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您是张少
    县领导们吃饭的包厢在顶楼上,沈小刚带着张横,敲门而入。

    包厢里坐着满满一桌人,张横一眼就看到了娄建军。

    那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年青人,身高有一米七八,穿着一身得体的名牌服饰,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潇洒的模样。

    此刻,他已是喝得有些脸红脖子粗,正殷情地在给桌上一众领导劝酒。

    再看桌上的这一众古越县的领导,张横的神情不禁又是一阵古怪。

    不错,这桌上的一众领导,张横还真依稀有些脸熟,貌似在那天龙翔酒类百年庆典上,有不少人他都见过。

    只是,当时的张横在风水师的那一区域,与这些官员们并无交流,因此,也就只是感觉他们面熟,却一个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各位领导,欢迎你们来我们鸿运大酒店指导工作,在下沈小刚特来给大家敬酒。”

    沈小刚早已换上了一副谦卑的姿态,甚至显得有些馋媚。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捧着一个茅台酒的酒瓶,恭敬地走向了桌边,给这一众县里的领导倒起酒来。

    娄建军不愧是他的难兄难弟,显然与他关系确实是不错,就在一边为他介绍这些人的身份。

    两人忙着给桌上的领导们敬酒,早已把跟在后面的张横给忘了,至于屋里的领导们,也根本没有人去注意张横。

    在他们看来,张横跟着沈小刚进来,都把他当成了沈小刚的跟班。

    直到一轮酒敬完,沈小刚这才想起了张横。

    “哈哈,建军,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他用胳膊轻轻碰了一下娄建军。

    “哦!”

    娄建军刚才也根本没留意跟在沈小刚身后的人,这时才抬头仔细望了一眼张横,他的神情顿时变得惊讶无比:“张横,是你!”

    “嗯,老同学,好多年不见了,看来你现在混的不错啊!”

    张横微微一笑。

    “哈哈,张横,确实是好多年不见了。”

    细细地打量着张横,娄建军脸上露出了傲然的神色。

    从沈小刚带张横进来,却直到现在才提醒自己,娄建军已是立刻想到了张横现在肯定不怎么如意,否则,沈小刚也不会这样怠慢他。

    再看张横,一身地摊货的打扮,更是以为张横也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

    这顿时让娄建军感觉自己很是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不是吗?他如今是古越县刑警队的一名中队长,那可绝对不是普通平头百姓可比地。

    “张横,来来来,给领导们敬一杯酒。”

    沈小刚和娄建军两人招呼着张横。

    “好!”

    张横也不以为意,走到桌边,拿了个杯子,自己倒满了酒,就准备给桌上的领导们敬一杯。

    然而,此时此刻,桌边的一众古越县的领导们,望着张横,却是神情一个个无比的怪异。

    他们原本没一个人注意张横,但是,当娄建军叫出张横的名字,大家却是尽皆一震,不由自主地都把目光望了过来。

    等看清站在屋里的年青人,所有人更是神情一肃。

    “你,你不就是那天在龙翔的张横张少吗?”

    这个时候,一位满脸是肥肉,秃了半个脑袋的中年男子终于站了起来,惊愕地问道。

    他是古越县公商局的一名科长,名叫陈永和,也是这次在这包厢里吃饭的一众人中,职务最高的。

    那天他也参加了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只是因为地位太低,坐的地方离主席台比较远。

    所以,他当时是远远地看到过张横。

    现在,再次看到张横,他一时却还真不敢确定。

    不仅是他,其他的所有人也都一个个神情异样地望着张横,脸色有些难以喻意。

    今天在这里吃饭的这些人,都是古越县政府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有公商,税务,卫生以及公安系统的人,除了娄建军以及两名级别较低的人外,其他人当时都参加了龙翔酒业的百年庆典。

    此刻,这些人都如同陈永和一样,想确定眼前的这个张横,是不是当日所见的那个张横。

    “嗯,是的,那天我确实是参加了龙翔的百年庆典。”

    张横微笑点头。

    “啊,您果然是那位张少!”

    陈永和屁股上象是装了弹簧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忙不迭地离开位置,向张横这边奔了过来,神情激动之极。

    甚至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苍促,以至于衣角勾住了桌子,差点把桌子都给拉翻。弄得桌上的酒杯盘碟一阵噼哩吧啦地乱震。

    但是,此时此刻的陈永和那里会管得了这些,他那张满是肥肉的脸上,已堆满了馋媚的笑意,一双手更是伸出老长,态度恭敬之极,也是谦卑之极:“您好,您好,张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您。”

    说话间,他已自来熟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摇啊摇地摇个不停,完全是一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架势。

    其他人先一愣,紧接着立刻都反应过来。

    顿时,乒乒乓乓的椅子移动和翻倒声响成一片,当日曾去过龙翔酒业百年庆典现场的那些人,已蜂拥着冲向了张横,把张横给围在了中间,一个个迫不急待地向着张横打着招呼,神情谦卑无比,馋媚无比。

    开玩笑,张横当日能与金泰国际的大陆地区一哥称兄道弟,又能让省委周秘书长屈尊主动向他打招呼。

    只要是稍有眼色的人,都知道这位年青人有着极其强大的背景。

    眼前的这些古越县各部门的官员,可都是在官场上混迹了多年的老油条,那能错过这样一个与张横结识的机会。

    所以,他们抢着上前与张横握手,一时间,整个包厢里热闹一片,也是混乱一片。

    “俄,我的妈!”

    望着包厢里这副情形,一边的沈小刚和娄建军两人浑身剧震,神情刹那变得惊骇之极。

    他们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这个看起来象打工仔的老同学,竟然让在座的这些古越县的各部门领导,如此的巴结。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张横现在已牛皮到这样的程度,连县里各部门的领导,都要向他献媚了吗?

    你能信吗?

    你敢信吗?

    你可以信吗?

    沈小刚和娄建军互望一眼,两个人傻在了当场,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都短了路。

    他们纵然是亲眼看到了眼前的情形,仍是感觉难以置信。

    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