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堵路
    “寿山符!”

    张横心中低呼,一缕暗芒射入了围墙根部。

    刚才虽然给沈小刚说了破解他家饭店风水破败之处,但是,仅靠这些,还是不够的,此处北方玄武位的冲煞,必须用巫符来镇。

    所以,张横此刻暗中给这里下了一道寿山符,以增加这里的地气。

    寿山符有凝聚地气的效果,可以让这里单薄的地势变得厚重,以助北方玄武位的抗寒抵煞能力。

    只是,张横也不愿沈小刚对自己感恩戴德,因此,他并没有把这事说给沈小刚听,反正他也不想老同学来报答自己。

    做完这一切,张横施施然向停车场走去,准备开自己的那辆陆虎。

    然而,刚打开车门,张横的神情不禁一凝,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小家伙,你怎么一直跟着我?”

    不错,张横确实是有些惊讶了,因为,他突然感受到了小白蛇的气息。

    果然,嗤嗤嗤一声轻响,一个小蛇的脑袋从车下一个角落里探了出来。

    这不是那条小白蛇是什么?

    小白蛇血色的眼眸一阵闪烁,朝着张横点了点头。

    立刻,张横明白了它的意思:它竟然是想跟着张横回乡下,准备在张横的老家入户。

    “嗯,这样也好!”

    张横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自己老家如果有这条渡仙灵物的小白蛇在,至少也能帮着守护,这也算是小白蛇对自己的一种回报吧!

    见张横点头,小白蛇的血眸里闪过了一缕非常人性化的表情,竟然象是惊喜无比。

    它又向张横点了几下头,隐没在了车子的角落里。

    幸好此刻陆晓萱和高建华还等在饭店门口,不然,要是他们看到这一幕情形,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张横他们终于开车离去,望着那辆牛皮哄哄的限量版陆虎,娄建军和沈小刚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

    旁边的一众古越县各个部门的领导们,却是一个个脸上仍保持着热情的笑意,形象很是有些可笑。

    张横自然不会再去顾及他们,一路急驰,归心似箭。

    一个多小时后,已到了昌安镇,不过,从昌安镇到白马山村的路,都已是山路。

    而且,这条山路是当年村里自己组织村民修建的,非常的简陋,地面还是砂塘土,每次到了雨天,全是坑坑洼洼的大坑,行路非常的困难。

    不仅如此,因为山路是沿山而建,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高山,时不时的,还会从上面滚下巨石,确实是十分的危险。

    开上这条山路,张横也变得谨慎小心起来,心中却是在咕噜:“要是有条件了,该把这条路好好地修一下。”

    说实话,这些年村里出了个朝百万,这家伙光顾着赚钱,却那里管得了别的,这条路他根本不愿出钱。

    否则,以他如今上千万的家财,要把这路修一修,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刚开到一半,这个时候,张横突然神情一震,脸色也陡地变得怪异无比。

    紧接着,他竟然熄了火,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前面的路,似是沉思了起来。

    “怎么了,张兄弟?”

    高建华有些被弄糊涂了,连忙问道。

    旁边的陆晓萱也是满头的雾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疑问地望向了张横。

    “没事,我们得稍微停一下才能开。”

    张横似是不愿多解释,仍是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前面,甚至还把头伸出车窗外,仰头望望一边的高山。

    高建华和陆晓萱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也都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车外。

    可是,此刻艳阳高照,万里无云,除了四周险峻的高山和突兀的怪石外,还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时间,两人满心的狐疑,不知道张横这玩的是什么花样。

    “滴滴滴!”

    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同一时间,一个声音传来:“喂,前面的,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把车子停在半路上不开?”

    山路本来就非常的曲折而狭窄,只容两辆车子交汇通过。现在,张横的陆虎停在路中央,完全挡住了后面车子的通行。

    幸好,这条路的车辆并不多,此时此刻对面没车子过来,只有后面有一辆奔驰跟着。

    喊话的正是奔驰车里的驾驶员。

    然而,张横根本不去理会,仍是象看西洋镜似的,仰着头观望四周。

    “喂,你这是存心想挡路啊!”

    后面的车子急了,副驾驶的门推开,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胖子走了出来,朝着前面喝道。

    胖子看起来气度不凡,显然平时是个很有威信的人,所以,他这一喝还真是气势实足。

    但是,前面车里的张横却象是聋了一样,根本连头都不回一下。

    这下,胖子是真的急了,别说这大夏天的,在这路上晒太阳,就说前面车子上那完全无视的态度,也让他受不了。

    更何况,他这次进白马山村有急事,却那里容在这里担搁。

    所以,胖子有些生气了,不由手一挥,与驾驶员一起,朝着张横走了过来,脸色很是不善:“我说你是聋子吗:怎么喊你半天都不回答,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存心是想堵路吗?”

    胖子指着张横喝道。

    他还是看在前面的车子是辆限量版陆虎的份上,想来车里的人必然不是什么普通百姓,这才没有说出什么恶言恶语,否则,只怕他早就发彪了。

    “你喊什么?”

    张横有些不耐烦,回头瞅了那胖子一眼。

    “怎么,你挡路还有理了?”

    胖子没好气地怒道,正想上前与张横评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响起,四周的山峰都似乎颤抖了一下,整条山路更是猛烈地震动起来。

    “啊!我的妈!”

    胖子和那驾驶员浑身剧震,被这突然发出的巨响给吓了一跳,他们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

    两人下意识地就往回跑,想往他们的车子里钻。

    可是,跑到半路,那轰隆隆的震动越来越响,地面的颤抖也越来越急,两人吓得脸色煞白,猛然扑倒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高高地噘起个屁股,象是两只驼鸟一样,情形实在是可笑之极。

    不仅是他们,车子里的高建华和陆晓萱也是被吓得不轻,陆晓萱更是啊地一声惊叫,下意识地扑到了旁边张横的怀里:“张横,这是什么声音,这……”

    不过,下一刻,陆晓萱后面的话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尖叫。

    因为,她看到了一幕让她无比震憾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