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天亡朝家
    无意中竟然弄出了数亩的奇异花卉,何大牛和张横惊喜莫名。

    然而,此时此刻,朝百万却是暴跳如雷。

    “什么?苗圃内竟然被龙卷风给弄得一塌糊涂,操,你们这些家伙说什么胡话?”

    半夜三更,朝百万被电话惊醒,听到电话中的内容,他猛地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这段时间,朝百万并不在白马山村,而是与二儿子朝平原一起,来到了省城。

    开玩笑,大儿子朝平川被抓进派出所后,最也没有放出来。而且,从各处打听到的消息,这次的问题是真的严重了。

    不仅金泰国际在背后使力,而且连龙翔酒业这个国内的黄酒业巨头,竟然也插了手。

    这顿时让朝百万惊恐莫名。

    朝家虽然也有数千万资产,但是,与世界经济巨头金泰国际和黄酒业巨头龙翔酒业相比,那根本连屁都不是。

    现在,这两大巨头联手要整朝平川,那无疑就是大象踩蚂蚁,如果不采取措施,估计连骨头碴子都剩不下。

    所以,这段时间来,朝百万和朝平原两人,就如同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求爷爷,告奶奶,想把朝平川给解救出来。

    可是,所求的任何人,只要一听说他们朝家的事,那完全就是避之不及,甚至以前许多称兄道弟的朋友,现在都避而不见,简直把他们父子当成了瘟疫。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朝家父子悲哀之极,也是焦急之极?

    今天又跑了一天,刚回到省城朝平川公司的住宿,想好好休息一下,那知老家就打来了电话,说是苗圃被一阵莫名其妙的龙卷风给毁了,损失惨重,几乎所有的苗木都被摧毁。

    朝百万还有些不信,但是,当接到对方传来的视频影像,看到自家苗圃一片狼藉的景象,他整个人顿时瘫软在了地上。

    “这是天亡我朝家啊!”

    朝百万凄厉地嚎叫起来,哭得那个伤心。

    “爹,是不是我们家什么地方风水出了问题?”

    还是朝平原还保持着几分冷静,一边劝慰着他老爹,一边道:“您看是不是得找个风水师去看看?”

    “风水出问题?”

    朝百万一怔,脸色却是刹那变得难看起来。

    这段时间朝家出的问题,确实是自朝家发迹以来,从所未曾有过的危机。

    而朝平原的话,却是提醒了朝百万。

    要知道,他当年之所以能发迹,确实是因为遇到了一位风水大师,得到了他的指点,这才赚下了如今这若大的产业。

    现在,朝家危在旦夕,这确实是让他猛然想到,这极有可能真的是自家风水出问题了。

    “嗯,平原,你说的不错,看来,我们确实是要让人看看风水了。”

    朝百万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总算也冷静了下来。

    且不说朝家父子,再说张横。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不过,张横还没有丝毫的睡意。

    想了想,他回到了父亲平时配药的那个房间里,埋头动作了起来。

    上回因为被人污蔑贪污公司五十万,走的太匆忙,其实还真有许多事给担搁了。尤其是马萍儿的事,直到现在都没有为她办好。

    白天,看到马萍儿一脸哀伤的样子,张横心中也不是滋味。

    以前的马萍儿,清秀绝丽,身材更是标准的魔鬼身材。

    但是,因为昏睡半年,又长期服用激素,却让她的身形变得雍肿。

    对于一个爱美的少女来说,这一身的雍肿,确实对她的打击很大。

    上回张横曾答应过她,要为她配制一些药物,让她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此刻,张横就是在做这件事,如果再不为马萍儿配药,他自己都感觉无法向她交待,更是对不起她。

    一直忙到早上五点多钟,母亲和妹子都起了床,张横也总算把要配的药剂给配制完成。

    张横松了口气,虽然感觉有些疲惫,但心中却还是非常欣喜。

    当下,吃过早饭,张横便向马家走去。

    一路上,早起的村里人看到张横,一个个热情地向他打招呼,每个看到张横的人,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和敬畏。

    开玩笑,见识了昨天张家的情形,看到了一众县里的领导亲自前来拜访,如今的张横,在村民们眼里,那无疑就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张横倒也丝毫不敢有倨傲之心,这些村里人都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张横对他们也怀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终于来到了马家,马贤青正在院中踱步,看到张横进来,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古怪。

    “呃,阿横!”

    现在的马贤青,那里还敢再在张横面前摆架子,甚至面对张横,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大的压力。

    他如今也已知道了,昨天来张横家的那个年青人,与他几乎斗起来的高建华,是省厅公安系统一哥的大秘。

    这让他无比的震憾。

    怪不得县里的一众大佬要一窝蜂的赶来,原来张横的朋友是如此牛皮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张横,他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他所不知的强大背景?

    马贤青感觉,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年青人,他已完全看不透,充满了神秘。也是他如今必须仰视的存在了。

    “马叔叔,萍儿在吧?”

    张横微微一笑,也不想跟他多罗嗦。

    “在的,在的。”

    马贤青总算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道,神情中已是不由自主地现出了几分谦卑。

    望着这个以前在自己面前威风凛凛的马书记,看他此刻谨小慎微的模样,张横心中也是有些感觉莫名。

    身份,真是个好东西!

    陆晓萱昨天晚上就与马萍儿住在一起,听到院里的声音,从楼上的窗户里探出了脑袋。

    看到是张横过来,她不由脸上露出了惊喜,朝着下面招了招手:“张横,我们都起来了。”

    “嗯,我马上上来。”

    张横挥了挥手,向马贤青打了个招呼,蹬蹬蹬地跑上了楼去。

    来到马萍儿的房里,两女果然都已起床,而且穿戴整齐,把房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看看两女,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

    貌似这两个女孩子,经过昨天晚上一起同床共眠,似乎关系变得不一样了,两人之间显得很亲切,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敌意。

    “难道?”

    张横的心中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望向两女的眼神更加的异样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