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天机笔
    张横自然不知道,冯慧敏根本这段时间没遇到过他父亲冯之源。

    龙翔酒业的事之后,冯之源带着冯慧草又去了冯家老祖宗潜修的秘地。

    因此,冯慧敏只是听闻了龙翔酒业那边的结果,具体情形却也是并不清楚。

    而且,做为如今冯家第三代中的长子,冯慧敏自视很高,也一向不服气冯慧草。

    对于冯慧草凭着天生慧心,却得到了冯家老祖宗的特别照顾,甚至从小就由老祖宗精心培养,他是非常的不爽。

    所以,这次听说冯慧草在龙翔酒业失手,让张横拔得了头筹。他感觉这是自己的机会。

    不是吗?如果他能击败张横,岂不是证明了他比冯慧草更优秀吗?

    这就是他今天要来白马山,更是此刻要与张横比试的原因。

    “好,那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冯慧敏冷喝一声,也不再犹豫,手一挥。

    顿时,从他身后走来两个少女,抬着一张香案。

    这两个少女正是他的随丛。

    做为冯家的大少,冯慧敏与宋三公子一样,很在意排场,每次出门,都会带两名少女随行,以显示他的气派。

    此刻,两名少女抬来了一个香案,并在香案上摆上了许多道具,最后点燃了三柱清香。

    “天机诀!”

    冯慧敏神情变得凝重无比,朝着三柱清香拜了三拜,手一抖,一枝怪异的玉笔已赫然现形。

    那是一枝长有尺许,粗有小指的玉笔,笔杆晶莹透彻,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最奇特的是它的笔尖,竟然也是黑色的玉石制成,却透着一股森寒的气息。

    这枝笔正是天机笔,在整个玄学界也是大有名气。

    当年李纯风和元天罡两位天师推演推杯图,一人用金龙天机盘演绎,一人用天机笔纪录,这才能完成千古传奇的推杯图。

    因此,这天机笔也是一件极其珍贵的风水法器。

    此刻,冯慧敏却是使用了出来。

    他虽然表面上看不起张横,但是,张横身上散发的那股浩然的压迫力,却已是让他丝毫不敢小觑。

    所以,一出手,就使用了这天机笔。

    “世伯,请借你的血一用。”

    冯慧敏转过了头来,不容置疑地低声喝道。

    “啊,借我的血?”

    朝百万那张肥肉一阵抽搐,一时有些愣神,不明白冯慧敏这是要干什么。

    “世伯,快点!”

    冯慧敏有些不耐烦了,加重了语气。

    他要朝百万的鲜血,自然是为了画符所用。

    要知道,他即将与张横斗法,一旦落败,必会遭到反噬。

    他可不想自己冒太大的风险,所以,才要用朝百万的鲜血。

    这也正是当日杨家祖坟下恶镇之人,要利用杨家人血脉做替死鬼的原因所在。

    “哦,好的,冯少!”

    见冯慧敏那副不耐烦的神情,朝百万心头一震,他那里还敢迟疑,连忙走上了前来。

    冯慧敏也不犹豫,天机笔一划,顿时在朝百万的手腕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鲜血直彪,冯慧敏早用一只瓷碟接在了下面,接了满满的一碟鲜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时再看朝百万,已是脸色煞白。

    他本就有恐血症,眼见自己被放了这么大一碟子血,几乎都要晕倒了。

    只不过,心中对张横的恨意,还是让他强自坚持着,眼眸里却满是怨毒和愤恨:“姓张的,老子今天放血,那等会就要看你怎么死。”

    朝百万咬牙切齿。

    他现在自然也是知道,古越县委的一众领导,曾经前来拜访张横,也知道张横与金泰国际以及龙翔酒业的关系密切,甚至了解到张横与省委的秘书长似乎也非同一般。

    因此,现在的朝百万,对张横是又恨又惧,心中更是有些后悔。

    他是做梦都想不到,曾经那个一文不值的穷小子,如今竟然变得如此的背景深厚。

    但是,他心中却也清楚,他们朝家与张家的怨隙,已是无法善了,必须有个了断。

    所以,这次冯慧敏愿意出手,他已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冯慧敏身上。

    与冯家交往这么多年,他也是有所了解。风水术法玄妙无比,许多不可思议的事,都能用此达到目的。

    只要冯慧敏真肯帮忙,以风水术法暗算张横,只怕对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烈焰焚天!”

    天机笔湛着鲜血和朱砂以及各种香料溶和而成的符媒,冯慧敏手中天机笔怒舞,陡然怒喝:“天机借法,地火炼燃!”

    嗡!

    空间微漾,暗芒闪逸,天机笔的笔尖甩出点点的朱砂血,却仿佛是凝固在了空中,竟然没有掉落到地面,而是就这么悬浮在了空中,怒旋急舞,情形诡异之极。

    这烈焰焚天正是天机诀中记载的一项秘法。

    当年李纯风和元天罡传下金龙天机盘以及天机笔,其中就蕴含了两位天师毕生的功法。

    冯家先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些传承,从此让冯家成为了屹立玄学界数百年的风水世家。

    烈焰焚天的秘法,具有焚炼一切低阶禁制。

    此刻,冯慧敏就是要用此秘法,炼化张横所布置的囚笼禁。

    “啊!”

    四周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在旁边围观的村民们,看到这一幕情形,不禁一个个目瞪口呆。

    说实话,这种风水师开坛作法的情形,大家也就只有在电视电影中才能看到。

    现在,这样的情形却出现在了现实中,确实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又惊又奇。

    只是,看到冯慧敏此刻表现出的手段,一众村民却又都为张横担心起来。

    如今的张横,在村民中已有着无可比拟的威望,不仅是因为县委那些领导的前来拜访,更是因为他给村里解决了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修路。

    所以,谁也不希望张横出事。

    “阿横!”

    朝家门口弄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早就惊动了张家的人。张远山坐着轮椅,在李凤仙和张秀丽的推扶下,也走出了屋来,与何大牛他们站在了一起。

    此时,看到对面那年青人,使出这般诡异的手段,却是让张远山他们个个脸色大变。

    “没事!”

    张横却是微微摆手,目光凝注到了冯慧敏身上,天巫之眼早就开启,细细地洞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对于张横来说,他这也是第一次亲眼观看另一位玄门风水师施法,所以,心中还真是充满了一种兴奋和期待。

    张横自然知道,阴阳家传承的门派很广,每一个门派都有着它的特点和秘法。

    此刻,却正是一个观摩的好机会,他却那里会错过。

    正是时,那边的冯慧敏却已是有了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