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大人物
    包厢里的混乱持续了近十多分钟,直到众人每个人都与张横握过了手,打过了招呼,大家这才纷纷回到了桌边。

    “诸位领导,今天有幸在这里遇到大家,就让在下敬大家一杯。”

    张横微微一笑,把满满的一杯酒一仰脖喝了个精光。

    这些人这么殷情,张横自然不会无视他们。所以,很是给面子,敬了众人一杯。

    “张少客气了,不敢,不敢!”

    一桌人齐刷刷地举杯,那敢有丝毫的怠慢,人人感觉被这位张少敬酒,那是无上的荣耀。

    于是,大家尽皆一饮而尽,人人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

    “哈哈,各位领导在此吃饭,那在下也不多打扰了,各位领导慢用。”

    张横抱拳向在场的一众人拱了拱手,就向包厢外走去。

    顿时,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桌椅碰撞声,大家忙不迭地都站起来,送张横到门口,一个个神情恭敬之极。

    直到张横走远,消失在楼梯,这些人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包厢里。

    娄建军和沈小刚现在仍象是两只木鸡一样,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脑袋瓜子还是完全无法从刚才的震憾中惊醒过来。

    “小娄啊,你怎么不早说,张少是你的老同学。”

    众人再次入席,陈永和却把责备的目光望向了娄建军,有些不满地说道。

    “是啊,是啊!”

    旁边有人符合:“娄队长,你这就有点不够朋友了,你有张少这样的老同学,竟然不介绍给我们,你啊!”

    “呃,我,我,我……”

    娄建军浑身一震,总算有些回过神来了。

    只是,他我我我的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貌似他根本不知道,张横会有如此牛皮的身份,能让在场所有领导对他毕恭毕敬。

    可是,刚才他确实是当着这么多人,与张横说了那句老同学多年不见。若是此刻说他并不知道张横的情况,那岂不是被这些人看轻啊!

    一念及此,他现在自然是不会再说了,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些领导们的问话。

    沈小刚现在也完全傻了眼。

    本还以为张横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仔,那知,他真实的身份,极有可能是吓死人。

    否则,这些古越县的领导,那里会象乖孙子一样对他如此的馋媚和恭敬?

    那么,张横他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工作,他一个以前连大学都读不起的穷学生,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牛皮了呢?

    心中想着,沈小刚那里还愿呆在这里,匆匆地向在座的各位领导告了个罪,就准备下楼去找张横。

    开玩笑,有着张横那尊大神在,何必耗在这里拜这些所谓的领导啊!

    所以,他现在是迫不急待要去找张横,至少得弄清楚张横到底是什么身份。

    更重要的是,他得重新审视与张横之间的交往了。

    不过,他刚要走,陈永和却叫住了他:“沈老板,张少好象也是你的老同学是吧?”

    “是的,陈科长。”

    沈小刚无奈,只得耐着性子恭敬地回答。

    “嗯,这很好。”

    陈永和沉吟了一下,打着官腔:“那他今天是不是也在这里吃饭?”

    “是的,陈科长,刚才就是他在下面吃饭,我才带他过来,让他给各位领导敬,哦,是见个面。”

    沈小刚本来想说给各位领导敬个酒,但想到刚才的情形,连忙改口说是与各位领导见个面。

    “嗯,沈老板,你很好!”

    陈永和很满意:“这样吧!刚才张少给我们来敬酒,我们实在是不敢当。现在,我们一起去敬他一杯,你就带我们去吧!”

    陈永和感觉刚才匆匆地见了个面,张横对他们的印象并不深刻,所以,现在又想借故回敬酒,再与张横交流交流。

    说实话,象张少那样的人物,只要他真的被记住了,那么,今后可是前途无量啊!

    陈永和岂能错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对,对,对!我们应该好好地敬张少一杯。”

    一众人那一个是省油的灯,立刻都明白了陈永和的意思,顿时连连赞同,一个个神情更见兴奋。

    “好,那我就带各位领导去。”

    沈小刚心里那个感慨,却也不敢得罪这些官员,连忙恭敬地在前带路,把这些人带往了张横所在的包厢。

    “张横,你回来了?”

    包厢里,陆晓萱有些焦急地等着张横,见他回来了,神情这才一松。

    她自然是知道,沈小刚带张横去见的娄建军,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与张横关系不好,她生怕张横在那儿受了委屈。

    “嗯,没事,给他们敬了一杯酒,我就回来了。”

    张横也不愿多说,微微地向陆晓萱一笑。

    “张少!”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陈永和的声音传了进来:“不好意思,来打扰您一下。”

    说话间,一众人鱼贯而入,按各自职务以及级别的大小,列成了一队,走入了包厢。

    顿时,这个小包厢显得无比的拥挤。

    不过,这一众人也不在意,一个个馋媚地笑着,态度恭敬之极。

    说好带路的沈小刚,根本就站不过来,只好给他们捧着酒瓶,当起了临时的服务员。

    “各位领导好!”

    见这些人跟着过来,张横不禁皱了皱眉头。

    但他却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只好客套了一句。

    然而,刚走进门来,领头的陈永和却是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

    因为,他认出了与张横坐在一起的高建华的身份。

    “天啊!这不是省厅韩厅长的秘书吗?”

    陈永和心头大震。

    陈永和虽然只是古越县公商局的一名科长,但是,他的父亲却是大有来头,曾经是古越县的县委副书记,如今还在县正协养老。

    他父亲做为一名老干部,曾带他去省城拜访过一些领导,有幸与韩秦阳碰过面,因此,他认识韩厅身边的秘书高建华。

    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堂堂的高秘竟然会在这里吃饭,而且还是与张横在一起。

    “看来,这位张少果然是大有来历啊!”

    刹那的震惊,陈永和总算回过了神:“他不但与省府的周秘书长关系不同一般,而且与省厅的韩厅更是关系密切,否则,韩厅的秘书不会与他在一起,更不会在这样的小地方一起吃饭。”

    一念及此,陈永和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态度也变得更加的谦卑。

    不过,虽然认出了高秘,陈永和却也不敢说破,以他的身份,貌似还真不够资格与人家攀谈。

    所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心头的震惊。

    “张少,您客气了,刚才您来敬酒,我们实在是受之有愧。”

    陈永和向张横点头哈腰着,满脸的谦卑:“所以,这次我们一起过来,回敬张少一杯。”

    “我们先饮为敬,张少您随意。”

    说着,也不管张横的反应,拿起手中满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其他人也是一起附和,尽皆喝光了杯中的酒。

    “谢谢各位领导。”

    张横笑着也喝光了面前的酒:“我也是古越县的人,以后还要请各位领导多多关照。”

    “那里,那里,张少您客气了,以后还请张少多多关照才是。”

    陈永和等一众人更加的谦卑了,神情中却都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张横是古越县人,这让他们更加感觉与他接近的机会多了几分。

    然而,众人惊喜,站在后面的娄建军此刻却是脸色惊骇莫名,目光望着对面席中的高建华,心都在震颤:“我的妈,省厅韩厅长的秘书,我的天啊,与张横在一起吃饭的人竟然是省厅的高秘。”

    认出高建华的,还不止陈永和一人,娄建军也认了出来。

    他却是被立刻震憾了。

    省厅公安系统一哥的大秘,那是什么身份?那是连市县各级领导,都要敬畏三分的大人物。

    然而,他却与张横一起出现在这里,而且,似乎与张横的关系非常的密切,不然,他们绝不会在这里一起吃饭。

    那么,自己的这位老同学张横,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有着什么强大的背景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