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不入五行
    “呃,阿横,你要干什么?”

    见张横神情凌厉无比,何大牛心中一突,不由问道。

    “大牛,没事,你就在旁边看着。”

    张横目光扫视一周,落在了朝家苗圃的那些铁丝网上。

    为了让这些铁丝网更加的坚固,以防被人偷盗苗圃里的花木,朝家人在四周的铁丝网中,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插上一根钢筋,以增加铁丝网的牢度。

    张横就是瞄上了其中的一根钢筋。

    他也不迟疑,走下岩石,伸手从铁丝网中抽出了一根钢筋。

    钢筋也就一米多长,粗如手指,是废旧的圆钢,上面锈迹班班,也不知在这里矗立了多久。

    细细地查看了一下,张横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更浓。

    钢铁在风水局中,有着特殊的作用。

    钢铁虽然是金属,但是,它在风水局中却并不属于金,甚至不在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之列。

    所以,一般的风水道具,是很少有用钢铁来制作,因为用了这钢铁,风水道具的增益作用会大大的受影响。

    然而,物极必反,钢铁虽然无法用于增强气运积聚财气的风水道具,但是,正是因为它不入五行,所以,用它制作破坏风水的道具,却是极佳的材料。

    此刻,张横就是要用这根钢筋来破坏朝家苗圃中的那个天狗吞月风水局。

    心中想着,张横那会迟疑,从背后包里拿出了羊脂白玉盒,从中取出了一包药粉。

    这正是当日所捕的碧眼蟾蜍血肉烘干后磨成的粉。

    湛着朱砂,用几滴铁鳞黄冠蛇的血液溶和了这些粉末,张横开始在这根钢筋上刻划起来。

    这回,他所刻划的正是利箭符,他要把这根钢筋制作成一根巫箭符,破坏那边的天狗吞月局。

    嗡!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整根钢筋嗡嗡嗡地震颤起来,闪烁起了一阵冰寒的暗芒。

    “着!”

    张横低喝,手中的钢筋已如同是一根标枪一样直射了出去。

    怦!

    钢筋划出一道黑光,直射入了朝家的苗圃里,刹那间射在了中心那片紫竹林中。而且,正好射入了那头天狗轮廓的脑袋中心。

    轰!

    整座山体似是猛然震动了一下,耳边隐隐的传来了一阵狗吠凄厉的哀呜。

    下一刻,一幕让人无比震憾的情形,却是陡地发生了。

    只见,整个朝家苗圃里,噼噼叭叭的异响响成一片,中心处那片紫竹林中,所有的紫竹竟然陡地一株株爆烈开来,仿佛是炸响了一连串的鞭炮。

    并没有结束!

    阵阵的爆烈声刹那漫延开来,种在铁丝网中那些做为竹桩的紫竹,噼哩叭啦地爆响连连。

    这一刻,整个朝家苗圃所在的地方,象是炸了窝一样,无数的紫竹炸裂倾倒,情形混乱之极。

    用利箭符破了天狗吞月局,这顿时让这些明面上的紫竹积蓄的地脉之气,轰然炸开,这才会出现成片的紫竹倾倒的现象。

    “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

    朝家苗圃里有人在值夜,听到外面这翻恐怖的声响,顿时被惊醒,两名大汉从一间草棚里冲了出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外面的情形时,顿时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好好的紫竹林,竟然会自行炸烈。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把他们给惊呆了。

    但是,让这两人更加惊骇的还在后头。

    随着这些紫竹的炸烈,朝家苗圃里陡地刮起了一阵大风,仿佛是狂风乍起,一股可怕的飓风刹那卷袭了苗圃所在的区域。

    “啊,我的妈呀!”

    冲出来的两名大汉惊恐莫名。

    眼前的情形,实在是有些恐怖,平地起风,四周的花卉苗木随风乱舞,许多矮小的植株,甚至直接被这股怪风给刮了起来,硬生生地拔离了地面。

    此时此刻,朝家苗圃,就象是爆发了一阵龙卷风,要把这里的一切摧毁。

    可是,让这两名大汉骇然的是:这阵怪风,就只在朝家的苗圃内作孽,铁丝网之外,仍是月明星稀,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连路边的树木枝叶都没有晃动一下。

    仿佛这一刻,铁丝网内外,完全成了两个世界。

    “呃,我的妈!这是?”

    站在张横旁边的何大牛,亲眼看到了这样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整个人也完全被惊呆了,他手指指着朝家苗圃,满脸的惊骇。

    这样的情形,他就算是长三个脑袋,也绝对想不出来。

    好好的朝家苗圃,竟然会刮龙卷风,这到底是怎么了?

    “呃,阿横,难道是你?”

    刹那的愣怔,何大牛猛地回过了神来,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惊骇。

    他猛然想了起来,刚才张横所做的事。

    只是,他怎么也难以想象,张横就射出了一根钢筋,竟然让朝家的苗圃发生了如此恐怖的现象。

    “嘿嘿,这是报应,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

    张横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朝家苗圃出现的异相,虽然是张横破坏了那里的天狗吞月局造成。

    但是,这也是朝家咎由自取。

    他们的这个天狗吞月局,已积蓄了这么多年的地脉之气,原本因为有紫竹林和四周无数的紫竹吸纳,一直能相安无事。

    但是,一旦天狗吞月局被破,那些紫竹受影响自爆,积蓄的地脉之气刹那就散发了出来。

    因为积蓄的地脉之气实在是太庞大,这才会在刹那间形成了一股如同龙卷风般的风爆。

    所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朝家太贪心,手段太恶劣,这才会自食恶果。

    此时此刻,再看朝家的那片花圃,方圆数百亩的区域,已是狼藉一片,就象是被百多只野猪在上面狂奔过一样,所有的花卉苗木,已面目全非,不是枝断叶残,就是花落茎折,那里还是一片苗圃,完全就是一处垃圾场。

    被积蓄多年的地脉之气形成的龙卷风一冲,这里的所有苗木,已全部化为了残枝断木,要想恢复过来,那已是绝不可能的事。

    “呃,我的妈!”

    这个时候,那两名大汉总算回过了神,望望四周悲惨的景象,已完全被震傻了。

    “大牛,快,我们得抓住机会。”

    张横此刻已是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眼眸骤亮:“可不能浪费了这些爆发的地脉之气,嘿嘿,今天倒是要捡一回大大的便宜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