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没有那么简单
    张横想到的自然就是当日陆晓萱所说的话,有关当年高中时她与马萍儿之间的那个约定。

    现在,看两女的情形,莫非她们之间又有了什么约定?

    一念及此,张横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张横,上次你答应过萍儿的药有没有配制好?”

    正心中寻思,这个时候,陆晓萱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问道。

    马萍儿也是有些幽怨地望着张横,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

    “不好意思,萍儿,上次去省城太匆忙,所以,一直没来得及为你配药。”

    张横满是歉意地道:“不过,这次回来,我已为你配好了。”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是满满的一瓶药剂。

    “真的?”

    马萍儿眼睛一亮,脸上的哀怨刹那变成了难以抑制的惊喜。美眸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手中的玻璃瓶上。

    玻璃瓶里盛放的是一种淡淡的血红色液体,里面还悬浮着点点的金色颗粒,看起来非常的美丽。

    这药剂正是张横用太岁的浸泡液,加上黄精珠的精血以及铁鳞黄冠蛇毒液稀释了上千倍后配制的药剂。

    太岁和黄精珠的精血具有调养体质的作用,而蛇毒却能消蚀脂肪。

    当然,张横还用巫力化符的手段,在里面注入了一道燃脂符。

    当日替何大牛的母亲治疗眼疾,张横就使用了巫力化符,效果特别的好。

    这次自然也是全力以赴,想让马萍儿恢复从前的美丽。

    “当然。”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这药剂每天喝一口,估计一周左右,你就完全可以恢复了。”

    “不过,这药剂可能会有点副作用。”

    张横脸上现出一丝尴尬:“那就是可能会拉肚子。”

    “嗯,这个没问题。”

    马萍儿点点头,眸中满是绝决。

    只要能恢复身材,别说是拉肚子,就算是从身上刮层油下来,马萍儿也是心甘情愿。

    “谢谢你,张横!”

    马萍儿感激地望着张横,心中满满的都是一种难以莫名的情绪。

    尤其是想到当日他救醒自己时,那种朦胧中感觉到的肌肤相亲,马萍儿的俏脸不禁又是一阵暗红。

    对于张横,当年读高中的时候,就对他有一种朦胧的忡憬。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却因为他而改变。如果没有他,自己也许现在还睡在床上,是一个植物人!

    “萍儿,你还需要好好休养,过段时间,你们学校就要开学了。”

    张横关切地说道。

    “嗯,我知道。”

    马萍儿点点头,羞涩地低下了脑袋。

    “晓晓,今天就去你家吧!”

    张横转向了陆晓萱。

    他来马家,一则是给马萍儿送药,另一方面,自然就是要送陆晓萱回家。

    陆晓萱家里的风水问题,一直让张横心中打着结,这种事情,自然是越快解决越好。

    “嗯,好的,那就麻烦张横你了。”

    陆晓萱点点头,神情却是变得有些黯然。

    马萍儿虽然做了半年的植物人,但现在总算清醒了过来。比起她的遭遇,自家的情形却也丝毫好不到那儿去。

    母亲重病,父亲因为挪用公款现在还被管制中。原本自家也算是村里很风光的人家,但是,现在却弄得一团糟。

    想到这些,陆晓萱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脸色也变得黯然无比。

    眼角偷偷地瞄了一下张横,陆晓萱的心里有种难以喻意的默然:眼前的男子,真的能帮助自家改变如今悲惨的状况吗?

    白洋村就在白马山村的后面,相隔着一座山头,有一条崎曲的山路相通。幸好,山路虽然难行,但还可以通车。

    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张横开着陆虎来到了白洋村。

    为了不引起村里人的观注,张横特意把车子停在了村外的树林里,与陆晓萱步行进入了村里。

    陆晓萱的家就在村口,几年前刚建的机耕路,就从她家门口横穿而过。

    正如记忆中的那样,陆晓萱家门口的道地,被这条机耕路从中间割成了两半,一半成为了机耕路的路面,留下了一块呈三角形的道地,看起来特别的扎眼。

    说来也是无奈,本来,机耕路是要从陆家房屋中间穿过,陆家的房子得拆迁到别处。

    只是,当时的陆晓萱父亲是村里的村主任,他不愿自家居住多年的房子拆迁,所以,就动用了手中的权力,硬生生让这条路改变了方向,拐了个大弯,在家门口穿过。

    只是,无论怎么规划,也无法避免门口的道地被占用,所以,这才不得以,让自家的道地成了这三角形的怪模样。

    望着面前的三角道地,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陆家受道地三角煞的冲刑已是铁定的事实。

    但是,在张横的观察中,陆家的情况并不这样简单。

    尤其是当他一靠近陆家的门口,手腕上的伏以神尺那枚司南针,便剧烈地震动起来。

    “震针!竟然是震针。”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心中很是讶异。

    震针比颤针和旋针更厉害,表示这里的气场极度的混乱,更是意味着这处房屋的冲煞也无比的恐怖。

    可是,仅仅一个道地三角煞,那是绝对不可能产生震针的现象。

    这也就是说,陆家的房屋,还有其他隐藏的冲煞在。

    心中想着,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正想细细观察四周。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屋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啊,蛇,有蛇,快来人啊!”

    “蛇?”

    张横一怔。

    “娘,是娘!”

    旁边的陆晓萱娇躯剧震,俏脸也刹那变得惊惶无比。

    她已从那声音中听出来了,正是她母亲冬美枝的声音。这让她顿时大惊失色,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向屋里冲去。

    不过,张横比她更快,还没等她冲入屋里,张横已窜进了陆家的大门。

    立刻,他看到了一幕古怪的情形。

    此时此刻,屋里的客厅上正有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妇人站在那儿,妇人脸色憔悴,身形瘦弱,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大上几分。

    只不过,她现在惊恐之极,正手指指着桌底下,满脸骇然地惊叫着有蛇。

    顺着妇人手指的方向,张横看到在那张八仙桌的桌腿边,正有一条粗如手指,浑身漆黑的小蛇,正昂着脑袋,嗤嗤嗤地怪啸着。

    “这是?”

    张横眼眸陡然一眯,神情却是猛地变得无比的古怪:“家蛇,这是条家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