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金汉卿
    此时此刻,马萍儿正从车站里走出来。但是,就在她的身边,却有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男子,替她拿着行礼,满脸笑意地与她说笑着,态度很是殷情。

    马萍儿身边的这个男子,张横并不认识。但是,他手中提的那个黄色的行礼包,张横却一眼就看了出来,正是马萍儿的随身物品。

    这让张横有些诧异,不明白她身边怎么多出了这么一个年青人来。

    “阿横!”

    这个时候,那边的马萍儿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张横,不由俏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边朝着张横挥手,一边就跑了过来。

    “呃!”

    正满脸笑意的那个年青人,神情却是陡地僵住了。

    “萍儿,挤车累不累?”

    张横微笑着迎住了马萍儿。

    “不累,阿横,张叔叔他住进去了吗?”

    马萍儿问起了张远山的情况。

    “嗯,刘师兄已安排好了。”

    张横把父亲所住的病房号说了一遍:“我们过去吧!”

    “嗯!”

    马萍儿乖巧地点了点头,不过,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俏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对了,阿横,给你介绍个朋友。”

    说着,这才转过头来,望向了刚才与她一起来的那个年青人。

    此刻,那年青人也已走到了两人的身边,一脸谦和的笑意,望着两人,神情中却有一抹难以掩饰的倨傲。

    “阿横,这位是金汉卿!我的学长。”

    马萍儿指了指年青人,又对他道:“张横,我高中的同学,也是我家邻居。”

    “你好!”

    金汉卿微微一笑,伸出手来。

    刹那,他手腕上那只劳力士的金表,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过了一道耀眼的金光,刺得张横有些睁不开眼来。

    张横不禁促了促眉。

    金汉卿的这个举动,显然是故意的,他伸手的时候,手腕稍稍偏转了一下,正好能折射阳光,这才刺到了张横的眼。

    这家伙是有意炫耀,甚至是有些戏弄张横。

    这顿时让张横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他装作没有发觉,与他握了握手:“金先生好!”

    “嗯!”

    金汉卿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倨傲,鼻腔里发出了一声轻哼。

    与他一身名牌,手戴金表,夹着一只lv鳄鱼皮公文包的这一副行头相比,张横那一身普通货装束的打扮,确实是显得寒酸了点。

    他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已现出了一抹不屑。

    “对了,听萍儿说你父亲在我们中医院住院。”

    金汉卿淡淡地说道,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嗯,我现在就在省中医院行政科当一名行政管理人员,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

    “好的,那就谢谢金先生了。”

    张横随意应付着,心里已是对这人很是不爽了。

    见张横竟然没有表现出惊喜的模样,更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馋媚,金汉卿不禁有些意外。

    在以往的经历中,那些想入省中医院住院的病人,一听说自己是省中医院的人,顿时会惊喜若狂。

    接下来,更是会表现出无比的殷情,以便结识他这位贵人,能让病人在中医院得到更多的方便。

    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却似乎并不在意,这确实是让金汉卿有些微微的失望。

    不过,心里却是更加的鄙夷:哼,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不懂得人情事故。

    “阿横,金学长他父亲是中医院的副院长,我们以后有事,就可以找他帮忙。”

    一边的马萍儿显然并没有觉察到两个男人间微妙的变化,有些兴奋地道。

    马萍儿如今还是宁波大学的大三学生,因为半年前出了车祸,这才休学在家。

    这次赶车来省城,在车上正好遇到了金汉卿这位当年的学长。

    说来金汉卿与马萍儿之间关系还真有些不同寻常。

    当年马萍儿到宁波大学报到的时候,金汉卿已是大四的学生,他那次正好是学校的志愿者,在车站接送新生。

    当他第一次看到马萍儿的时候,就被马萍儿那清秀绝丽的姿容给吸引了,惊为天人。

    之后,他便殷情地靠近马萍儿,想与她交往。

    只是,马萍儿对他并无多大的感觉。尤其是入学后,隐约地从其他同学口中知道,这位金大少在学校是个风流人物,身边的女朋友更是象走马灯般换。

    他入学四年,貌似换过的女朋友就有六任,几乎每大半年就要换一任。

    这更是让马萍儿对他敬而远之。

    然而,得不到的东西总是好东西,马萍儿越是对他保持距离,金汉卿越是对她有兴趣。

    在学校的时候,几乎隔三差五地就约马萍儿,想创造机会。

    只不过,马萍儿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根本不愿与他多接触。

    幸好,不久之后,他就毕业了,这才再没有纠缠马萍儿。

    只是,他还一直保持着与马萍儿的联系,还真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甚至那次马萍儿出车祸的时候,他也来过马家。直到明白马萍儿成了植物人,他这才死了心,从此最也没有出现过。

    这次他去外省出差,在古越县转车,回省城的车上,竟然意外地遇到了马萍儿,这顿时让他喜出望外。

    尤其是半年不见,如今的马萍儿出落的更是水灵,就象是传说中的仙子那样,变得飘逸灵动,更是让金汉卿为之心动。

    所以,这一路上,他对马萍儿很是殷情,一直在与她叙旧。

    那知,走出车站,竟然看到一个男子来接马萍儿,而且,看两人的关系,非常的亲昵,这顿时让金汉卿心里象是扎了一根刺似的,非常的不爽。

    所以,他这才会一见面,向张横炫耀示威。

    只可惜,张横似乎对他的身份并不感冒,这让他心中更加的不舒服了。

    “嗯,好的,以后如果有事,会去麻烦金先生的。”

    张横淡淡地道。

    “阿横。”

    马萍儿也是个兰心慧质的女子,这时,也已听出了张横口气中的冷淡,不禁一怔。

    不过,望望一脸倨傲的金汉卿,再看看神情淡然的张横,她猛地似是明白了什么,原本的兴奋劲顿时也黯然了下来。

    这次在车上,遇到在中医院工作的金汉卿,马萍儿确实是非常的高兴。

    她也是想帮张横的,以为有这位当年的学长在中医院,他的父亲又是副院长。这回,张叔叔在中医院应该能得到优待。

    不过,现在看金汉卿的态度,她心中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一时倒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萍儿,接我的车子来了。”

    这个时候,金汉卿眼睛一亮,指了指一辆正向这边开来的奥迪:“我送你去我们省中医院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