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紫气贯灵顶
    “张兄弟,我刚才向首长做了汇报。”

    电话筒里传来了高建华略带深沉的声音:“他让我明天跟着你一起去,到时,我也好亲自把你说的药引带回来。”

    “哦,你要跟我一起去?”

    张横这回是真的诧异了。

    开玩笑,堂堂省厅厅长的大秘,竟然跟着自己回乡下,这是什么意思?

    张横的心里咕噜了一下。

    虽然,高建华好象说的很有理,他要亲自把药引带回来。

    但是,张横总感觉这事不那么简单。

    区区一个药引,那里需要堂堂省厅大秘亲自跑一趟。

    那么,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蹊跷?

    心中又惊又疑,但张横自然也不能拒绝人家。当下,两人约定了明天起程的时间。

    第二天一早,张横吃过早饭,便先去接陆晓萱。

    现在的陆晓萱,是龙翔酒业的一名副经理,就住在国际贸易中心龙翔为员工安排的住宿里。

    当张横来到国际贸易中心,陆晓萱早就等在了那里。

    不过,一看到陆晓萱,张横的神情却是猛然变得异样起来。

    今天的陆晓萱,原本那头爆炸式的烫发已经拉直,一头长发盘成了盘发,显得特别的精神。

    她也没有再穿那天的吊带衫,一身淡蓝色的职业套装,配上一条同色系的一步裙,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精干的样子。

    “以前的晓晓回来了。”

    张横心中暗自感叹了一句。

    陆晓萱现在虽然不是读高中时的长辫子,但是,她那清纯的气质,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没有了那天晚上相见时的妩媚妖娆。

    这让张横心中很是欣慰。

    说实话,那天的陆晓萱,张横不仅感觉陌生,而且,实在是不喜欢她那种打扮。

    “张横!”

    陆晓萱看到张横,朝着他挥了挥手,俏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的红晕。

    “嗯,晓晓,在这里工作还习惯吧?”

    张横为她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关心地问道。

    “嗯,这里的工作很好,谢谢阿横。”

    陆晓萱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她的这个副经理之职,完全是靠张横的面子。

    否则,堂堂龙翔酒业的一名副经理,岂是她这个刚毕业不久,又没有丝毫工作经验的大学生可以担任。

    因此,她现在确实是对张横充满了感激。

    “这就好!”

    张横微微一笑,心中很是欣慰。

    能看到陆晓萱发自内心的微笑,这也是张横所愿。

    对这个曾经的老同学,张横心中有一种难以喻意的情感,尤其是那天晚上,在她醉酒后,听她吐露心声,更是让张横心中莫名。

    “晓晓,我们还要去接一个人。”

    张横朝陆晓萱笑笑,开动了车子,朝省府大院而去。

    高建华也早就等在省府大院外,只是,让张横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还带了两箱酒。

    “高大哥,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张横有些责怪地道:“还带茅台酒,这不是破费吗?我们兄弟可用不着这样啊!”

    “哈哈,张兄弟,这回你可猜错了。”

    把那两箱茅台搬上车子,高建华哈哈大笑:“这酒可不是我送的,我也送不起。这可是极品特供茅台,只有首长才会有的特供酒,我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这样的酒。”

    “啊,你是说!”

    张横一怔,立刻想到了什么,不由满脸的惊讶。

    “嗯,是的,就是首长送你的。”

    说到这里,高建华的眼神有些异样:“嘿嘿,张兄弟啊,首长嗜酒如命,他一向是不送别人酒的,尤其是这特供茅台,他一年也就那么几箱。这回却是送了你两箱。哈哈哈!”

    高建华拍拍张横的肩,后面的话却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意思已是非常的明显,这是在说,韩秦阳对张横这是特别的器重。

    “那就谢谢韩伯伯了。”

    张横心中也是有些莫名。

    他自然知道极品特供茅台酒是什么,这确实是只有部级大领导才可以供应的特供酒,市场上就算是有钱,也根本买不到。

    韩秦阳能把这样心爱的酒送给自己,对自己的这份厚爱确实是不言而喻。

    “阿!”

    一边的陆晓萱听着两人的对话,却是再次惊呆了。

    本以为张横能认识龙翔酒业的少总,与他称兄道弟,这已是非常了不起的事。

    那知,今天看到他在省府大院门前接人,而且还有省府的大领导送他特供茅台,这无疑是在说,眼前的张横,竟然与省里的领导关系都无比的密切。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陆晓萱震惊。

    一时间,她望向张横的眼神变得更加的异样。

    高建华坐上车,车子发动。这个时候,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高大秘,看来小弟得恭喜你了。”

    “什么意思?”

    高建华一怔,不由满脸的狐疑。

    “哈哈,山人夜观星相,发现紫微星动,这是高升的吉兆啊!”

    张横大笑:“所以,我看高大秘书就要高升了,因此,这才提前恭贺你啊!”

    “真的?”

    高建华浑身一震,脸上的表情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拿这事开玩笑。”

    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语气不由一肃。

    张横自然说的是实话,只不过,他却不是什么夜观星相得出的结论,而是从高建华的面相上看出了端倪。

    昨天晚上,高建华竟然说要与自己一起回乡下老家,这本就让张横心中充满了疑惑。

    所以,今天一看到高建华,张横就在暗暗观察他的面相。

    然而,一看面相,张横心中却是很讶异。因为,现在的高建华,紫气直贯灵顶,隐隐的凝成了一顶华盖。

    这是高升之相。

    天巫相道有言:紫气直冲天灵顶,一朝金鱼跃龙门。今日平步青云去,贵榜之上必留名。

    意思是说,紫气直贯天灵,这是步步高升的面相,而且,必然会是今后的一位高官。

    平常人们常说,印堂发亮,运气极佳。其实就是这意思。

    看出了高建华即将高升,张横自然是要祝贺他。

    “张兄弟,如果托你贵言,老哥我到时一定好好地摆上一桌谢你。”

    高建华很是慎重地道,心中却已是惊喜莫名。

    他自然知道张横的身份,这是一位曾被净禅大师向省委王书记隆重推荐的风水师,这次更是替首长解去了身上的隐患。

    因此,对于张横所说的话,他自然是完全相信。

    因此,此刻得到张横这一句恭喜高升的祝贺,心中确实是惊喜莫名。

    不仅如此,他也立刻明白了这次为什么首长要让他一起跟张横回乡下老家的原因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