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蜕变
    “这就是灵犀吗?”

    望着玻璃瓶里的东西,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

    此时此刻,玻璃瓶里悬浮着一样东西,细如发丝,整体透明晶莹,几乎肉眼不可见。

    但是,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这根如同发丝样的东西,却是闪烁着奕奕的彩光,仔细看去,更是可以看到,它其实仍是那如同蛇一样的身体,也仍然满嘴的獠牙。

    但是,现在的这只邪灵,已被炼化了意识,完全只是一个能量体的存在,已成为了灵犀。

    张横那会迟疑,手中印诀一指,一缕意念已陡地注入了那只灵犀中。

    嗡!

    空间微漾,彩光暴逸,原本静静地悬浮在玻璃瓶里的灵犀,陡地曲扭摆舞起来,在空中飞旋怒转。

    “哈哈,果然可以,果然是宝贝!”

    张横大喜。

    他的一缕意念注入灵犀,完全操纵了这只灵犀的一切。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这只灵犀,已是成为了张横意念的一个分体,张横想让它做什么,完全如臂指使。

    “哥们这回是真的捡到宝了。”

    细细地感应着灵犀的动作,张横喜难自胜:“父亲的残腿的治疗,现在可以说已是有了八成的把握。”

    不错,张横之所以如此迫切地要炼化邪灵,把它变成灵犀,就是因为灵犀在父亲的治疗中,将能起到无比重要的作用。

    有了这只灵犀,许多原本不可能做到的事,现在都变得无比的轻松了。

    心念一动,灵犀从玻璃瓶里飞了出来,飞到了张横的掌心。

    张横再次细细地感应了半晌,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了羊指白玉盒里。

    “小家伙,你怎么样了?”

    张横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盘踞在自己床上的那条小白蛇。

    此时此刻,小白蛇又与先前完全不同了。

    它的身体,再次恢复到了晶莹透彻的美丽,而且,它的那对如同血宝石般的眼睛,也神采奕奕,显得特别的漂亮。

    再看它的身边,竟然脱下了一层蛇兑。

    显然,在刚才的这会功夫里,这条小白蛇因为抽离了体内的邪灵,竟然有了一次蜕变。

    果然,细细感应,它现在的气息也似乎不同了,变得更加的精粹纯净,仿佛是一尘不染的一块美玉。

    嗤嗤嗤!

    小白蛇朝着张横不断地点头,甚至还把脑袋叩到了床板上。

    张横立刻明白了它的意思,这是它在向自己膜拜,也是在向自己表示救命之恩。

    “哈哈,小家伙,不用客气,我其实也得到了好处。”

    张横微笑,心情确实也是无比的畅快:“得到你体内的邪灵,我不但修为进了一阶,而且还获得了一只灵犀。所以,我们这也算是各取所需。”

    微微沉吟,张横向小白蛇挥了挥手:“现在你也已完全恢复,那么,你想去那儿,就可以去那儿了。”

    渡仙灵物并不是宠物,可以把它关起来收养。

    所以,为小白蛇治疗了伤势,张横准备放它离开。

    嗤嗤嗤!

    小白蛇又是蛇信一阵吞吐,血色的眼眸里满是不舍和感激之意。

    不过,它毕竟也不愿留在这里,所以,在屋里游了一圈,再次向张横叩头膜拜,然后钻入了角落的阴影,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望着小白蛇离开的身影,张横突然心中有种莫名的怅然。

    与这小白蛇虽然只相处了不长的时间,但是与它之间,似乎有了一种特别的感情。

    甩了甩脑袋,把那种怅然甩出心底,张横目光落在了床上那张蛇蜕上。

    渡仙灵物脱下来的蛇皮,自然也是宝贝,是一种极其难得的灵药。

    张横走上前去,把它捧到了掌心。

    蛇蜕触手冰凉,却带着一种别样的柔滑,它身上还残留着小白蛇的气息。

    这让张横心中又是一阵莫名,他细细地摩挲了一会,这才把它收入了羊指白玉盒中。

    时间已是晚上,给小白蛇抽取邪灵,竟然用了七八个小时。

    张横直到此刻,才有心情静下来,细细地观察此刻自己身体的变化。

    经历了刚才的进阶,身体的皮膜血肉和骨骼,似乎又经历了一次粹炼,变得更加的凝实。

    经脉间流转的巫力真元,也比先前更壮大了许多,一股力可拔山,气壮山河的澎湃感,在胸间涌动,让张横感觉自己似是充满了无可匹敌的力量。

    不仅如此,心念一动,巫力真元的运转更是如煮如沸,这比以前的速度,快了好几倍。

    这都是进阶后带给自己的变化,张横的心情欣喜之极。

    “是该回去看看父母和妹子他们了。”

    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

    有了太岁,又得到一只灵犀,自己的力量更是进阶,为父亲治疗残腿的时机已完全成熟,张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想回家。

    当下,张横拿起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陆晓萱。

    他自然没忘了,陆晓萱家里有风水破败,这次回去,正好替她家里解决了此事。

    所以,他要约陆晓萱一起回家。

    听到明天就可以回家,陆晓萱显得特别的开心,她这段时间来,也一直在记挂着家里风水冲煞的事,实在是希望张横能早点回去。

    只是,张横这几天仍在为韩厅长治疗,还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现在,听到张横明天终于要走了,这自然是让陆晓萱很是兴奋。

    所以,陆晓萱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两人约定了时间,张横挂了电话,又拨了个号码。

    这次他却是打给了高建华。

    这段时间天天给韩秦阳施针,明天自己要回家,自然得跟高建华这位大秘沟通好。

    “高大哥,韩伯伯的情况现在已完全稳定下来,基本不用再施针,只要配制几服药汤服用就行。”

    电话接通,张横也不废话,把情况做了说明:“只是,韩伯伯的药汤,需要一剂药引,这药引药店中没有,却要回我老家才可以取到。我上次在老家的时候,发现有那东西。而我明天也正好想回老家,等下次回来,我把那药引带过来。”

    “哦,好的,这事我会向首长汇报。”

    高建华在电话中回道:“张兄弟,那你这次回去,老哥在这里先祝你一路顺风。”

    两人闲扯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正想睡觉,这个时候,电话再次想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张横的神情不禁一滞。

    电话仍是高建华打来的,只是,他刚挂了电话,还没几分钟就打回来,这事确实是有些奇怪,不知他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

    微一沉吟,张横接了起来。然而,听到高建华所说的话,张横却是不由神情一呆,整个人都变得难以喻意的惊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