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不惜一切
    “阿横,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见张横神情如此凝重,张远山也不由脸色一肃,旁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更是紧张起来。

    “父亲,这次为您治疗,我打算采取两个疗程。”

    张横道:“前一个疗程主要是调养,除了涂抹一些我自制的药膏外,我还为您配制了一些药汤,配合我的针灸,大概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这个过程没什么危险和痛楚。”

    张横继续道:“但是,第二个疗程,需要对您双腿那枯死和萎缩的肌肉以及经脉进行清理,到时会非常的痛苦,相当于是当年关公的刮骨疗毒。”

    “而且,还不能进行麻醉。”

    张横脸色肃然:“因为,如果麻醉了,就会让您的神经受影响。到时,您的腿能恢复到怎么样的程度,就全得看您能承受到怎么样的地步。”

    张横自然没有骗父亲。

    张远山的残腿已失去知觉多年,基本上所有的功能已完全尽废。要想让他恢复过来,确实是需要对他枯死的肌肉以及经络脉理进行一次换新。

    而这一过程,绝对是恐怖的,也正是张横最担心的地方,他生怕父亲承受不了那种痛苦。

    因此,此刻他却是要先向父亲做个说明。

    “嗯,我明白!”

    张远山点了点头,神情却是变得刚毅无比:“我这么多年残废,本来早就不抱任何一丝希望,现在,你说我还能站起来,那我就是真的要经历过刀山入火海的痛苦,我也愿意承受。”

    “父亲!”

    感受着父亲话语中的绝决,张横的心头一颤,眼眸中也有温湿的东西在滋长。

    他能感受到父亲的决心,更能明白此刻父亲的那份迫切。

    “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您重新站起来。”

    张横慎重地点了点头。

    当下,也不再迟疑,把父亲抱到了他的床上,拿来了纱布等医疗的辅料。

    李凤仙和张秀丽显得无比的紧张,两人站在床边,都有些手脚不知该往那里放了。

    张横把背包拿了过来,从里面取出了那个羊脂白玉盒,打开了盒盖。

    其中一个小格中,有满满的一格黑乎乎的膏药状东西,这正是为父亲这次治疗特别配制的生肌养筋膏。

    膏药卖相难看,但用的却全是极其贵重的药材,其中就有太岁浸泡的汁液,还渗入了黄精珠的精血,光是这两种药材,这盒药膏,就是千金难求。

    “这是?”

    躺在床上的张远山也看到了玉盒里的东西,脸上不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甚至连说话也都有些结巴了:“我的天,是太岁,竟然是传说中的太岁!”

    “啊,还有黄精珠,天啊,竟然是传说中的黄精珠!”

    张远山真的被震憾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儿子随身携带的玉盒里,竟然有传说中的太岁和黄精珠这两样绝世的灵药。

    至于其他的一些东西,虽然他一时看不出来,但是,却也能感受到这些东西散发的不一样的气息。

    那也应该都是些稀世的珍贵药材。

    续尔,张远山的脸上,却是露出了难以喻意的激动:“阿横,你,你,你竟然用这样珍贵的药材给我治这双腿?”

    张远山猛地回过了神来,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儿子,敢说有把握治自己的残腿,这是因为他手中有这些珍贵的灵药。

    可是,以如此天材地宝级的灵药,仅仅只是为了给自己治这双残腿,张远山的心头真的震憾了。

    要知道,以太岁和黄精珠的功效,若是拿出去换钱,只怕没个千儿八百万的,都不好意思开口。

    然而,自己的儿子,却就这么把可以换取恐怖财富的灵药,用在了自己身上。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远山心中感动莫名?

    “父亲,只要能治好您的腿,别说是这些东西,就算是最珍贵千倍万倍,儿子也愿意。”

    张横能感受到父亲的心情,连忙安慰道:“而且,这些东西我也不是花钱买来的,是机缘巧合下得到,所以,您放心用吧!”

    “嗯,阿横!”

    张远山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微微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两滴浑浊的泪珠,已从眼角流了下来。

    做为父亲,他自然明白自己儿子。

    只是,让儿子化费如此的心血,就为了给自己治这双腿,他心中除了感动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愧疚。

    这些年,是自己拖累了全家,甚至儿子因此而辍学,没能上大学。

    “父亲!您准备好了吗?”

    张横可不想父亲多纠结,连忙扯开了话题,提醒了他一句。

    “嗯,阿横,你尽管施为吧!”

    张远山又点了点头。

    张横不再迟疑,双手各持一枚柳木针和一枚桃木针,在父亲的腿上动作起来。

    这次,他在父亲的腿上施展的正是聚灵符,可以让父亲枯死的双腿肌肉和经脉,得到天地灵气的滋养。

    配合生肌养筋膏,效果会有事半功倍的作用。

    不一会儿,双腿上已密密麻麻地扎满了柳木针和桃木针。

    当张横把这些针拔掉时,张远山的腿上,竟然没有一点血液渗出来。足见他的腿部肌肉经脉已枯死到了何种程度,几乎跟两段枯木都没什么差别了。

    扎完了针,张横取过玉盒中的生肌养筋膏,细细地涂抹在了父亲的双腿上。

    与此同时,张横又从玉盒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的是一种奇异的液体。

    血红的颜色,却浮沉着点点的金星,看起来非常的璀灿。

    这瓶液体正是溶合了黄精珠精血和太岁浸泡液,加入天山雪莲以及铁鳞黄冠蛇的蛇血制成,具有养经活血的功效。

    “父亲,这是为您配制的药汤。”

    张横慎重地把玻璃瓶递到父亲面前:“每次您喝一口就行。”

    “嗯!”

    张远山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他知道,这玻璃瓶里的药液,绝对也是无比珍贵的灵药,可不敢有丝毫的浪费。

    见父亲喝下了药液,张横手捏印诀,猛地按在了父亲的背上。

    顿时,一股巫力真元透入张远山的背脊,他浑身剧震,脸上却是陡地露出了难以莫名的震惊神色。

    “阿!”

    张远山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轻呼,却是把旁边观看的张秀丽和李凤仙母女,吓得脸色骤变,不禁急切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