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乌鸦一样黑
    “张少,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您!”

    阳振山此刻那里有功夫再理会司徒淮水,已是转过身来,脸上顿时堆起了馋媚的笑意,手中的步枪更是早已递给了旁边的警察,向张横点头哈腰地道起歉来。

    “呃,阳所长,什么张少?这小子是那门子的张少?”

    司徒淮水是真的傻眼了,不禁满脸惊愕地道。

    但是,他还没弄清是什么状况,突然又是一声厉喝响起:“畜生,你敢对张少无礼,老子打死你。”

    啪!

    还没等司徒淮水反应过来,脸上已是挨了一大耳刮子。

    “操!那个家伙敢打老子!”

    司徒淮水怒不可歇,他做梦都没想到,此刻还有人敢打他。

    不过,当他抬起头来,看清打他的人是谁,却是刹那僵在了当场:“呃,老爹,是你,你,你为什么打我?”

    不错,打司徒淮水的正是他老爹司徒强,也正是这白洋村的村支书。

    刚才打电话给阳振山的小混混,生怕阳振山赶过来迟,所以,接着也打了个电话给司徒强。

    听说儿子在村里被人打了,司徒强又惊又怒,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带人赶了过来,与阳振山几乎是前后脚赶到。

    只是,阳振山今天带的人都带着枪,气势实在是有些骇人,所以,四周的人全被他吸引了注意力,还真没有谁在意后面赶到的司徒强。

    不过,司徒强来的也正是时候,他正好听到了陆金贵向阳振山介绍张横。

    一听到张横的名字,司徒强脸色大变。

    做为离得白马山村最近的白洋村书记,司徒强自然听到了昨天晚上发生在白马山村的事,也了解到了一众县领导到白马山村的原因,是为了拜访村里一个叫张横的年青人。

    此刻,听到这位连县领导都要屈尊前去拜访的牛人,就是跟自己儿子发生冲突的主,他的一颗心儿顿时沉到了裤档,心中暗呼糟糕。

    那知,正暗自震惊,那边的司徒淮水却还在叫嚣,他那里还会犹豫,这才会上前给他儿子一个大巴掌。

    “打你,畜生,老子不打你,你都要翻天了,连张少你都敢招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妈的,还不快给我向张少道歉。”

    司徒强是个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汉子,身形有些发福,挺着个大肚子,一张肥脸油光满面。

    不过,现在他那张肥脸却是气得直哆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模样。

    “啊,向他道歉?”

    司徒淮水就算是傻瓜,此时也明白事情不对劲了。也意识到,与他发生冲突的这个人,绝对大有来头。

    否则,阳所长和他老爹不会如此的态度。

    这让他又惊又疑又是感觉憋屈,心中更是窝囊之极。

    “畜生!”

    见司徒淮水发愣,司徒强狠狠地又是骂了一句,却也不再理会他,连忙转向了张横,脸上也堆起了馋媚的笑意,哈着腰,伸出手来,以一种极其卑微的姿态,走向了张横:“张少,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司徒强,白洋村的支书,都是这畜生没长眼,竟然冲撞了张少,我这就让他给您道歉。”

    “不必了!”

    张横冷冷地转过身来,根本无视司徒强伸过来的手:“我可受不起你家大少的道歉。”

    “呃,张少!”

    司徒强身形一震,伸出去的手更是僵在了空中,缩回来也不是,伸出去更不是,尴尬之极,也是惊惶之极。

    他刚才之所以一上来,就给司徒淮水一个巴掌,就是打给张横看的,希望这一巴掌能给这位张少出气。

    那知,张横根本不买他的帐,现在更是完全冷脸相对,这顿时让他感觉事情已是坏到了极点。

    果然,张横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目光凌厉地落在了司徒淮水身上:“阳所长,难道你们昌安镇派出所,对于这种纠众斗殴的恶霸流氓视而不见吗?”

    “呃,张少!”

    阳振山浑身一颤,背脊上的汗下来了。

    张横的这话,貌似已是把矛头指向了他,这是要他抓司徒淮水给他一个交待啊!

    可是,不说他与司徒淮水的关系,就说司徒淮水的舅舅是昌安镇的副镇长,更是提拔他的君主,此刻更是有司徒强在场。

    要他就这么翻脸抓司徒淮水,他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

    “哼,看来,昌安镇的派出所象乌鸦一样黑啊!”

    张横冷哼一声,脸色更冷。

    他前段时间一直给韩秦阳治病,与高建华他们相处的久了,也见惯了他们打官腔的样子,此刻却是象模象样地拿捏了起来。

    “俄!”

    阳振山身形剧震,差点没摔倒,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顿时滚滚而落。

    张横这句昌安镇派出所象乌鸦一样黑,实在是太具有杀伤力了。

    张横虽然只是个平头百姓,但是,他能让县里一众领导亲自拜访,就足以说明他背景的恐怖。

    如果,他要是向某位县领导歪歪嘴,把这句话说一遍,只怕阳振山的位置,马上就得让贤。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阳振山心中惊骇?

    “来人,把这些家伙都给我抓起来。”

    刹那的惊惶,阳振山脸色陡地变得肃然无比,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就是先把司徒淮水给抓起来,以平息眼前这位张少的怒气。

    否则,估计下一个倒霉的就轮到他自己了。

    “啊,阳所长,你……”

    司徒淮水大惊,不由惊呼起来。

    不仅是他,旁边的司徒强也是脸色骤变,翕合着嘴似是想说些什么。

    但是,看到一脸凛然的张横,他终于什么话也不敢说,颓丧地低下了头。

    形势比人强,他现在也明白了阳振山的意图,只能先平息张横的怒气再说了。

    “不许动!”

    十几名警察端着步枪冲了上来,把司徒淮水和一众小混混给铐成了一大串。

    司徒淮水脸如死灰,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请来的救兵,反尔成了抓他的煞星。

    但是,眼看连他老爹在现场都不敢放个屁,他也明白今天他这是踢到了铁板。

    所以,他也不敢再有丝毫的反抗,乖乖地被警察铐了起来。

    “呃,我的天!”

    看到这副情形,四周围观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一向横行村里的一肚子坏水,竟然就这么被眼前这年青人一句话给抓起来了。

    这样的事实,你敢信吗?

    你能信吗?

    你可以信吗?

    陡地,场中出现了一片诡异的气氛,所有人望着被铐起来如丧考妣的司徒淮水,再看看脸色无比难看的司徒强,目光最后都落在了那边一脸凛然的张横身上,却是人人神情古怪。

    本来,把横行村里的恶霸抓起来了,众人应该拍掌欢呼。

    然而司徒强还在,多年的淫威却让村里的这些村民那敢在他面前做出任何的表示。所以,大家都保持了沉默。

    “乡亲们,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这个时候,张横陡地提高了声音,向四周的人大声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憾无比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