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妒火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医院给张远山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张横并没有阻止。

    虽然他可以凭天巫之眼洞察父亲的状况,但是,他却也想让现代化的医疗仪器相印证自己的判断。

    现在,有了省中医院的各项检查,张横完全放心了下来。

    等医生查过房,张横也不再犹豫,准备要为父亲进行第二疗程的治疗了。

    病房里只有李凤仙和张秀丽以及马萍儿三人,刘兴强和陆晓萱因为要上班,他们白天并没有过来。

    张横拿出了一大把早已准备好的木针,开始在父亲的腿上扎了起来。

    “妈妈,这位叔叔也是医生吗?”

    这个时候,躺在临床的囡囡刚吃过早饭,看到这边的情形,不禁满是诧异。

    “囡囡,听话,小孩子不管大人的事。”

    藤雅娟却是喝叱了囡囡一句。

    她其实也是很奇怪,怎么旁边病床的病人,竟然不是让医生来治病,而是自家人扎起针来。

    只不过,她自己的麻烦都顾不过来,却那里有闲情去管别人的事。

    张横也不多解释,只是向床上的小姑娘微微一笑,就继续自己的扎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却是被推了开来,一个男子走进了病房。

    立刻,那人看到了张横正在替床上的张远山扎针,神情陡地变了。

    “喂,你这是干什么?”

    来人厉喝,朝着张横怒叱道。

    “啊!”

    突然闯进来的人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大家不约而同地都转头向那人望去。

    来人是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正是昨天在车站遇到的那位金汉卿。

    只是,现在的金汉卿,神情却实在是有些不善,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因为惊怒而涨得通红,此刻正怒气冲冲地朝着张横奔来,看他的架势,似是要与张横掐架。

    “啊呀,金学长,你要干什么?”

    刹那的愣怔,马萍儿猛地醒悟了过来,连忙朝金汉卿喊道。

    “我要干什么?”

    金汉卿脚步一滞,望了一眼马萍儿,目光再次愤怒地凝注着张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经过我们医院的同意,就私自给病人治病,要是出了问题,谁负这个责任?”

    说来也是凑巧,昨天与马萍儿在车上相遇。

    当时马萍儿托他照顾一下张远山。

    虽然在车站的时候,与张横之间发生了点不愉快。但是,金汉卿却还是不死心,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到这边过来看看,也算是对马萍儿有个交待。

    那知,刚进入病房,就看到张横拿着一大把木针,正在给床上的病人扎针,这顿时让他又惊又怒。

    他本来就看张横不顺眼,此刻见他竟然私下里给病人治疗,这完全就是不把中医院当一回事。

    所以,他这才会立刻上前喝叱。

    被金汉卿厉声喝叱,病房里的气氛陡地变得压抑无比。大家谁都没有想到,会冲进来这么一个人。

    “金学长,阿横他本来就是个中医,在家里的时候,张叔叔的病就是他治的。”

    望望一脸愤怒的金汉卿,再看看脸色凛然的张横,马萍儿很是焦急,连忙向金汉卿解释道。

    “萍儿,你也真是太不懂事了!”

    金汉卿责怪地瞟了马萍儿一眼,神情却是更见阴厉:“在家里是一回事,但是,在医院,就得听我们医院的安排,所有的治疗,就完全得按我们医院主治医师的吩咐。”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陡地转向了张横:“象你这样,私下给病人治病,要是病人出了什么意外,谁来负责。”

    “有什么问题,当然由我来负责。”

    张横冷冷地道。

    对这位金汉卿,张横确实是丝毫没有好感。

    张横心里也明白,这家伙之所以会如此大的火,完全就是因为昨天的事,自己让他丢了面子,现在,他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以医院的规章制度来压自己。

    这根本就是想报复,想让自己也丢丢脸。

    果然,张横此话一出,金汉卿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哼,你负责,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你给人治病,你有医师证吗?”

    金汉卿咄咄逼人,神情凛然之极。

    “金学长,他没有医师证。”

    马萍儿真的有些急了,他还真没想到,金汉卿竟然会针对张横,现在更是有逼迫张横的意思。

    她自然不愿让张横太过尴尬,所以立刻又为张横解释道:“不过,阿横的医术很高明的,我昏睡半年,就是他救醒的。”

    “哦!”

    马萍儿的话让金汉卿一怔。

    不过,他立刻回过了神来,满脸的不信:“嘿嘿,能把昏睡半年的人救醒,那他岂不是比大国手还厉害?他还要把人带到我们医院来看什么病?”

    金汉卿是根本不信张横年纪青青,就有如此高明的医术,以为这是马萍儿在替他吹嘘,这却是更让他心中一团无名的妒火燃炽。

    尤其是马萍儿一而再地维护张横,完全是刺激了他。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我们医院有规定,住院期间,一切医疗必须听从主治医生的医嘱,不得私下用药。”

    金汉卿眼睛斜瞄着张横,一脸的凛然:“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出去,不要在这里防碍我们正常的医疗秩序。”

    金汉卿也不愿再与张横废话,直接赶人。

    他就是要羞辱张横,让他在马萍儿面前大大地出丑。

    不是吗?这里可是他金汉卿的地盘,他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打击一下对方,那才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是啊,是啊!快出去,不要影响了我们正常的医疗秩序!”

    这个时候,病房里涌进来了一大伙人,正是这住院部里的几名护士和医生。

    当他们看到行政科的金汉卿在此,而且貌似是他与人在争执,自然是立刻站在了他的这一边,一个个喝叱起了张横。

    当然,病房里如此一闹,也吸引了不少旁边病房里的家属和病人,却是在旁边看起了好戏。

    刹那间,整个病房闹哄哄的,简直成了菜市场。

    望着一脸不善的金汉卿,再看看四周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围观者,张横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心中却是哭笑不得。

    他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小子,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就叫保安轰你了。”

    金汉卿是得理不饶人,见四周围观的人越聚越多,他的气势也更加上来了,厉声喝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