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变相的作秀
    “啊,是你们?”

    这个时候,那位沈老板也看到了张横和陆晓萱,不由惊讶地道。

    不过,他此刻正在送几名办案的警察,所以,也不好与张横和陆晓萱多说什么,朝两人点点头,又急冲冲地随着那几名警察向门外走去。

    “张兄弟认识他?”

    高建华诧异地问道。

    “嗯,还真是巧了,他是我高中的同学沈小刚。”

    张横有些感慨,想不到他竟然是这家饭店的老板。

    “原来是这样!”

    高建华恍然。

    这时,一名女服务员迎了上来,把三人迎入了一楼的一个包厢里。

    还没等三人点菜,沈小刚就已进入了包厢,显然是送那几名警察后回来了:“哈哈,老同学,想不到你们竟然会在我这里来吃饭。”

    说着,已走上前来,拍了拍张横的肩,一副很熟络的样子。又朝陆晓萱道:“晓晓,你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嘿嘿,你这是与张横……”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却是做了个凑对的动作。

    他见张横和陆晓萱一起出现,自然是把两人当成了一对。

    “呸,乱说。”

    陆晓萱羞的俏脸一阵通红,连忙呸了沈小刚一口。

    说起来这位沈小刚与陆晓萱之间还真有些瓜葛。

    当年在高中的时候,陆晓萱与马萍儿做为两朵校花,自然倾幕的人不少。

    这位沈小刚就是其中之一。

    沈小刚是昌安镇上的人,张横他们当年读高中,就在昌安镇的齐贤中学。

    沈小刚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不过,他却算是个有钱人。

    老爹据说是在县城开饭店,在张横当时班级里,是不折不叩的富二代。

    只是,陆晓萱对沈小刚并无什么感觉,她喜欢的是张横。

    因此,在学校的时候,沈小刚与张横之间,并不怎么对头。

    当然,那都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如今大家都离开了学校,当年的那些事似乎都淡了。剩下的,也许真的只有老同学多年不见,却偶然相逢的一份意外和喜悦。

    “哈哈,想不到你现在都当老板了。”

    张横也拍了拍沈小刚的肩:“老同学,了不起啊!”

    “嘿嘿,这饭店以前是我爹开的,这几年,他身体不好,我这才毕业后来帮他管理,接他的班。”

    沈小刚当年并没有考大学,高中毕业后就来这里帮他父亲管理饭店了,如今更是当了这里的老板。

    “张横,你现在干什么工作?”

    沈小刚这才仔细地打量起了张横和陆晓萱:“还有,晓晓!”

    “哈哈,我那能跟你相比,我现在在一家公司打工。”

    张横以前与他关系不怎么样,自然也不会跟他说自己现在的真实情况,所以含糊地打了个哈哈。

    陆晓萱也是如此,笑着说是自己也在一家公司打工。

    “哈哈,一样一样,我这老板可是扳牢,整天担心这,担心那的,还不如去打工。”

    沈小刚也打了个哈哈。

    张横习惯了穿着上的随意,所以,他这段时间虽然有了钱,但衣着基本没什么多大的变化,看起来确实是象个打工仔。

    当然,沈小刚也没看到张横刚才开来的那辆牛皮的限量版陆虎,否则,他也不会认为张横只是个打工仔了。

    不过,知道了张横现在在打工,沈小刚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优越感。

    只是,看看张横与陆晓萱在一起这副亲密的模样,内心的深处又有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

    说实话,当年追陆晓萱,但人家却偏偏喜欢穷光蛋张横,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平衡。

    如今,张横一个打工仔,陆晓萱这样的美女仍是死心踏地地跟着他,他更是感觉心中酸溜溜的。

    但是,越是这样,他表面上却是表现得更是大度。

    “哈哈,张横,老同学难得见面,今天我请客。”

    沈小刚大气地挥挥手。

    “老同学,你太客气了。”

    张横和陆晓萱互望一眼,感觉都有些过意不去,但却也不能拒绝人家的好意。

    三人又闲聊几句,张横介绍了高建华,当然,并没有把高建华真实的身份说出来。

    至于沈小刚,他根本不可能认识省公安厅一哥的大秘,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年青人有如此的身份。

    “对了,张横,有件事跟你说一下。”

    沈小刚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今天那边还有一位老同学在,说起来你们肯定认识,就是报考了警校的娄建军,他现在是县刑警队的中队长了。这次与几位县里的领导在我们饭店吃饭,要不我们一起过去敬杯酒。”

    “这个,要不算了吧!”

    张横迟疑了一下。

    沈小刚所说的娄建军,张横自然记得。确实也是当年高中时的同学。

    只是,娄建军与张横之间关系并不好,因为,当年娄建军是马萍儿的追求者,可人家偏偏瞧他不上眼。

    所以,娄建军与沈小刚倒是难兄难弟,却都与张横不对眼。

    现在,沈小刚让自己去见见他,张横确实是有些不愿意。

    “你呀!”

    见张横迟疑,沈小刚露出了责备的神色,以一种老大哥的口吻道:“不是我说你,张横,有这样的机会认识县里的领导,你竟然不去,我该说你什么呢?”

    他满脸的失望,那个意思就是在说,你果然就只能是给人打工的命,竟然有认识县领导的机会都不愿结识。

    张横哭笑不得。

    他心中清楚,人与人的交往,许多时候是需要身份相等的。尤其是这些下面的官员,如果自己以一个普通打工仔的身份,去给他们敬酒,估计人家连眼角都不会瞄一下,根本不会记住自己是什么人。

    所以,自己跟着他去敬酒,与其说是去认识一下这些领导,不如说就是自己凑上去给人冷落的。

    张横可不想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但是,看沈小刚的模样,如果自己不去,却是要把自己更加的看扁,还以为是自己胆小,没见过市面。

    微微沉吟,张横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与沈小刚一起去见见娄建军,给那些县里的领导敬酒。

    沈小刚之所以一定要让张横一起去敬酒,嘴上虽然说的是为张横好,让他认识一下县里的领导。但实际上,却也是有在张横面前炫耀的意味在。

    不是吗?他就是想让张横看看,如今的他,是能与县领导扯上关系的主。

    在心底里,他就是想让张横羡慕妒忌他,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作秀。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形,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