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民以食为天
    嗤嗤嗤!

    张横一把米洒落,那条小蛇昂起了脑袋,朝着张横嗤嗤怪叫,然后就从桌腿上游了下来,向着墙角游去。

    当它游入墙角的一个墙洞时,还回过头来,朝着张横点了一下头,似乎在与张横打招呼。

    “呃!”

    屋里几人看到这副怪异的情形,都不由一愣,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变得异样起来。

    “没事了,现在它已走了。”

    张横却也不解释。

    事实上,用米来安慰五圣菩萨,这是民间的一个传统。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对于百姓来说,最重要的自然就是粮食。

    家蛇靠吸取一户人家的家运而生,家运中自然首先是一户人家的温饱。

    所以,家蛇常栖居于这户人家的米仓。

    一般人家祭请五圣菩萨的时候,也常常是在米仓或米筒上摆下香烛,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张横此刻用一把米,也是祭请它的意思,并向它表明自己这边已清楚了它的示警。

    当然,家蛇做为渡仙灵物,也不是普通的蛇类可比,它也清晰地感应到了张横的不同寻常,这才会向张横点头示意。

    “爹,娘,他是我的同学张横,就住在前面白马山村。”

    屋里气氛有些怪异,陆晓萱为了打破这份压抑,再次给父母介绍了一下张横。

    那知,她刚说完,旁边的陆金贵却是身形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震惊:“你,你,你就是白马山的张横?”

    “是的,陆伯伯!”

    张横有些讶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啊呀,原来你就是白马山的张横!”

    陆金贵总算回过了神来,立刻热情地握住了张横的手:“你好,你好,想不到你还是我家晓晓的同学。”

    陆金贵确实是无比的激动。

    张横自己还不知道,如今他这个名字,在白马山以及四周的一些村庄里,那可绝对是大名鼎鼎。

    当日他救醒马萍儿的事,就已是震动了周边的几个山村。

    之后,朝家人倒霉的事,更是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

    不仅如此,昨天,古越县里的一众领导,破天荒地驾临白马山村,据说就是为了拜访张横,这事更是把所有人给震憾了。

    白洋村虽然地处偏僻,但这一消息也是早就传到了这里。

    因此,陆金贵一听到眼前的年青人就是白马山村的张横,这才会如此的激动。

    “晓晓,你快给你同学泡茶,还有,你快去小店里买点水果瓜子来。”

    陆金贵忙不迭地吩咐起了女儿。

    今天,张横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竟然来到家里,他自然是要好好地招待。

    而且,看女儿与他那副亲密的样子,更是让陆金贵心中惊喜不以。他此刻已是把张横当成是新女婿上门来招待了,这才要陆晓萱又是买水果买瓜子的。

    “爹!”

    一看父亲似是要招待新女婿上门的架势,陆晓萱不禁俏脸一红。

    她那里能看不出父亲的意思,感觉却实在是娇羞难忍,不由娇嗔地叫了一声父亲。

    “陆伯伯,您不用客气,这次我和晓晓过来,其实是有事。”

    张横心中哭笑不得。

    他自然明白山村里的规矩,客人上门,泡茶是礼节。

    但是,若是奉上水果瓜子等点心,那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个待遇,只有毛脚女婿或是准女婿上门才有。

    因此,陆金贵这个招待,确实是热情得过头了。

    “啊呀,就算有事,那也得先喝杯茶,休息休息。”

    陆金贵满脸的殷情:“看你们跑了这么长的山路过来,一定是很累了。”

    说着,连连向陆晓萱使眼色。

    “陆伯伯,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张横却也不想在这事上扯皮。一边说着,一边目光转向了冬美枝:“我看伯母似乎身体不好?”

    冬美枝自刚才被蛇吓着后,现在已平静了下来。

    只是,她整个人却有些呆滞地站在一边,对张横的到来,似乎没有任何的表示,更没有象陆金贵那样热情,甚至是显得有些冷漠。

    “唉!”

    说到自己的老婆,陆金贵那兴奋劲顿时象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脸色刹那变得黯然无比,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无奈:“是啊,晓晓她娘自前段时间生病后,身体确实是一直不好。”

    “嗯,陆伯伯。”

    张横点点头:“我这次和晓晓过来,就是给伯母看看病,也是给陆伯伯家看看风水。”

    “哦!”

    陆金贵身形一震,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却是现出了惊疑的神色:“给我家看风水?难道我家风水有什么问题吗?”

    他立刻记起来了,眼前的年青人,确实是会看病,貌似白马山村马书记的女儿,成为了植物人后,就是张横救醒的。

    只是,张横说也是来给自家看风水的,这却是让他又惊又疑。

    “是的!”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点了点头:“陆伯伯,我刚才进屋的时候,确实是看出你家里风水有点问题。”

    “啊!”

    陆金贵这回更加的震惊了,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什么问题,张横啊!你可得好好给我家看看。”

    “嗯!陆伯伯,你家门口的道地,呈三角形,这对你家很不利。”

    张横也不卖关子:“不过,我感觉你家应该还有其他问题,只是,我需要好好看看。”

    陆家是三间两层楼的小洋房,外墙面还贴着马塞克,在整个白洋村里,也算是比较扬眼的住宅了。

    事实上,当年做为村里的主任,陆金贵在村中确实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年村里建造机耕路,原本的规划中,机耕路要从他家中间穿过。

    只是,他不愿这样好的三间小洋楼就这么拆迁,这才动用村主任的关系,硬生生地改变了道路的规划,让那条机耕路拐了个大弯,从他门前穿过。

    然而,他是做梦都没想到,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却是给家中留下了后患。

    此刻,听张横说他家道地有三角煞,而且,问题似乎还不止这些,他的心却也不由提了起来,脸色变得很是惊惶:“阿横,那我家到底还有些什么?”

    “嗯,问题好象在你们家的屋后!”

    张横微微沉吟,目光望向了后面。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已大至观察了陆家房屋的格局,橱房在左边,厕所在右边,这两处并无什么破败。

    厅堂上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老式的八仙桌和几把长凳外,也就前面中央放着一张食品柜。

    食品柜正面装着玻璃,虽然正对着大门放这口有玻璃的食品柜,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纰漏。

    因为,食品柜上的玻璃会反光,相当于是一面模糊的镜子。镜子对门,也会形成一个反光煞。

    不过,这只能说是一处小小的破败,影响并不大。

    让张横感觉到一股浓重阴煞的,却是陆家的后面。

    所以,他感觉陆家如果还有问题,应该出在后院。

    那么,陆家的后院有什么呢?怎么会产生如此强烈的阴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