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神堂来由
    陆家的房屋并不是座北朝南,而是座西朝东。因此,屋后的小平房正在西南的方位上。

    从风水的角度来说,西南之位,卦位坤,代表老母,属土,可生育万物,布局吉凶会影响到家中女性运程及夫妻关系,同样也关系到家人的健康,宜宽畅明亮,忌阴暗及高物遮挡。

    陆家的小平房不但地基是阴宅,又是建在屋后,挡住了阳光,整年见不到太阳。

    阴宅之地本就阴煞浓重,整年不见阳光,这股阴煞更是凝而不散,这才会变得如此的恐怖。

    所以,这间小平房最大的冲煞对象是冬美枝。

    至于陆晓萱,做为陆家的女儿,其实也是有些影响。

    当日陆晓萱被朝平川指使,如果遇到的不是张横,只怕她也早就出事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她就是受了家中冲煞的后果。

    受阴煞冲刑,又有鬼祟作怪,冬美枝这才会得了痴癫症。

    “啊,原来是这样!”

    陆金贵和陆晓萱父女两人大惊。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只是因为在屋后建了一处小平房,竟然带来了这样的祸害。

    以前屋后的那个地方,在没有造机耕路前,是一堆乱石,根本没有去注意过。

    事实上,当初的乱石堆给人的感觉也是无比的荒凉和阴森,但是,因为那里是片废地,平时根本不会去,所以也就没当它是一回事。

    然而,机耕路造起来,那片乱石堆的废地成为了路边的交通出入口。

    一时贪心,想利用这片地方开家杂货店赚钱。

    那知,却是惹来了这样的祸端。

    心中想着这些,陆金贵确实是又悔又恨,懊恼不以。

    “张横,那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一切?”

    愣了半晌,陆晓萱猛地反应了过来,眼巴巴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求恳:“是不是我们应该把那房子给拆了,我母亲就会好起来呢?”

    “房子拆不拆倒没关系,但是,那房子毕竟是凶地,确实是不能用。”

    张横微微沉吟:“我可以暂时把那地方的阴煞镇压住,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并不在此,而是治疗伯母的病,让她恢复过来。”

    张横对陆晓萱说着,其实,对于那间小平房的处理,他并没有完全说实话。

    小平房阴宅阳基,确实是不能住人和使用。

    但是,这处阴宅阴煞凝注,鬼祟之物已形成了一定的气候,这其实还有另一种用处,那就是做神堂。

    普通人并不知道,乡下那些神棍巫婆的神堂,并不是无缘无故建起来的,都是有着一定的原因。

    有的是渡仙灵物需要积累功德,这才找到某位巫婆或神棍,让他们成为代言人,以聚集香火。

    另一种就是有气候的鬼祟之物附身,也能有一定的神通,寻找到代言人后,就能让对方成为巫婆神棍。

    陆家的那间小平房地基下,阴宅的鬼祟已有了一定的气候,因此,若是陆家从此供奉它,却能让冬美枝成为它的代言人,从而白洋村又会多出一名巫婆来。

    所以,这间小平房最好的用处就是做神堂。

    不过,张横自然不希望陆晓萱的母亲做一个装神弄鬼的巫婆。

    且不说巫婆的名声不怎么好,就说一旦成为了巫婆,会被鬼祟附身,虽然不会象现在这样成为痴癫病人,但却也是与正常人完全两样了。

    这却也不是张横想看到的结果。

    “啊,张横,我母亲还有救!”

    陆晓萱浑身剧震,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张横,那就请你救救她,张横……”

    陆晓萱本想说些什么报酬的话,但想到张横如今的身份,自己貌似还真拿不出可以报答他的东西。

    所以,话到嘴边,后面却是什么也没说了。

    “阿横,拜托你了,就救救晓晓她娘吧!”

    陆金贵也激动起来,神情难以自制。

    “陆伯伯,晓晓,你们放心,我既然说了,就一定会给伯母好好地治疗。”

    张横用力地点点头,安慰两人道。

    说着,他目光转向了冬美枝,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冬美枝头顶的三花聚顶三团光氲中,代表宅地气运的光团一片漆黑,显然她确实是受到了阳宅的冲煞,以至于中间那团本命气运也是灰暗一片。

    不仅如此,一缕缕灰黑的细线,从头顶光氲中延展下来,透入了她的眉心。

    这也就是说,她眉心的神魂受到了阳宅冲煞的影响,所以才会出现痴癫的症状。

    这样的情况,对于医院来说,其实是很困难的病。

    一般只能用抑制神经系统的药物来治疗。

    但是,对于张横这位风水师来说,却并不是什么疑难病症。

    因为,只要清除了她神魂中的阴煞,就能让她恢复清醒,加以调养,她完全可以恢复。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再迟疑,已解下了背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桃木针。

    “陆伯伯,请把伯母扶到椅子上坐下。”

    张横朝旁边的陆金贵道:“千万不要让她乱动!”

    “还有,晓晓,你马上去杀一只公鸡,取公鸡的血来。一定要热的。”

    张横继续向陆晓萱道。

    “好的,好的!”

    陆金贵连连答应,连忙和陆晓萱一起,把冬美枝扶到了一把椅子上坐下,扶住了她的肩头,生怕她等会会乱动。

    幸好,冬美枝丝毫没有挣扎,任由他摆布。

    陆晓萱也不敢迟疑,急急地奔出了屋去。

    她家里本就养着鸡,她现在却是要去杀一只公鸡。

    不一会儿,陆晓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公鸡血走了进来,递给了张横。

    “嗯!”

    张横早已准备好了一柱射香,在一个香炉上点燃。

    拿出一个小瓷碟,在里面放入朱砂以及一些药末粉。

    此刻,公鸡血端来,他立刻把热气腾腾的血溶和朱砂和药末搅拌起来。

    眨眼间,一碟血色的混和溶液已拌好。

    公鸡血是纯阳之物,与朱砂一样,具有克制阴邪鬼祟的作用。

    至于那药末粉,正是黑驴蹄子粉,也是克制阴煞最好的东西。

    点燃一柱射香,是为了宁神静气,让受术的冬美枝尽量处于安静状态。

    而且,射香对神魂有滋养作用,张横为陆晓萱的母亲治病,可谓是面面俱到,能想到的都想到了。

    此刻,张横就是要利用这些东西,以桃木针为引,在冬美枝的眉心刻划巫符,以清除侵入她神魂的阴煞。

    嗤!

    张横陡地举起了一枚桃木针,扎在了冬美枝的眉心上。

    刹那,一幕无比惊骇的情形,却是陡然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