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天狗吞月
    发现了朝家竟然掠夺地脉之气,这让张横心中很是愤怒。

    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走到了旁边一块巨大的岩石边,爬了上去,准备细细观察朝家的花圃,看到底是什么导至了地脉掠夺。

    上回虽然也是半夜上山,但因为走的路径不同,所以只观察到了朝家别墅的风水局。

    不过,这次的目的是花圃,此刻就站在朝家的苗圃外,自然是可以把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心念一动,右手手腕上的玄玉伏以尺化为了尺状,一团朦朦的星光,从伏以尺上闪烁起来。

    朝家的苗圃占地有数百亩,几乎占居了白马山前山的一半,因此,仅凭自己的天巫之眼,根本无法窥探到里面的真相。

    所以,张横拿出了伏以神尺,要以伏以点星诀来探察。

    嗡!

    星光暗闪,一条如龙似蟒的朦胧虚影,刹那弥漫向了前方,陡地钻入了朝家苗圃的中心。

    下一刻,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映入了意识里。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有人帮朝家布置了一个天狗局!”

    细细地感应着脑海中出现的影像,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他已探察到了朝家苗圃隐藏的秘密。

    只见,意识中呈现出了一头巨大的天狗,正张着张阔嘴,在吞吐四周的天地灵气。

    随着这只巨型天狗的吞吐,四周的地脉之气,滚滚地向它汇去,在它的巨口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这正是刚才自己天巫之眼洞察到的,为什么四周地脉之气会向朝家苗圃汇集的原因所在。

    “好高明的手段,看来,为朝家布置这天狗局的风水师,也是个有真本领的人。”

    张横的眉头又是一挑,眼眸却是微微缩了起来。

    天狗局在风水局中的全称其实被称为天狗吞月。取的是神话中二郎神的那条哮天犬吞噬月亮之意。

    在古代的时候,人们对月食以及日食的成因并不清楚,所以,就以为是天狗吞咬了月亮或太阳,这才会使月亮或太阳突然消失。

    这就是天狗吞月的由来。

    不过,在风水局中,天狗吞月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噬灵风水局。

    天巫传承有言:天狗吞月掠地气,敢叫荒凉无四季。吞得日月精华局,富此一家绝百里。

    意思是说,天狗吞月的风水局,是掠夺四周地气为己用,富了自家,却是绝了别家。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确实是完全符合这天狗吞月风水局的霸道。

    不仅如此,伏以神尺探察到的是气脉凝成的影像,它是隐藏在地下的风水局。

    但是,透过这个风水局,张横也在朝家苗圃里看到了一些怪异的现象。

    朝家苗圃内的花卉苗木品种很多,但是,在中心的地方,有十几平米的范围,却是种植了一片竹林。

    而且,这里的竹林并不是普通品种,而是紫竹。

    紫竹又称观音竹,传说南海观音菩萨的道场中,就有一个紫竹林。

    竹本身是很具有灵性的植物,因为,竹中空而有节,能积蓄地脉灵气。

    在风水局中,竹的应用很广,可以做为天然的聚灵之物。

    当日在汪海龙的别墅中,后院就种了一片富贵竹,以积蓄后面北方位的地气。

    紫竹更是竹类植物中的佳品,传说紫竹曾受观音菩萨手中净瓶中甘露的滋养,因此,它更具有吸纳地脉之气的作用。

    朝家苗圃中心那十几个平米的紫竹林,看似种得杂乱无章。

    但是,站在高处,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紫竹林竟然形如一只巨刑的天狗的轮廓。

    正是这紫竹林,形成了天狗局。

    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形,真正起作用的,应该是刻划在地上的天狗符。

    要知道,紫竹林之所以会长成一只巨型天狗的轮廓,完全就是有风水师,事先在地面刻划了一个大型的天狗符。

    然后,按地面刻划的这道符的痕迹,在上面种下紫竹,这才会出现这样的形状。

    这也就是说,朝家苗圃里的这个天狗风水局,是具备了明暗双局的作用。

    而这正是朝家可以让他们苗圃所掠夺的地脉之气不再外泄的原因。

    张横可以看到,朝家苗圃的四周都围了铁丝网,而每隔四五米,铁丝网间就种植了一株紫竹。

    这些紫竹看似是为铁丝网的竹桩,但是,其实它们却是整个天狗风水局的延伸。

    有这些铁丝网做为竹桩的紫竹存在,完全截断了此地聚集的地脉之气外泄。

    “嘿嘿,真是好手段!”

    张横冷笑起来:“布置一个天狗风水局,利用紫竹的蓄灵功效,掠夺四周地脉之气,害人而利己,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张横心中愤怒,不由爆了一句粗口。

    “阿横,怎么了?”

    见到张横突然爬上了旁边的巨岩,细细地观察起了旁边朝家的苗圃,何大牛很是狐疑,不明白他这是在干什么。

    “大牛,我已找到了你们为什么种不好苗木的原因了。”

    张横回过头来,神情肃然:“是朝家掠夺了四周的地脉之气。”

    “呃,什么意思?”

    何大牛还是有些满头的雾水。

    “嗯,简单地说,就是朝家在他们自己的苗圃里,布置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风水局,把四周的地脉之气全部给掠夺了。”

    张横解释道:“所以,他们的苗圃才会长势旺盛,你们的花卉才会蔫巴巴的。”

    “啊,操他娘的朝百万,竟然做出这样丧天害理的事来。”

    何大牛大怒,额上的青筋都刹那埂埂地跳得厉害:“妈的,小爷要找他们算帐。”

    “大牛,稍安勿燥。”

    张横的神情肃然一片,眼眸里却是射出了冰冷的光芒:“朝家不仁,那也就别怪我不义。他们敢掠夺地脉之气,那就别怪哥们让他血本无归。”

    张横冷笑,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阴冷弧度。

    从朝家苗圃所布置的天狗风水局来看,布置这一阵势的风水师,绝对也是位玄门中人,否则无法布下如此精妙的明暗双格。

    若是换了别的地方,张横还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插手,以免莫名其妙得罪对方。

    但是,这人害的是白马山村的所有村民,张横自然是不再有这顾忌。他可绝不想看到,自己家乡的父老乡亲,因为这家伙布置的风水局而穷一辈子。

    无论如何,张横也要管一管这事情了。

    心中想着,张横的眼眸变得锐利无比,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绝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