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丧家犬
    嗡!

    点点的朱砂血凝成了一团火焰的形状,迅速在空间扩大。

    但是,这团火焰并无热度,跳跃闪烁着,发出血色的光芒,看起来诡异之极。

    “叱!”

    冯慧敏神情更见凝重,陡地天机笔一点,低喝一声。

    轰!随着他的低叱,那团火焰急剧地狂旋怒舞起来,向着前面的田地中央轰然飞去。

    冯慧敏用符篆所刻划的这团火焰,本身并不是真正的火,但它却能引发地火的焚烧,这正是烈焰焚天的厉害之处。

    此刻,他正是要以这团符篆之火,去焚炼张横当日刻在朝家别墅的囚笼禁。

    “哼!区区引火之焰,也想破坏本少的囚笼禁!”

    望着空中飞来的火焰符篆,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他那里还会犹豫,就准备出手,截击这团火焰符篆。

    但是,手刚一伸,手腕上的伏以神尺还没化形,这个时候,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眯,神情也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续尔,他所有的动作一停,施施然负手而立,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却是更浓:“嘿嘿,这回倒要看看,姓冯的吃不吃得消!”

    不错,张横确实是感应到了异样。

    果然,正手舞天机笔的冯慧敏,猛然浑身一震,手中的动作也陡地僵在了当场。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冯慧敏心头大凛,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

    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森寒的气息从一边摄来,如同是被一头来自洪荒的猛兽给盯上了。

    “什么东西?”

    冯慧敏大骇,那里还顾得上正在施展的烈焰焚天,手中的天机笔轰然怒舞,指向了心头警兆传来的方向。

    怦!

    空间剧震,一圈圈奇异的波纹荡漾开来。

    但是,眼前仍是一片朦胧,那处发出警兆的方向,仿佛是空间扭曲了,竟然怎么也看不清楚。

    “不好!难道,难道……”

    冯慧敏的脸色大变,心中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

    要知道,他虽然力量只有一品中阶的后期境界,但是,有手中天机笔的加持,实力其实可以与一品的后期顶峰相比。

    可是,他刚才一笔怒点之下,却是根本无法窥破对方藏身的那个地方。

    这也就是说,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力量至少在二品以上。

    而且,从那片扭曲的空间所表现出来的波动看,只有巴掌大一片区域,这只能说明,隐藏在暗处的,绝对不是人类,极有可能是某种恐怖的渡仙灵兽。

    然而,一头达到二品的渡仙灵兽,怎么会突然出现,并对自己表现出敌意,这却是让冯慧敏大惊失色。

    渡仙灵兽做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它们的力量层次与玄门之士一样,也是分品阶的,从不入流的家蛇类,直到一品以及五品的强大存在。

    现在,冯慧敏所感应到的,就是一头至少达到了二品的渡仙灵物所散发出的气息。并且,对他表示出了强烈的敌意。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骇然?

    “不妙!”

    冯慧敏低喝一声,手中天机笔再次怒舞,在身前划出了一道道复杂的符篆。

    刹那,空间微漾,层叠的波纹在他身前现形,把他阻挡在了里面。

    这一术法,正是天机诀中的一项护身秘术,称为气盾。

    能利用空间的能量,在自身四周形成层叠的护盾。

    但是,气盾现形,那种让他心战胆寒的恐惧感却是丝毫未减,甚至陡地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冯慧敏身形剧震,脸色已是变得煞白一片。

    他已感受到了隐藏在暗处对他的杀机。

    不仅如此,对方的力量无比的诡异,竟然在此时已丝丝渗入了他的体内,让他经脉间流转的真元,刹那爆乱一片。

    “哇!”

    冯慧敏猛地喷出了一口血来,整个人几欲瘫软。

    在那股森寒力量的侵蚀下,他竟然已受了内伤。

    “啊,冯少!”

    朝百万大惊,扭动着肥胖的身体,想上前扶他。

    不过,冯慧敏身后的两名少女,比他动作更快,已是一左一右扶住了他,俏脸满是惊惶:“少爷,怎么了?”

    “快走!”

    冯慧敏此刻神情惊骇到了极点,嘴角汩汩地流着鲜血,形象悲惨之极。

    但是,他现在却那里还敢再逗留在此地。

    开玩笑,暗中隐藏着一头达到二品的恐怖存在,已向他展示了力量。要是再留在这里,只怕他就是嫌自己小命长了。

    “是!”

    两名少女跟随冯慧敏多年,虽然还未踏入玄门,却也是见多识广,知道他们的少爷肯定是遭到了某种不可知的威胁。

    她们那里还敢迟疑,一左一右扶持着冯慧敏,就向村口跑去。

    “啊,冯少,冯少,您等等!”

    朝百万完全被弄蒙了,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堂堂的冯家大少,竟然莫名其妙地吐血而逃,貌似对面的张横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啊!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

    然而,纵然是朝百万喊破了喉咙,那边的冯慧敏也丝毫没有理会。

    当快奔出村口的时候,冯慧敏回过了头来,恶狠狠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现出了一抹怨毒:“山不转水转,姓张的,你等着。”

    说话间,他的身形已消失在了村口的转角处。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莫名其妙地被暗中隐藏的恐怖存在威胁逃命,他已是感觉受到了平生的奇耻大辱。

    但是,他却把所有的怨恨,全都推到了张横的身上,已是把张横给恨上了。

    “哇,我的天,这家伙搞什么鬼啊!”

    四周围观的人们,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却是一个个惊诧莫名。

    谁也搞不清楚,那位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冯少,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吐血逃跑了呢?

    陡地,众人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都把目光望向了张横,一个个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下一刻,四周猛然发出了一片叫好声,紧接着,震天的呼喊响起:“张横,张横,张横!”

    一位看起来很牛皮的风水师,就这么被张横给击败了,象丧家犬一样,吐血而逃。而且,张横似乎连手指都没动一下。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震动了所有人,却也是让所有人情绪高涨,情不自禁地为张横喝起彩来。

    望着四周群情激愤的人群,那边的朝百万脸如死灰,如肥猪一样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以前在白马山村,无人不畏无人不惧的朝百万,如今已是一个过去式,他多年积累的淫威,如今已荡然无存,在人们的眼里,他已如一条丧家犬。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朝百万悲愤之极,憋屈之极,也是窝囊之极?

    但是,面对如今他已需要仰视的张横,他还能怎么样?

    然而,就在外面一片欢呼的时候,此时此刻,一双冰冷而怨毒的目光,却死死地瞪上了张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