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挖祖坟
    在何家吃了晚饭,把倪有水他们送走,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回到家中,为父亲施了针,换了药,再次用力真元推拿。

    今天的效果更好,张远山的腿部的感觉更强烈,甚至有了稍微的痛感。

    这让张横心中很是欣喜,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半个月后,应该就可以为父亲进行第二疗程的治疗了。

    为父亲换好药后,张横今天不再出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已是十点多钟,张横打开了微信,果然看到了柔然水月的留言。

    每天晚上,除了练功之外,与柔然水月聊上一会,这几乎成了张横生活的一部分。

    有一个网上的红颜知己,与她说说自己生活中遇到的事情,分享彼此的快乐,也能倾诉心中的烦恼,这何尚不是人生的一件快事?

    “猫哥,我过几天要来大陆,你欢迎不。”

    柔然水月发了一个鬼脸。

    “啊呀,那自然欢迎,要是你来我们钱塘这边,我好好地带你玩。”

    夜猫:“嘿嘿,知道三潭映月吧?知道雷峰塔吧?”

    张横说出了一大串钱塘的名胜。

    “好哇呀,好呀,我本来还真没去钱塘的打算,不过,被你这么一说,下次过来,可一定要去看看了。”

    柔然水月显得很兴奋:“嘻嘻,到时你可得全程招待,不能耍赖,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发来了一个大铁锤,紧接着又是一个分手的表情。

    “这个当然了,你放心好了,到了钱塘,我全程陪同,嗯,三陪四陪都行,哈哈哈!”

    夜猫发了个夸张的表情。

    于是,他遭到了柔然水月的强烈攻击,地雷手雷刀子乱飞,两人在网上闹得不亦乐乎。

    一直聊到十一点多,两人这才告别,望着柔然水月的头像黯淡下去,目送她下线,张横这才关了微信。

    一夜无事,当第二天一早,高建华已早早地来到了白马山村,正与张横谈论白洋村的事。这个时候,电话却陡地响了起来,话筒里传出了何大牛焦急而愤怒的声音:“阿横,不好了,你快来,出事了。”

    “大牛,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张横心头一震,一种不祥的预感陡地充塞了心神。

    “阿横,朝百万带着人要挖你爷爷的坟,你快来啊!”

    何大牛在话筒里有些气急败坏,牛喘着道。

    “什么?”

    张横脸色骤变,猛地站了起来,神情刹那变得凌厉无比:“操他娘的朝百万!”

    张横真的愤怒了,不禁爆了一句粗口。

    挖人祖坟,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缺德之事。他怎么也没想到,朝家竟然会如此的丧心病狂。

    “怎么了?张兄弟?”

    高建华就在张横身边,看到张横这副样子,不由吃了一惊。

    只是,他没有听到电话的内容,一时却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高大哥,朝家人竟然要挖我爷爷的坟。”

    张横怒气冲冲地说着,已向门口冲去。

    “啊!”

    高建华身形一震,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张兄弟,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门口,张远山和李凤仙以及张秀丽正在整理一些药草,看到张横和高建华脸色难看地冲出来,不禁都是一怔。

    “阿横,你去干什么?出了什么事?”

    张远山立刻感觉到了儿子的神情不对,连忙问道。

    “父亲,没事,我出去走走。”

    张横也不愿家里人担心,所以含糊地答了一句,已急步向外冲去。

    张横爷爷的坟就在白马山上,原本是葬在自家的那片山林边。

    只是,当年因为张远山出事,家里缺钱,这才把山林贱卖给了朝家。

    如今,这片山林早就被朝家改为了苗圃。

    只不过,张横爷爷的坟在原本山林的边上,当时朝家把山林改为苗圃的时候,自然不会去动它。

    而且,张横家的这片山林已片于朝家苗圃的边缘,因此,当朝家苗圃用铁丝网围起来的时候,就把那座坟围在了外面。

    所以,那天朝家苗圃内发生地脉灵气风暴的时候,这座坟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然而,今天一大早,朝百万却带着数十个人,背着铁铲锄头等工具,来到了这边,竟然要把这座坟铲掉。

    当时,何大牛正带着哥哥姐夫以及一众帮工,正在自家的苗圃里整理。

    自从何大牛苗圃内改造出了那些奇异的花草,何家自然对苗圃无比的重视。

    不但日夜派人轮守这里,而且,也准备在四周围起铁丝网,以防被人偷盗。

    只是,何大牛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朝家人竟然一大早就上来挖张横爷爷的坟。

    何家的苗圃离张横爷爷的坟并不远,朝家人的举动自然被他们看到了。

    何大牛那里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立刻带着人赶了过去,要阻止朝家人。

    此时此刻,双方已形成了对峙。

    “姓朝的,你这是丧尽天良了,竟然要挖人家的祖坟,你还有人性吗?”

