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朱雀怕暗玄武怕寒
    要知道,娄建军之所以能认识高建华,这还是几年前他参加的一次全省公安系统表彰大会。

    娄建军说来也是个官二代,只是他的父亲级别不算高,是古越县公安局下辖一个街道的派出所所长。

    不过,凭着他老爹的这层关系,他如今才能成为一名中队长。

    在那次会议上,韩厅亲自到来,为获奖者发奖状。

    正是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跟在韩厅身后的高建华秘书。

    然而,这个他必须仰视的大人物,在张横那儿,却可以平起平坐。两者之间这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啊!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娄建军心头震骇?

    这次敬酒,自然不象刚才那样混乱,陈永和等人敬完酒后,也不敢打扰张横他们吃饭,很有秩序地列着队再次鱼贯而出,看他们的样子,就象是一群听话而守纪律的小学生。

    望着眼前的这些领导这副样子,沈小刚现在除了感慨还是感慨,看向那边张横的眼神已是完全不同了。

    不仅是他,一直默不作声的陆晓萱神情也满是异样,她也是没想到,这些古越县的领导,会对张横表现出如此的谦卑。

    “张横!”

    犹豫了半晌,沈小刚终于又走了上来,但态度已完全变了,那里还有先前的那种优越感,腰都不由自主地在张横面前弯了半截。

    娄建军也没有走,他可不是傻瓜,明白了张横现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他自然也是想亲近亲近。

    所以,他跟在沈小刚的身后,满脸的谦卑,傻傻地笑着,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

    刚才在上面的包厢,他虽然没有为难张横,但表现出的姿态,其实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

    现在,他却感觉自己矮了一大截,在张横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似乎眼前的张横,给他一种很大的压迫力。

    “两位老同学,坐!”

    张横自然能明白两人的心情,不过,多年的老同学,虽然以前有些过节,但同学之间的情意还是在的。

    所以,他根本不会为难两人,也没有在他们面前装b的必要。

    因此,他仍是和先前一样的态度,对沈小刚和娄建军很是亲切。

    “对不起,张横,我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厉害,否则,我……”

    张横不在意,但沈小刚却不能没有表示,连连向张横道歉。

    “哈哈,老同学,你说那里话,我张横是这样小气的人吗?”

    张横拍拍沈小刚的肩:“我们老同学,不必要这样客套,老同学就是老同学,再过十年,我依然记得我们同窗的这份情意。”

    “张横!”

    沈小刚满脸的感动,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

    娄建军心中也松了口气,上前与张横重新打过了招呼。

    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变得缓和起来,似乎又有了几分老同学见面时的那份喜悦和温馨。

    沈小刚重新叫了菜,让橱师把饭店里最拿手的好菜都叫了上来,娄建军也不去陪那些领导了,就在这里与张横和高建华以及陆晓萱一起吃饭。

    不过,毕竟是知道了张横今日不同往日的身份,沈小刚和娄建军显得很是拘谨。

    没说一会,桌上就变得沉默起来,他们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嘻嘻,张横,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说小刚的这家饭店有问题,容易遭贼惦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陆晓萱看气氛有些压抑,连忙扯了个话题。

    这下,却是立刻引起了几人的兴趣,甚至连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建华也来了精神。

    “啊呀,老同学,你竟然看出我这店里经常遭贼惦记,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小刚眼睛一亮,满脸的迫切。

    刚才在楼上陪同那些领导下来的时候,一路上他也听那些领导闲聊起了那天在龙翔的事,这才知道,张横不但与金泰国际的关系密切,而且与省委周秘书长也是交情非同一般。

    不仅如此,张横更是化解了龙翔酒业在风水上的难题,貌似那可是连江南冯家以及北方宋家人都没有办法的辣手之事。

    此刻,听到张横竟然早就看出了自家饭店风水上的问题,这如何不让沈小刚兴奋?

    旁边的娄建军也是如此,他现在对张横的感觉就是两个字:神秘!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

    张横倒并不卖关子,帮一下曾经的老同学,这也是他所愿:“小刚的饭店,问题就出在朝向以及门户上。”

    饭店门口的公路是由西向东的,因此,为了让饭店朝着公路开门,鸿运饭店的朝向并不象其他住宅一样,是坐北朝南,而是坐南朝北,大门正好朝着北面。

    不仅如此,因为开的是饭店,所以,为了便于车辆进出,饭店前面围墙很低,大门也开得特别大,比普通人家的院门足足大了一倍有余。

    “问题就出在这朝北的围墙以及大门上。”

    张横把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风水中有四象方位,而且四象方位都有禁忌,所谓青龙怕臭,白虎怕灸,就是指东方青龙位和西方白虎位的禁忌。”

    “南方朱雀位和北方玄武位自然也是如此。”

    张横继续道:“朱雀怕暗,玄武怕寒,意思是说,南方朱雀位不能有高大的建筑遮掩,挡住光线,如果南方受克,会被人欺负。北方玄武位却是刚好相反,必须有高大的建筑做为后盾,要雄浑厚实。”

    在天巫传承的风水一道中有言:北方卦位乾,代表天,代表主家,主贵气旺气寿运。西北之风,冰冽刺骨,如这个位置不高不实,则不挡风雨,不卸寒气,不利生机,不利气运发展。

    由此,首选之处,北边位置须高,不可低陷,否则大为不利。

    但是,鸿运饭店因为要面朝公路开门,所以,朝向正好是北面。

    不仅如此,饭店面前,自然不能用高围墙等高大的建筑遮掩,否则,谁能看到这里是家饭店啊!

    因此,鸿运饭店面前的围墙非常的低矮,也就一人高左右。

    这已是犯了玄武怕寒的禁忌。

    当然,张横说鸿运饭店容易遭贼惦记,却并不在这个破败上,而是鸿运饭店的那扇门开的不对。

    风水中对于门户是很重视的,上次就说过,工匠中有宁修十坟,不做一门的说法,可见门户开设的谨慎。

    门户本是户之咽喉,若是出了问题,自然影响非常大。

    可是,鸿运饭店的大门,就偏偏出问题了。

    要知道,风水中对门户开多大,有严格的要求,就以伏以神尺中伏以点星诀的记载:137.92厘米为吉门;双扇门宜四尺三寸八分,即140.16厘米,为财门;大双扇门宜开五尺六寸六分,即181.12厘米,为吉门。然而,鸿运饭店的大门,完全超出了这些开门的尺寸。而且,张横发现,它所开的这扇门竟然是风水局中很顾忌的盗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