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盗门洞开
    当然,并不是说不符合这些开门尺寸的大门都不吉利。

    但是,刚才张横在进入鸿运饭店的时候,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却是感应到了强烈的冲煞,这才敢断定他们的门户开的是一扇盗门。

    天巫传承中有言:北边开启一盗门,遭贼惦记不安生,纵能赚得财万贯,一朝落入盗匪门。

    意思是说,开了一扇盗门,特别容易遭贼偷盗,就算是能赚钱,到头来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被称为盗门洞开煞,是极其不利的风水破败。

    “啊,原来是这样!”

    沈小刚大惊,脸色变得震惊莫名。

    他自然是最清楚自家的情况,虽然说鸿运饭店地处古越县县城的周边,正是交通要道,这里的客流量也非常多,来吃饭的人自然不少,生意确实非常的不错。

    但是,这些年却是经常遭贼偷盗,不管怎么防犯,也是无济于事。

    别的不说,光是这个月,就被贼光顾了三次,最后一次还因为财务人员大意,把钱锁在保险箱中,没有交到银行,更是损失惨重。

    因此,这些年的经营,虽然看似风光无限,但真正赚到的钱还真不多,貌似还真是便宜了那些贼骨头。

    现在,听到张横的说法,这完全是因为自家的门户开的不对,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沈小刚又惊又骇又是懊悔。

    如果自己能早一点遇到张横,这该有多好啊!

    心中想着,沈小刚连忙道:“张横,那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把前面的门重新改建一下?”

    “嗯,这个倒不必。”

    张横沉吟起来:“你开的毕竟是饭店,如果大门太窄,一则不够大气,影响你们饭店的档次,二则也会不便于车辆进出。所以,重新改建门户,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那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沈小刚有些迫不急待。

    “其实要解决盗门冲煞还是非常简单的。”

    张横微微一笑:“你看到过许多人家门前的石狮子吧?你就在你们饭店那扇大门外,摆上两只石狮子,就能镇住这盗门洞开的冲煞。”

    “啊,真的?”

    沈小刚下意识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

    张横点头:“石狮子具有镇煞驱邪的作用,尤其对于门户的作用更大。而且,摆上一对石狮子,也能提高你们饭店的品味,所以,我才建议用石狮子镇压。”

    说到这里,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其实,你们饭店最大的问题并不在此。”

    “啊,还有别的问题?”

    沈小刚脸色都变得煞白了。

    旁边的娄建军以及陆晓萱和高建华也是神情有些异样。

    “是的!”

    张横神情肃然:“老同学,我想问你,你父亲身体不好,这才把饭店让你来经营,那么,他是不是患了与肾有关的毛病?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极有可能已是肾衰,要换肾才能治疗。”

    “我的神!”

    沈小刚浑身剧震,这回是真的被震憾了,望向张横的眼神中都变得无比的怪异:“你连这也能看出来?张横,难道你是神仙?”

    张横猜的确实是不错,沈小刚的父亲患的就是肾衰竭,这些年已越来越严重,已到了需要靠透析才能维持生命的程度。

    只是,他做梦都想不到,张横竟然能一语道破。

    “老同学,我那是什么神仙,这都是从你家饭店的风水上看出来的。”

    张横神情凝重:“我刚才说了,朱雀怕暗,玄武怕寒,你们饭店朝北开门,门前却只有一道低矮的围墙,就是犯了玄武怕寒这一禁忌。”

    “北方位,这是主家之位,这里受克,自然对主家的身体影响很大。”

    张横继续道:“之所以你们的门会是盗门洞开之格,也是因为受这玄武怕寒禁忌的影响。”

    “不仅如此,人体的器官,也是有五行的。”

    张横不厌其烦地解释着:“肾属水,而五行中北方为玄武,正是水位,你们饭店北方玄武位受克,自然主人的肾要出问题了。由此,我才判断你父亲的病与肾有关。”

    “呃,张横!”

    沈小刚现在对张横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知该如何说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立刻又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化解这个风水破败,我父亲的病就会好起来?”

    不待张横说话,他又急急地道:“张横,你一定要帮帮我,说实话,只要我父亲的病能好,就算是你让我把这饭店卖掉,我也心甘情愿。”

    “以前,大家都说我是富二代,但是,我父亲当年创业的时候,可也是上磨肩头,下磨脚头磨出来的,是真正的白手起家,那些年,他确实是吃尽了苦头,这才有如今这家饭店。”

    “可是,可是……”

    沈小刚的声音有些哽咽了,眼眸里也闪烁起了湿润的东西:“可是,这些年,我们条件好了,他却生了那病,我真是恨不得能替他生这病啊!”

    沈小刚显然也是个孝子,说到动情处,已是眼泪汪汪了。

    众人默然,都能感受到他的情绪。

    陆晓萱更是目光恳求地望向了张横,希望能帮沈小刚解决这风水冲煞问题。

    “嗯,小刚,我们是同学,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帮你的。”

    张横心中也是难以莫名。

    沈小刚对他父亲的这份情感,发自内心,这让他想到了自己残腿的父亲。

    “要化解这玄武怕寒的破败,你可以在围墙外种一些梧桐树,以增强北方抵抗寒气的力量。”

    张横思索了一下道:“而且,种梧桐对你们饭店的生意也有好处,梧桐有引凤的喻意,自然是招客的瑞兆。”

    “还有,围墙的形状也可以改变一下。”

    张横继续道:“你可以让工匠在现在的围墙上,建一些城垛。”

    “城垛你知道吧?”

    张横怕沈小刚不明白:“就是古代城墙的样子,每隔一定距离留下一个垛口。这样,不但看起来美观,而且,这道围墙就有了与城墙同样的作用,正好挡煞。”

    “有了这两样,你们北方位的犯冲应该可以解决了。”

    张横拍拍沈小刚的肩:“小刚,到时,你父亲的病情也会有所好转,虽然不能根治,但绝对可以多维持几年。”

    “张横,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听着张横的解说,沈小刚激动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满脸的感激。

    “老同学,不必客气。”

    张横安慰着沈小刚,心却已是飞向了自己的老家。

    他现在也是有些迫不急待要给自己父亲治病了。

    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为沈小刚的饭店解决了风水问题,张横也不愿多逗留,当下,在沈小刚和娄建军的陪同下,向门外走去。

    来到饭店门口,古越县的那些领导,早就候在那儿,他们今天根本没心思吃饭,只想能有机会与张横多交流交流,所以,早早地等在这里,以便能送张横。

    此刻,总算等来了这位真主,一个个顿时无比热情地迎了上来。

    与这些人一一握手告别,张横等人这才走到了门外。

    不过,就在走到围墙边的时候,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凝,手中也划出了一个奇异的动作,一缕暗芒,就射入了围墙根。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