    何大牛脸红脖子粗地指着朝百万,厉声喝道。

    “嘿嘿,小子,这管你什么事?”

    朝百万一脸的冷笑,神情中满是怨毒。

    昨天遭冯慧敏术法的反噬,朝百万今天还是一脸煞白。

    但是,晚上听取了儿子的意见,为了配合儿子对付张横的计划,他却是拖着虚弱的身体上山来了。

    此刻,面对何大牛等一众人,朝百万那里肯退让:“这片地本来就是我们朝家的,乱七八糟的坟建在这里,影响了我们,现在,我们要整理这片地,这难道还有错吗?”

    “小子,你给我滚远点,这不管你的事。”

    朝百万一口咬定这是他家的地。

    “操你娘的朝百万。”

    何大牛真的怒了,手指几乎指到了朝百万的鼻子上:“当年张横家把山林贱卖给你,妈的,当时你只花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钱,就购得这这片地。你那叫趁人之危。”

    “现在,你却还要挖人家的坟,你这还叫人吗?”

    何大牛越说越气,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了:“而且,按照村里的规矩,私留地里的坟,就算是私留地转让了,别人也不能乱动,除非本家同意。”

    “是啊,是啊!朝百万,你还是人吗?连村里的规矩你都敢破坏,还要挖人家的祖坟,妈的,你真是丧心病狂了。”

    一边的何金牛和孙秋等人也纷纷上前,指着朝百万痛骂起来。

    白马山村确实是有这规矩。

    要知道,村里的山林或私有地也不是没有相互转让的。而一般人家的坟,也都是葬在自家的私留地或山林中。

    因此,每当山林或私留地转让,彼此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能动这家人家的坟。

    只有本家人同意,自己把坟迁走,否则,谁也不会去挖人家的坟。

    事实上,挖坟的事,在这白马山村这么多年来,还真没有发生过。

    开玩笑,挖人家祖坟,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只要这家人家还有后代,不跟你拼命那才叫见鬼。

    但是,今天的朝百万,却就做出了这人神共愤的事,他还真是有些丧心病狂了。

    “妈的,什么规矩,老子怎么就不知道。”

    朝百万眼睛一斜,那里会跟何大牛他们讲什么理,厉声喝道:“老子的苗圃,老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要你们这些王八糕子来指手划脚。”

    “给我挖,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样!”

    朝百万已是发了狠,手一挥,朝着身后一众他的手下大喊道。

    “兄弟们,给我上!”

    身后,一个头上赖了几个疤的汉子厉声叫嚣道。

    这个汉子正是如今朝家手下中的领头人,名叫侯阿二,因为小时候头上生赖头疮,留下了好些疤,人称外号二赖子。

    他是龙老二的表弟。

    当日龙老二在铲平张家药圃的事件中,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疯子,这家伙就接了龙老二的位置,成为了朝家伙计中的领头人。

    他与龙老二一样,也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还因为强奸妇女,被牢教过三年。

    出来后,就跟着龙老二一起,做了朝家的打手。

    这次朝百万要挖张家的坟,私下里许下了重诺。因此,此刻这家伙却是那里会有丝毫的犹豫,带着一帮手下的兄弟,就朝何大牛他们冲了过去。

    “妈的,打,打死这些畜生!”

    何大牛眼睛都血红了,眼见这些家伙冲来,那里还会客气,操起身边的锄头,就朝二赖子没头没脑打了过去。

    “打,绝不能让他们挖了张爷爷的坟。”

    孙秋怒吼,他是张横的表弟,貌似朝百万挖张横爷爷的坟,这也是在挖他家的祖坟。

    何金牛和一众帮工,也是个个义愤填膺。

    不说这些人以前都受朝家的欺负,就说张横如今为村里人造路,他们都对张横充满了感激,自然全是站在了张家这边。

    所以,此刻朝百万要挖张家的坟,自然不能眼看这种丧天害理的事发生。他们一个个怒吼着挡住了二赖子等一众人。

    刹那,场中乱成了一团,数十个人扭打在了一起,情形惨烈之极。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扭打在一起的时候,在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还有一个人正偷偷地窥视着这里,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阴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