了一顿,夺药之事自然也就泡了汤。

    但是,元富康那肯就这么善罢甘休,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曾派出了不少人去张横的那处群居楼,想找张横算帐。

    只不过,张横当天晚上就回乡下去了,元富康的人扑了几次空,还以为他搬了家。

    人海茫茫,他们也一时找不到张横,所以,这事也就只能作罢。

    然而,今天强仔竟然在药材市场,再次看到了张横,他顿时惊喜不以。

    不是吗?若是把这消息告诉给老板元富康,他强仔岂不是大功一件。

    更何况,当日强仔也参与了对付张横,却被他一掌拍的吐血,强仔也是记恨在心里。

    此刻,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一个电话打给了元富康,把这消息告诉了他。

    “什么,那小子竟然还敢来市场。”

    元富康一张肥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好哇,今天一定要让那家伙把东西给我吐出来。”

    说着,他立刻拿起了电话,准备招集人手,对付张横。

    此刻,张横正优哉游哉地走到停车场,刚想去开自己的那辆陆虎。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十几个壮汉从后面围了上来。

    “小子,今天总算找到你了。”

    一声厉喝响起,十几人已把张横围在了中间。

    “是你们!”

    张横回过头来,不由眉毛陡地一挑。

    他也立刻认出了围住自己的人是谁,领头的正是那天晚上的彪哥,这家伙那个大光头实在是太显眼了。

    “嘿嘿,小子,上次让你逃过一劫,今天如果不乖乖地把东西给我吐出来,那就别怪我彪哥不留情。”

    彪哥冷笑,神情中满是凶狠。

    上次小看了张横,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只带了两名手下和强仔,却是吃了个亏。

    这回,彪哥可是有备而来,不仅带来了十几名手下,而且还请来了一位高手。

    彪哥曾拜过一家武馆的教练做师父,在这一带非常有名,人称鬼影腿魁叔,练的是北派少林武功,腿上功夫十分了得,据说一脚可以踹断一根木桩。

    不过,魁叔有一个儿子,名叫武名,更是练武的天材,从小被魁叔精心培养,现在年纪不过二十多岁,武功却已比魁叔都不差多少,尤其是魁叔的腿上功夫,他已得到了真传。

    去年的全国武术锦标赛上,魁叔的这位少爷,就夺得了金牌,年纪轻轻,在武术界已是颇有名气。

    因此,上回吃了亏,这次却是把这位金牌师弟给搬来了。

    “就是这小子?”

    武名是个看起来很潇洒的年青人,一脸的倨傲,穿着一身的名牌,样子确实是有几分风流倜傥的模样。

    他斜眼瞄了一下张横,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你是那个门派的?”

    武名的脸色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他从张横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凛然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他从所未曾感受过的,这让他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他自然不知道,张横身上散发的这股气息,正是来自正气歌中的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浩然澎湃,确实是对人会造成一种无形的压迫。

    “本少无门无派,有什么道,你尽管使来。”

    张横冷笑,却那里会跟他们多废话。

    “好,小子,你够嚣张。”

    听对方说无门无派,武名心中一松,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猛地一挥手。

    “上!”

    那十几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们手中每人都拿着根棒球棍,顿时一拥而上,向着张横冲了过来。

    “来得好!”

    张横冷笑,体内巫力真元运转,不退反进,迎着这十几人奔了过去。

    下一刻,惨号迭起,悲呼连天。

    “你!”

    武名的眼眸陡然暴缩,身形都不由微微一震。

    张横表现出来的武力值,确实是把他吓了一跳。

    冲向张横的那十几个人,每个人几乎都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击倒。

    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十几人惨号着就成了滚地葫芦。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暗惊?

    不过,现在已到了骑虎难下的时候,他被彪哥请来,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小子,找死!”

    武名怒吼一声,身形轰然跃起,双腿飞弹,人如陀螺,狂旋怒转,朝着张横怒踹了过去。

    这正是他的绝技鬼影七绝,可以在刹那间踢出七腿,在以往的经历中,可以说是无往不利,败在这一招之下的人,不知凡几。

    今天,他感觉到了眼前年青人确实是有些不凡,所以,一上来就施展了这一绝招。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

    轰轰轰!

    张横不避不让,迎着飞踹而来的武名,右手猛然一挥。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脱臼声响起,紧接着是一声闷哼,武名整个人象是一段烂木桩一样,轰地被抛了起来,直撞了出去。

    “啊!”

    彪哥一直没有动手,此刻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色煞白。

    不错,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比惊骇的情形。

    只见,武名此刻已摔倒在了十几米外,双手抱着右腿,闷哼不以。

    再看他的那条腿,已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角度,完全脱了臼,而且,脱臼的位置怪异无比。

    可以一脚踹断一根木桩的腿,竟然在一个照面间,被对方给打得脱臼,甚至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这如何不让彪哥骇然。

    仅仅一段时间不见,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已比当日他对付时,不知厉害了多少倍。

    彪哥的心中一阵发寒,脸色已变得难看无比。

    “就这点本领,也来找本少的麻烦?”

    张横目光扫过躺满一地的众人,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最后凝注到了彪哥身上:“回去告诉你家元富康元老板,如果不服,想找麻烦,本少随时奉陪。”

    “呃!”

    彪哥浑身一颤,竟然不敢与张横那凛然的目光对视,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

    说完这话,张横也不停留,打开了旁边陆虎的车门,车屁股里喷出一团尾气,刹那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小子!”

    武名痛得满头大汗,但是,望着飞驰而去的陆虎,他的眼眸里露出了怨毒的神色。

    被人一击就让腿脱了臼,这是他平生所受到的最大重创,却也已把张横给恨上了。

    “小子,想不到你竟然这么难对付!”

    在停车场外的一个阴影里,元富康一张肥脸都在抽搐,旁边的强仔更是身形发颤。

    两人站在这里,本想看一场好戏,只待武名他们收拾了张横,好出去向张横讨要那几粒黄精珠。

    那知,好戏是看到了,但却是如今这副情形,这如何不让元富康心中暗骇?

    “不过,小子,我绝不会放过你,不吐出黄精珠,老子跟你没完。”

    元富康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咬牙切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