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冯家大少
    朝百万想找冯家帮忙,但是,他去了冯家好几次,却没有遇到冯之源。

    他那里知道,冯之源正因为龙翔酒业的事头痛,赶去了冯家老祖宗所在的秘地,他却那里能找得到。

    这也正是朝百万这段时间一直守候在省城的原因。

    直到家里的苗圃出事,他才不得以回来。

    当然,苗圃出了事,要请风水师,他自然就又想到了冯家。

    本来,以冯家这些年对他们朝家的回报,他要再去求冯家,其实已是有些死皮赖脸了。

    不过,这次事情实在是太大,他却也只能厚着脸皮。

    冯家现任家主冯之源虽然不在,但冯慧敏却还是给了他面子,答应过去看看。

    尤其当冯慧敏了解到,与朝家作对的人是张横,他更是要走这一趟了。

    他自然也已知道,这个张横曾经修改过他父亲冯之源布置在五洲大酒店的风水局。

    而且,这次龙翔酒业的酒窖问题,也是这个张横大出风头,压过了他们冯家和北方宋家。

    冯慧敏没见识过张横的手段,心中自然是一百个不服。所以,有这样的机会,他岂肯错过,就这么跟着朝百万来了白马山村。

    此刻,他已探察到了朝家苗圃风水局被破坏的原因,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就是这东西破坏了天狗吞月局!”

    冯慧敏弯下腰来,目光死死地瞪着地面。

    在那里,正有一截钢筋露在外面,其余部分,却是深深地插入了地底。

    从钢筋上散发的气息来看,这根东西,显然是被人刻划了某个符篆,这才能一举毁掉了天狗吞月。

    “世伯,以我的看法,你家苗圃之所以会遭到如此的毁灭,就是因为天狗吞月风水局被破,这里积蓄的地脉之气大量涌出,从而引起了一场风暴。”

    冯慧敏目光望向了四周炸裂一地的紫竹林,语气变得凛然起来。

    “啊!原来是这样。”

    朝百万刚刚强自压抑的怒火再次狂窜了起来,一张肥脸都涨得血红一片:“是他,一定是那畜生搞的鬼,姓张的小子,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明白了自家苗圃果然是遭人故意破坏,朝百万立刻想到了张横。

    不是吗?他现在自然也知道了一些有关张横的传闻,明白张家这小子,就是位风水师。

    因此,破坏自家苗圃的,除了张横之外,还会有谁?

    “世伯!”

    冯慧敏眸中闪过一抹阴厉之色:“不瞒你说,其实你家的问题不止这苗圃被人毁掉,我刚才从你家别墅出来的时候,也感应到那里也被人作了手脚,而且,以我的看法,你家别墅应该是被人镇了囚笼禁。”

    “啊,真的,张家的小畜生!”

    朝百万震怒无比,几乎要跳起脚来了。

    不过,他总算还有些理智,连忙又问道:“冯少,这个囚笼禁会有什么后果?”

    “囚笼禁乃囚禁之意,被囚笼禁所镇,住在这屋里的人会有牢狱之灾。”

    冯慧敏一字一句地道。

    “娘西b!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家平川会遭牢狱之灾。”

    朝百万气得要吐血了,眼睛已是血红一片。

    粗粗地喘了半晌,总算把一口老血给逼了回去,朝百万满脸哀求地望向了冯慧敏,态度也变得更加的谦卑:“冯少,那您得救救我们朝家,您看,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那个囚笼禁?”

    “嗯,世伯,我既然来了,这事就管定了。”

    冯慧敏冷笑:“区区囚笼禁却也算不了什么,我倒是要看看,那个姓张的小子,到底有多少能耐。”

    囚笼禁是当时张横刚跨入凡巫一品境界初阶所刻划,以冯慧敏如今达到了一品中阶后期的力量,要破解囚笼禁确实不是难事。

    而且,因为从囚笼禁中,猜测到了张横的力量层次,现在的冯慧敏,却已是不把张横放在眼里了,他还以为张横还是当初的那个菜鸟。

    所以,他现在已是准备会一会张横,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

    “那就多谢冯少了,一切拜托您了。”

    一听冯慧敏准备对付张横,朝百万喜出望外,连连向冯慧敏表示感谢,态度谦卑之极,简直有些感恩戴德了。

    “世伯不必客气!”

    冯慧敏脸上露出了傲然的神色,一摆手,向山下走去。

    “啊呀,朝百万请来的风水师要对付张横了。”

    四周围观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冯慧敏和朝百万说话,根本没有顾及旁人,所以,这些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孙秋当时就在现场,这才会急急地赶过来找张横,把这事告诉了他。

    走出何大牛家,孙秋一路上便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最后道:“张横哥,朝百万请来的风水师现在可能已到你家那边去了,听说他要破解什么囚笼禁,还要对付你。”

    “嗯,明白了!”

    张横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凌厉的光芒,脚下已是加快了脚步,向自家走去。

    远远地,就看到一大群人站在那儿。

    朝家与张家相距不过百多米,中间隔着几块田地。

    此时此刻,田地的田埂上,站满了白马山村的村民,一个个指指点点着,议论分纷。

    而在朝家的屋门口,冯慧敏和朝百万以及一众他的手下,似乎正在布置着什么。

    陡地,冯慧敏抬起了头来,目光阴冷地望向了这边。

    他已看到了张横和孙秋以及何大牛等一众人向这边走来。

    “你就是张横!”

    冯慧敏目光上下打量着张横,原本倨傲的神情中,渐渐的现出了凝重。

    以他的修为,根本看不透张横,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讶异。貌似眼前的张横,比他从囚笼禁中推测的似乎要更强些。

    不仅如此,张横身上有一股浩然的气息,竟然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压迫,这更是让他心中暗自警觉。

    “不错,本少正是张横!”

    张横的目光凛然地望着冯慧敏:“不知阁下是什么人,竟然要插手我们的事?”

    张横现在也不是当初的雏鸟,先以江湖规矩,问起了对方的来历。

    “哈哈,本少冯慧敏,家父冯之源。”

    冯慧敏脸上再次浮起了一抹傲然之色:“小子,听说你在五洲修改家父的风水局,想来必是自以为非常了不起了。那么,今天,本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量。”

    “哦,你原来是冯家之人!”

    张横神情一肃,却也丝毫不惧:“那冯少划下道来,本少接着就是。”

    明白了对方的来历,张横已是明白,今天的事绝不能善了,只有手下见真章。

    只是,让张横心中疑惑的是:眼前的冯慧敏,貌似修为也就在一品中阶的后期,不仅比不上他父亲冯之源,更是远远不及冯慧草。

    当日自己在龙翔酒业风水阵的探察上,已是压制了冯慧草一头。如果冯家不服,想要再找自己比试,也应该会派出修为更高之人。

    可是,怎么冯家还会派出力量远远不及冯慧草的冯慧敏,来找自己的麻烦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