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蝴蝶格
    陆金贵侵吞公款的事,还得说到白洋村造路的事上去。

    当年昌安镇拨下一笔款项,为白洋村造机耕路。

    这笔款子拨下来后,却是让司徒强红了眼。

    要知道,白洋村地处偏僻,村中除了山田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收入,因此,村里的干部也没多少油水,除了平时村民造房批地,拿点红包之外,还真没什么地方可捞的。

    现在,一大笔造路款拨下来,如何不让人心痒痒。

    于是,这笔款项最后被截留了一部分,三十多万的造路款,其中十万就进了村里一众干部的私囊。

    当然,司徒强作为书记,一人就分了八万,其他象村会计以及当时还是村主任的陆金贵等人,各自分到了一万到几千块不等的钱。

    本以为这事也就大家心知肚明,反正白洋村这样的穷山沟,根本没人会注意。

    那知,事情偏偏出了问题。

    县领导换届,昌安镇的人事也出现了变动,一位新的镇委书记上任。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位新书记来到昌安镇后,就着手整顿,以立威信。

    于是,白洋村从来都没有人查过的帐目,被翻了出来,那十万块的侵吞款,也终于露出了水面。

    此事震动整个昌安镇,一时间,白洋村成为了典型,新书记准备拿此立威。

    照说,司徒强侵吞了这笔公款的大头,他是这一事件的罪魁祸首。

    不过,事情最后的结果却是:陆金贵被推了出来,他当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

    说来也是无奈,司徒强的小舅子是昌安镇的副书记,他本人这些年村支书做下来,人脉也是无比的深厚。

    甚至村会计也是他的堂弟,在整个白洋村,完全就是他的天下。

    陆金贵却没什么背景,在事情发生后,司徒强找到了他,让他背这个黑锅,他保证事情不会闹大,并给予了好处。

    陆金贵没办法,他知道,就算自己不答应,这盆脏水也会泼到自己身上。还不如爽爽快快地同意,也能与司徒强谈条件。

    于是,陆金贵就背下了全部的罪名。

    只可惜,事情完结,司徒强完全忘了曾经的承诺,如果不是女儿陆晓晓千方百计筹到了十万块钱的巨款,替陆金贵还上了那窟窿,只怕他现在不是管制在家,而是去监狱里服刑了。

    现在,看到张横当众保证要让司徒淮水受法律的制裁,陆金贵的心中惊喜交加。

    司徒淮水牵涉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司徒家以及有关人员。

    这也就是说,不仅是司徒淮水要倒霉,司徒家这回也是要倒台了。

    那么,他背的黑锅也终于有清白的一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陆金贵欣喜莫名?

    “呃!”

    望着四周群情激愤的群众,听着他们肆无忌惮的怒骂声讨,司徒强的脸色已黑得如同锅底。

    在白洋村横行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下面的村民敢当着他的面如此的疯狂。

    他有心想让身后跟来的村治保队出面镇压,但是,看到那边一脸凛然的张横,却终究还是没有那个胆。

    无比怨毒地望了张横一眼,司徒强那里还愿再留在这里,灰溜溜地走人了。

    与张横之间的梁子已是结下,他现在也把张横恨入了骨子里。

    可是,问题已出来了,恨是没有用的,他却必须找人商量,看如何尽快摆平这件事。

    司徒强一走,阳振山自然也不愿再呆在这里。

    他脸上免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只是,这笑意比哭还难看。

    张横要对付司徒淮水,貌似真要追究起来,他阳振山屁股下面也是不干净,脱不了干系。

    但是,现在他还不得不按张横的意思来做,甚至也不敢再放跑司徒淮水。否则,惹怒了这位张少,只怕他到时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罪加一等。

    所以,他馋媚地朝张横打了个招呼,带着一众警察,押着司徒淮水和那些小混混,向昌安镇赶去。

    他也得为他今后做打算了,因此,急着回昌安镇找人商量,以应付接下来的变故。

    这些人虽然走了,但是,围观的人却依然不肯离去。许多人涌入了陆家,问长问短起来。

    当人们发现,已痴癫了多年的冬美枝竟然已经清醒过来,顿时一个个惊讶莫名。

    张横原本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此刻更是被大家围住,人人眼里充满了敬畏和好奇。而众人望向陆家父女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出来了,今天张横之所以出手对付司徒家,这完全是为了陆家的女儿。

    这岂不是说,陆家女儿与张横的关系非同寻常。

    重要的是:陆家今后有了这位张少做靠山,他们的生活将会完全改变了。

    一时间,所有人望向陆家人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和妒忌。

    原本因为陆家出事,人们避而远之的态度,也在这一刻完全改变。许多人热情地与陆家人打着招呼,神情中已带上了几分馋媚和谦卑。

    一些曾与陆家人有过怨隙的,更是惊惶莫名,胆战心寒。

    陆家无比的热闹,张横却不愿被人当猴戏看,所以,拉了拉陆晓萱,进入了屋后。

    他本想就此告辞,但是,陆家门口的三角煞还没有解决掉,所以,他必须把处理的方案告诉陆晓萱。

    说实话,道地三角煞对陆家很是不利,陆金贵之所以会成为替罪羊,其实也是受了此冲煞,这才有这样的祸害。

    “晓晓,你家门口的道地三角煞,是必须化解的。”

    来到后屋,那里是一间杂物室,里面堆了不少的谷子和山药,显然陆家是当粮仓用。

    “张横,那怎么化解?”

    陆晓萱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敬慕和崇拜。

    今天张横的到来,可以说完全改变了陆家的状况。

    不说他给母亲治了病,改善了自家的风水,就说他出手惩戒了司徒淮水,这就是给陆家断绝了后顾之忧。

    更因为他的这次出手,也让原本在村里被人们看不起的陆家,地位一下子提高了无数倍,再次受到了人们的瞩目和敬重。

    而这一切,都是张横带来的。

    “晓晓,你家门口的道地三角煞,因为地形已固定,要想改变已是很难。”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不过,却可以改变它的用途,从而让这个破败风水局完全扭转过来,我已想好了要为你们设计一个蝴蝶格。”

    “哦!蝴蝶格?”

    陆晓萱美眸晶亮:“张横,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们就照你说的做。”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