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太阳花局
    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省中医院上空蒸腾着一团汹汹的煞气,如同是一团褐色的阴云,笼罩其上,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医院中汇聚煞气,自然也是在张横的意料中。

    要知道,医院每天出入的病人数以万千计,生病的人自然心情会有各种负面的情绪,哀愁苦闷,自是不在话下。

    这种负面情绪,就会形成一股极其浓重的负能量。

    不仅如此,病人身上有病气,万千病人凝结的病气,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更尤其,象省中医院这样的大医院,每天也免不了会有几例死亡病人,而病死者的怨气更会凝聚。

    长年累月如此,医院如果不汇聚恐怖的煞气,那才真叫见鬼。

    所以,医院其实是最容易聚集煞气,也是煞气最重的地方之一。

    那些把医院当成是疗养院,没病却愿意呆在医院中修养的人,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就算是正常人,长期住在这种煞气凝聚的环境下,也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当然,医院如果任由长年累月的煞气凝聚,必然会成为一处阴邪汇聚,鬼祟出没的煞地。

    这自然是大大的不利。

    因此,一般的医院,在建造的时候,也都是会请风水大师布局,尽可能减少煞气的汇聚。

    象眼前的省中医院,它整体的布局就是一个风水局。

    从门口望去,矗立在最前面的是急诊楼,中心处却是行政大楼,以这行政大楼为中点,四周散布着一幢幢的楼房,高低错落,就象是一朵绽放的花朵。

    “嗯,太阳花局,可以消蚀阴煞,吸取正阳之力。”

    张横暗暗点头。

    天巫传承中有言:“天机布得太阳花,吸得正阳入此家。何惧阴邪多煞气,敢叫鬼祟尽焚化。”

    意思是说,太阳花的风水局,可以消蚀阴煞,磨灭鬼祟,是一个难得的镇煞驱邪的风水局。

    张横虽然不知道当年为省中医院布置这个风水局的人是谁,但从眼前这个风水局的布置来看,此人也绝对应该是玄门中人。

    省中医院有这太阳花的风水局,即使是不能消除每天产生的煞气,却也不会让这里长年累月的煞气不断积累,从而影响到这里的工作人员以及正常的医疗秩序。

    “阿横,怎么了?”

    见到张横望着医院门口有些出神,刚被刘兴强推着轮椅下车的张远山,不由问道。

    “没事,父亲,我们进去吧!”

    张横却也不愿把这风水的事说出来,以免影响了父亲的心情。

    当下,刘兴强推着轮椅,众人向住院部走去。

    “师父,阿强无能,虽然为您办了入住的手续,但只是普通病房,弄不到特护病房。”

    刘兴强有些愧疚,不由满脸惭愧地道。

    “阿强,你啊!”

    张远山却是笑着摆了摆手:“你以为师父我是什么高级大干部,还要住特护病房?我只是个小老百姓,没那么娇贵的。”

    张远山自然知道,省中医院是省内甚至是国内都非常有名气的一家大医院,在这样的地方,住院的病床自然是无比的紧张。

    刘兴强能给自己弄到一张床,肯定已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他那里会去嫌这嫌那。

    张横也没什么意见,他让父亲住进来,本就不想引起观注。甚至私下里已提醒刘兴强,不要把这次父亲来省城看病的事说出去。

    否则,杜明丁浩庆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来探望。

    若是传到杨文竹那儿,免不了也会让她过来。

    到时自己应付这些人都来不及,那里有时间静下心来为父亲治病。

    病房就在住院部的十二楼,虽然说是普通病房,但里面就只有两张床位,显然刘兴强确实是费了很多的心思。

    房间不算宽敞,旁边病床上住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全身包着纱布,也不知是什么病情。

    在她的床边,坐着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女子,看起来应该是病床上女孩子的母亲,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衫,显然应该是个乡下农民。一脸的愁容。

    然而,目光扫过床边那女子,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一皱:“离火不明,念断轻生。这女子好重的心事!”

    离火是五官中的眼睛,在天巫相道中,人的五官有着它的五行属性,眼睛正是属火,是八卦方位中的离火。

    离火不明,意思就是眼睛无神黯淡,这是心中有极度悲苦的表现。

    眼前病床边的女子,就是这副神情,这是非常要不得的。

    有这种相道的人,很多会有想不开的时候,那就是后一句念断轻生的意思。

    这自然是引起了张横的注意。

    不过,因为是初来乍到,双方并不熟悉,所以张横也不便多问人家的情况。

    只是,张横的心里,却已是留意上了旁边病床的这对母女。

    与师兄刘兴强一起,把父亲安置好,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钟。

    这个时候,张横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马萍儿的。

    “阿横,张叔叔他住那里,我现在已快要到站了。”

    按下通话健,里面传来了马萍儿的声音。

    这次张远山上省城来住院治疗,本来马萍儿想乘张横的车一块儿来的。

    不过,最终还是害羞,怕被别人说笑话,所以,她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乘车来省城,到时再去找张横。

    说实话,自当日被张横救醒后,这段时间来,马萍儿与张家走得很亲近。

    张远山住院,她自然是想一起帮着来照顾照顾,也算是表达自己的一翻心意。

    为此,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马萍儿就去赶车了,走的比张横他们还早。

    只不过,乘车自然没自己开车方便,她还是比张横他们迟到。

    “好的,你几点到,我来车站接你吧!”

    张横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接她一下。

    一个姑娘家人生地不熟的,张横也有些不放心。

    当下,马萍儿把车子到站的时间告诉了张横,大概还有一小时左右。

    病房里有刘兴强以及母亲和妹子在,张横倒也不必担心父亲。

    所以,告诉了父母他们一声,他匆匆地走出了门去。

    省城的道路比较拥堵,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来到了车站。

    蜂拥的人群中,张横终于看到了马萍儿。

    现在的马萍儿,经过张横所给的那份特制药物的治疗,她的身材已恢复到了原先的苗条。

    不仅如此,因为药物中那些特殊的灵药,她整个人也变得精神焕发,更加的娇艳动人,比以前更美丽了几分,充满了一种别样的风情。

    然而,看到马萍儿时,张横的神情不禁一阵古怪,眉头也微微地皱了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